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选择痛苦的权利

二黑仔
2017-10-12 01:28:40
“《美丽新世界》是二十世纪最经典的反乌托邦文学之一。这部作品与乔治·奥威尔的《1984》、扎米亚京的《我们》并称为“反乌托邦”三书,具有浓厚的哲学思辨和政治意义,在国内外思想界影响深远。”

就像一本寓言故事,阿道司·赫胥黎在20世纪初就大胆的预测了未来。

在未来的“美丽新世界”里,我们是野蛮人,是低俗可耻的历史。

他们的世界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分别是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厄普西隆,每个等级的人民都被设置成满足于本阶层的状态和地位。

他们通过试管批量生产,没有亲情和家人;通过睡眠疗法被植入统一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用巴普洛夫条件反射法确定每个阶层的喜好和厌恶;从娃娃开始倡导不必负责任的随意性爱和唆麻的快感……在这样的“文明”里,物质生活十分丰富,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人们接受着各种安于现状的制约和教育,人的欲望可以随时随地得到完全满足,享受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不必担心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然而在机械文明的社会中却无所谓家庭、个性、情绪、自由和道德,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情感,人人感到“快乐而幸福”,因为他们被“贴心”的设计成为现状而满足,有着普世统一的观念

...
显示全文
“《美丽新世界》是二十世纪最经典的反乌托邦文学之一。这部作品与乔治·奥威尔的《1984》、扎米亚京的《我们》并称为“反乌托邦”三书,具有浓厚的哲学思辨和政治意义,在国内外思想界影响深远。”

就像一本寓言故事,阿道司·赫胥黎在20世纪初就大胆的预测了未来。

在未来的“美丽新世界”里,我们是野蛮人,是低俗可耻的历史。

他们的世界有严格的等级制度,分别是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厄普西隆,每个等级的人民都被设置成满足于本阶层的状态和地位。

他们通过试管批量生产,没有亲情和家人;通过睡眠疗法被植入统一的价值观和道德观;用巴普洛夫条件反射法确定每个阶层的喜好和厌恶;从娃娃开始倡导不必负责任的随意性爱和唆麻的快感……在这样的“文明”里,物质生活十分丰富,科学技术高度发达,人们接受着各种安于现状的制约和教育,人的欲望可以随时随地得到完全满足,享受着衣食无忧的日子,不必担心生老病死带来的痛苦,然而在机械文明的社会中却无所谓家庭、个性、情绪、自由和道德,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真实的情感,人人感到“快乐而幸福”,因为他们被“贴心”的设计成为现状而满足,有着普世统一的观念。

当“野蛮人”约翰从蛮夷保留区满怀激情地来到他母亲心心念念的美丽新世界,他才发现这个新世界并没有家庭、爱情、信仰、自由这些东西,这里的人们没有情感更没有道德和人性,他们甚至没有选择痛苦的权利。最终“野蛮人”约翰用死亡挣脱开了了虚假的新世界,实现了他对内心真正的真善美的找寻和自我情感的救赎。

人的情感和自由的意志是否真的可以被剥夺,又是否需要拥护选择痛苦的权利呢?当统治者帮人民做了选择,让人们深受其害而不自知,那样的快乐才是真的不快乐。

引用娱乐至死中的一句话:“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