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

充耳

看《猫和少年魔笛手》,就像看了一出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 在进入“糟糕的布林兹”之前,郊外遇到剪径的强盗,这部分属于第一幕,或者是先导剧集。它负责出现一个小高潮,同时呈现登场的角色,并像一个路牌指明接下来的情节道路。 角色的功能属性在此建立。魔笛手基思,一个痴迷音乐、看似木讷却极有主见的少年。表面上是被莫里斯操纵的傀儡,在关键时刻会毫不迟疑地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最终促成了与真正魔笛手的和解,让城市与老鼠们坐下来谈判。 作为一只玩世不恭的猫,莫里斯贪婪、狡诈,骨子里厌恶那些会说话的老鼠同伴。他看透小市民企望神迹的愚蠢,带着少年和鼠群玩起魔笛手的把戏,压榨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仍不餍足。他可以克制住把面前老鼠同伴吞下去的欲望,是因为自己无意中和老鼠同伴一样获得了说话的能力。他开始莫名觉得,吃会说话的生灵,似乎是一件不合道理的事情。秉持这样的理念,莫里斯和嗜血成性、滥杀无辜等邪恶词眼儿划清了界线。在正派阵营中,总是需要一个邪气满身又始终心存善念的主儿,有调剂才不会单调。 与人猫同行的变异老鼠,毒豆子是智者,一心引领族群走向“应许”之地。桃子是天使的化身,质疑莫里斯,拉...

