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 未来简史 8.5分

诸神回归与万物互联

而立可乐
如果说,《人类简史》更多是站在科普意义上,将人类漫长的历史创造性地划分为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技革命三个阶段,从而让读者赞叹大于忧虑的话,《未来简史》则是恰恰相反。

初读《人类简史》,一定会被作者新奇的说法攫取大部分的注意力:“认知革命后,智人学会了讲故事,所以才能以虚幻事物凝聚起众人的力量,在人种角逐中获胜。”、“农业革命中,最大的赢家是小麦而不是人类,我们并没有变得更幸福,反而成为了小麦的奴隶,还长期受到各种关节病痛的困扰。”、“科技革命,人类开始走上造神的道路,就像前两次一样,这是个个体无法逆转的过程。”……

等等,这里有一句话,科技革命后,我们开始造神。没错,这一句话,就是《未来简史》整本书的中心,正应了那一句,细思极恐,但一句话并看不出什么,掰开来说,就完全不同了。

书里首先再次回顾了人类历史,但这一次,重点放在了,“人和神”上。
最开始,人类尚非地球主宰、甚至都算不上食物链的顶端,那时候我们相信泛灵论,讲究的是与神协商、沟通。
自从有了畜牧、种植业,人类无法接受和禽畜类、作物类平等,于是改信了一神论,开始赋予人类高人一等的特权。
然而,19世纪,达...
显示全文
如果说,《人类简史》更多是站在科普意义上,将人类漫长的历史创造性地划分为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技革命三个阶段,从而让读者赞叹大于忧虑的话,《未来简史》则是恰恰相反。

初读《人类简史》,一定会被作者新奇的说法攫取大部分的注意力:“认知革命后,智人学会了讲故事,所以才能以虚幻事物凝聚起众人的力量,在人种角逐中获胜。”、“农业革命中,最大的赢家是小麦而不是人类,我们并没有变得更幸福,反而成为了小麦的奴隶,还长期受到各种关节病痛的困扰。”、“科技革命,人类开始走上造神的道路,就像前两次一样,这是个个体无法逆转的过程。”……

等等,这里有一句话,科技革命后,我们开始造神。没错,这一句话,就是《未来简史》整本书的中心,正应了那一句,细思极恐,但一句话并看不出什么,掰开来说,就完全不同了。

书里首先再次回顾了人类历史,但这一次,重点放在了,“人和神”上。
最开始,人类尚非地球主宰、甚至都算不上食物链的顶端,那时候我们相信泛灵论,讲究的是与神协商、沟通。
自从有了畜牧、种植业,人类无法接受和禽畜类、作物类平等,于是改信了一神论,开始赋予人类高人一等的特权。
然而,19世纪,达尔文《物种起源》打破了一神论的基石,科学宣称,没有上帝。
20世纪,是属于人文主义的年代,无论是传统的自由人文主义,激进的进化人文主义,还是强力的社会人文主义,都摒弃了上帝,认为人类才是核心,人的情感、体验和身体一样,不容伤害。
进入21世纪,自由主义的三大基石(“我”不可分割、“我”有自由意志、“我”最懂自己)在科学的执拗中,一个接一个被推翻,自由主义,坍塌了。
按照作者的说法,目前有两个选择:科学人文主义(超精英)、数据宗教(万物网)。你想选一个么?

我一个都不想选。但面对作者举出的清晰例证、严密分析,我不得不承认,人类可能并没有灵魂,也没有自我意识,所有的情感,包括爱,可能都只是脑内特定区域受刺激后的电化学反应。

我们一再尝试与自己对话,说服自己,企图用逻辑串起一切,但作者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叙事自我”的功劳,而不一定是“体验自我”感受到的真实;我们一再践行观自己,观内心,听从内心真实的想法,但作者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假象,并不是所谓本我、真我,主导一切的,是算法。

到这里为止,让我们假设,都是对的,我都相信。那么,接下来的一个结论,就真的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了。既然人类无法证明自己就是进化的终端,那凭什么我们觉得人类不会被取代?好吧,我们可能想过被取代,但90年代的我们,应该都想不到,最有可能取代我们的,是算法。

以一个编程渣的理解,所谓算法,皆有明确的目标;所谓算法,皆有优化的空间;伴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算法优化被加上了最后一个助推器:大量的演算数据实例。至此,算法超越人的“自我选择”条件已经完全成熟。

条件成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意味着难以逆转。当所有障碍都被扫平,而无论是自我意志还是上帝佛祖都已坍塌,还有什么能够阻止数据时代的到来吗?

于是,不可避免地,进入了全书最后的高潮,也是最让人无奈而恐惧的部分:未来的主导 - 科学人文主义 或是 数据宗教。

简单地把科学人文主义理解为超级精英主义,或许也没什么错,总算是将少部分人造成了新的神,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像希腊神话里的诸神回归。一方面,有希望,就难免有侥幸心理,就好像《Black Mirror》S1E3中,明知一切都是虚妄,当救世主的英雄情结却仍旧敌不过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私心,更何况,大部分人是因为过于平庸/不够努力而自然被淘汰。另一方面,绝少数人才能成为诸神,那剩下的大多数呢?或许就成为了诸神圈养的羊群。但问题是,数据时代,还需要羊群吗?有一种可能,为了满足诸神的救世欲和掌控欲,毕竟,没有对比,何来差距。

但还有另外一种,更为彻底的变革:数据宗教。人类真的就像打开潘多拉盒子的手,盒既已开,就没有手什么事了。整个族群,都成为了某个历史阶段,或某些有机组成部分。从悲观的角度来说,整个族群可能都将灭亡,毕竟,物联网可不需要人类存在来证明自己。从乐观的角度来说,算法依然没有伤害人类,也确实尽心尽力改善人类的身体健康、幸福感,但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圈养?

全书截止于“这不是预言,预言写出来的那一刻,就将被改写”这样一个看似回归些许温暖的结语。但我想,很多人看完可能跟我一样,心情有些复杂和迷惘,毕竟,大部分作者说的都很难反驳。然而,即使是想象这样的可能性,已经很让人绝望了。

但回过头来,日子总还是得继续,非要说几点的话,大概是:
1. 如作者所说,我们真的就像生物学家说的,只是算法集合吗?既然科学界并未研究出体验的目的和原因,或许会有转机?
2. 不同于第1点里的被动等待,设想一下,就算是到了那个时候,最乐观的,大概是希望人类受到刺激能够继续进化,有竞争才有动力,而这种危机下的进化,通常比拍脑袋式的探索进化更有效。
3. 多读书,毕竟在有生之年,连个机器都比不上(我是说综合实力),还是有点丢脸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未来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来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