豆树青青 豆树青青 9.6分

“家庭”,并不只是某一个地方

申仙

西方人的家庭观总会让我觉得和国人差别很大,若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区分,大概国人的血亲观念要远强于西方,前者在乎落叶归根,后者在乎社会关系,所以我们会喜欢往里走,而他们则爱向外看。


《豆树青青》写成于芭芭拉·金索沃成名之间,而与《毒木圣经》相似,本书同样是作者从女性的视角去看待世界,她们承担着家庭的责任以及社会的压力,故而敏感和豁达,她们会在艰难岁月里找到一个出口去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而女性角色的成长和希望便始终是芭芭拉·金索沃与这个世界交谈的钥匙。

受限于生活圈子和自身性格的女性如何打破自我,这是许多西方作者关注的焦点,我曾在[丽姿·塔西露的《其实你没那么爱他》中见识过。一个厌倦了单身生活的女性独自走向世界,在不同的地方邂逅陌生人以及爱情,并让她真正认识到生活和婚姻的关系。而《豆树青青》同样如此,当一个人对原本的生活感到无趣、厌烦、无助、惆怅的时候,她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她们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路,这是芭芭拉·金索沃送给我们的故事,也是她希望告诉我们的道理。


书里有两段截然不同又极为相似的故事:

一个...


显示全文

西方人的家庭观总会让我觉得和国人差别很大,若是按照我的理解来区分,大概国人的血亲观念要远强于西方,前者在乎落叶归根,后者在乎社会关系,所以我们会喜欢往里走,而他们则爱向外看。


《豆树青青》写成于芭芭拉·金索沃成名之间,而与《毒木圣经》相似,本书同样是作者从女性的视角去看待世界,她们承担着家庭的责任以及社会的压力,故而敏感和豁达,她们会在艰难岁月里找到一个出口去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而女性角色的成长和希望便始终是芭芭拉·金索沃与这个世界交谈的钥匙。

受限于生活圈子和自身性格的女性如何打破自我,这是许多西方作者关注的焦点,我曾在[丽姿·塔西露的《其实你没那么爱他》中见识过。一个厌倦了单身生活的女性独自走向世界,在不同的地方邂逅陌生人以及爱情,并让她真正认识到生活和婚姻的关系。而《豆树青青》同样如此,当一个人对原本的生活感到无趣、厌烦、无助、惆怅的时候,她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她们该如何面对接下来的路,这是芭芭拉·金索沃送给我们的故事,也是她希望告诉我们的道理。


书里有两段截然不同又极为相似的故事:

一个是从小养成的勇敢者,玛丽埃塔在妈妈的教育下早早学会了独立,并打定主意掌握自己的人生,这样的性子是耐不住寂寞,也最不愿意接受约束的,所以结婚生子这件事对她来说就像是天方夜谭。

一个是没什么主见的依赖病患者,露安·鲁伊斯更像是大多女性的模样,学习、恋爱、结婚、生子、操持家务,如果不是身边男人的半路放弃,她其实挺习惯这种不用规划着修订章程的生活。

想往外跑的玛丽埃塔辞去了五年多的工作,带着一辆破旧的二手车走上了游历的道路,她像是出征的女骑士,跨着那匹老老的马,昂首挺胸;想停在原地的鲁伊斯,却不得不接受男人的离开独自一人带孩子,她就像被迫放逐的公主,对陌生的世界手足无措。

然而生活是最爱对平凡人开玩笑的,踏上旅程的玛丽埃塔遭遇了“小乌龟”,一个拖油瓶似的小孩;而刚刚惊慌失措的鲁伊斯又恰好和玛丽埃塔成为了室友,勇敢者赐予勇敢,懦弱者教会母爱。

其实对于两个人来说,这都是一场特别的体验,玛丽埃塔从未想象过结婚之后的生活,然而却在“小乌龟”身上找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母性的温暖,她给了“小乌龟”一个家,又何尝不是给了自己一次停靠。

鲁伊斯的成长则显得更加简单,她的手足无措不过是因为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没能做出最好的适应,而这些都在成功找到工作并收获希望之后被轻松打破了。


人生不后悔莫过于做好三件事:一是知道如何选择;二是明白如何坚持;三是懂得如何珍惜。

在故事的最后,玛丽埃塔在电话中说:“你可以说我们是一家人。”

我想这就是西方人对待“家庭”最真实的感受,我们彼此给予信心并获得力量,我们在一起生活中学会了成长,我们看重爱与责任,这是对毫无血亲的“陌生人”最大的信任和依赖。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豆树青青的更多书评

推荐豆树青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