显示全文

看《猫和少年魔笛手》,就像看了一出标准的好莱坞商业片。 在进入“糟糕的布林兹”之前,郊外遇到剪径的强盗,这部分属于第一幕,或者是先导剧集。它负责出现一个小高潮,同时呈现登场的角色,并像一个路牌指明接下来的情节道路。 角色的功能属性在此建立。魔笛手基思,一个痴迷音乐、看似木讷却极有主见的少年。表面上是被莫里斯操纵的傀儡,在关键时刻会毫不迟疑地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最终促成了与真正魔笛手的和解,让城市与老鼠们坐下来谈判。 作为一只玩世不恭的猫,莫里斯贪婪、狡诈,骨子里厌恶那些会说话的老鼠同伴。他看透小市民企望神迹的愚蠢,带着少年和鼠群玩起魔笛手的把戏,压榨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仍不餍足。他可以克制住把面前老鼠同伴吞下去的欲望,是因为自己无意中和老鼠同伴一样获得了说话的能力。他开始莫名觉得,吃会说话的生灵,似乎是一件不合道理的事情。秉持这样的理念,莫里斯和嗜血成性、滥杀无辜等邪恶词眼儿划清了界线。在正派阵营中,总是需要一个邪气满身又始终心存善念的主儿,有调剂才不会单调。 与人猫同行的变异老鼠,毒豆子是智者,一心引领族群走向“应许”之地。桃子是天使的化身,质疑莫里斯,拉住少年不往罪恶深渊坠落,缓和领头鼠火腿和同伴之间的摩擦。而火腿,鼠群的头领,一贯崇尚暴力,无法适应突如其来的智能,唯有拼命以暴躁来掩饰茫然无措。他看不清会说话的意义何在,他不知道脱离本能之后该如何行动,他注定是族群进化的祭品,他成了新英雄踏上首领宝座的垫脚石。 初看这一幕,难免有点枯燥。对话,角色之间来回的对话。典型的欧美叙事文本,用语言来呈现人物,而不是直接抛出结论。从每一个角色的对白里,折射出他的特质,同时告诉我们,莫里斯准备干一票大的,但桃子他们决定,布林兹是最后一次。两个强盗乍遇会说话的猫,有意识的鼠群,是一出小小的奇观,顺利完成了第一幕的任务。 第二幕,叙事发展期。少年、猫和老鼠们分两线进入了城市,遇上了咄咄怪事。这座城市,竟然没有一只普通老鼠的踪影。 地面一线,基恩和莫里斯看见居民们恨鼠入骨,市政厅在悬赏老鼠,有职业捕鼠人。然而在居民的厨房中找不到老鼠肆虐的迹象,城中食物却被掠夺一空。眼尖的少年还发现,捕鼠人带来领赏的老鼠尾巴是假的。这时少年和猫遇到了这出戏的女主角——如果有的话——马利西亚,市长的女儿,一个活在童话故事中的古怪女孩。 由于马利西亚总爱“引经据典”,用童话来解释眼前一切,这多少令故事有一种淡淡的反讽,以及元叙事的意味。我几乎可以看见,作者带着一种戏谑的态度来落笔行文,尽管这或许并非本意,而是我的过度解读。马利西亚的另一个功用,是把地上、地下两条线连在一起,她带着少年和猫走进了城市下水道。 在地下,是变异老鼠们的舞台。他们在下水道里看见了无数对付老鼠的夹子、毒药,但,没有一只曾经的只会吱吱叫的同类。在一个鼠患猖獗的城市,地底世界异乎寻常地空空荡荡,变异老鼠们开始忧心忡忡。 上一幕角色确立的功能属性,此时开始发挥作用。毒豆子悲天悯“鼠”,坚持不懈地点化同类,走正确的路,努力摆脱控制自己的兽性,去寻觅遥远的理想鼠国。桃子是各方冲突的润滑剂,诠释毒豆子导师的箴言,安抚火腿老大的无名怒火。火腿动辄发怒之下是难以察觉的微妙不安,语言与思维带来强烈不适,本能不再占据行动的主导权,他开始无法履行领袖的职责。发泄怒火之后,火腿有意无意地逃避,率领老鼠大军前行的是黑皮。黑皮以族群王座新一代挑战者的姿态出现,但没有诉诸武力直接拉下火腿。他的大脑已经萌生灵智,知道依靠本能行事只会带来灭顶之灾,而在外强中干的首领面前妥协与退让,可以赢得族群的团结与合作。进化带来了新的权力交替方式,比强者为王的传统更显智慧。 这一幕再一次显现奇观。在黑皮的运筹帷幄之下,拥有语言能力的老鼠犹如一只军队,列队行进,分工协作,在迷宫般的下水道里标注记号,甚至绘制地图,绕开毒药,拆解各种型号的老鼠夹子。鼠军水银泻地,探入城市地下的每一个角落。比火腿更适合担任智慧部落首领的黑皮,在训导手下,禁止吞食同类,遥想未来鼠国时,他的困惑与毒豆子的智者光芒遥相呼应,即当拥有思维与自我意识,如何处理与外界的关系,作出更合乎……道德伦理?……的抉择。 第三幕,叙事的低谷,角色遇到了挫折。 在马利西亚的牵线作用下,少年和猫揭穿了两个捕鼠人的阴谋。他们借用某种神秘力量,把城中所有的老鼠圈禁起来,准备与魔笛手串通,敲诈城市一笔。毫无疑问,少年和少女不是两个成年汉子的对手,双双被擒。莫里斯落荒而逃,他怕的却不是那两个狠毒而蠢笨的捕鼠人,真正的大反派藏在暗中。 由于某种未知的可怖力量,变异老鼠们灵识消弭,又像以前依循本能行事的低等生物那样溃散而逃。而抑制天性已久的火腿怒火值溢出,向捕鼠人发起冲锋,不出意外沦为俘虏,被带往斗坑。 英雄总会在旅途中遇到磨难,跨越过去便得以成长,这是好莱坞叙事的必备环节。 莫里斯神神叨叨了半日,终于面对恐惧,返回地下营救同伴。黑皮则义不容辞,率队去搭救身陷险境的头领。 在这幕压抑的戏份中,斗坑的动作戏激昂人心。富有画面感的文字,描绘出了变异老鼠的勇气、斗志以及感人的自我牺牲。火腿在这一幕戏中以悲壮的姿态赴死,是小说对自由意志的讴歌。他跳出了蒙昧的束缚,面对不可战胜的天敌选择战斗。火腿死去,黑皮顺理成章登上族群的宝座。 第四幕,最终高潮,解决了幕后大BOSS。 低谷,小高潮,平缓,骤然其来的叙事最高峰——这个戏码留给解决最大的黑手。那两个捕鼠人只是小喽啰,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受人摆布,因为那个魔物可以操纵任何智能生物的意识。 听起来,这是无敌的存在。看小说的时候,就在奇怪作者何以为自己制造一个大麻烦?这是一个无法修补的BUG啊,有谁能战胜那可以令自己丧失神智的怪物呢? 然而,无敌大BOSS就是挂掉了!作者采用的方法真是合情合理,完全不容置疑,并且写出了互起化学反应的群戏。保留一下悬念,具体的有兴趣去看小说。 尾声,皆大欢喜的结局。 基思巧妙地和真正的魔笛手达成和解,毒豆子、桃子、火腿他们找到了安身立命的“鼠国”,“糟糕的布林兹”一片喜气洋洋。除了莫里斯,他有理由不太高兴,毕竟原计划是狠赚一笔的。 这部小说好像已经有电影,不知道改编得如何。单从架构来看,它本身就相当接近一部商业片的叙事组织(除了黑皮没在前导部分出现)。欧美成熟的通俗读物,在叙事上应该是和商业电影有一个相同的源流,即戏剧文学,因此长得相似并不是怪事。 2017.10.11草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