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简评

沙鸥

《月亮与六便士》是一部很特别的小说,它的故事发生在伦敦,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是一名证券经纪人,他与自己的太太过着让外人羡慕的美满生活,然而他却突然抛家弃子前往巴黎,开始了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后来经过辗转思特里克兰德流落到一个叫塔希提的小岛,在那里他完成了对于艺术的最高追求,最后死在了自己的小屋之中。

小说的主人公很明显地以现实中的画家高更为原型,但是小说中的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却极大地承载了作者的理想。小说特意选用了“我”作为一个世俗的视野,来叙述思特里克兰德的经历,不得不说,这个手法是普遍的,但是毛姆却略有变化,他并没有让“我”采用一种恒定不变的态度,而是随着情节的深入而随之进行功能和态度上的转变。在小说的前一部分,“我”仍然作为情节的一部分,直接参与到故事当中,这时候“我”的态度是基于与思特里克兰德交往的直接感受,当然,这种感受是局限在世俗的框架内的,所以“我”同思特里克兰德太太一样难以理解他的做法,毛姆这里...

显示全文

《月亮与六便士》是一部很特别的小说,它的故事发生在伦敦,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是一名证券经纪人,他与自己的太太过着让外人羡慕的美满生活,然而他却突然抛家弃子前往巴黎,开始了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后来经过辗转思特里克兰德流落到一个叫塔希提的小岛,在那里他完成了对于艺术的最高追求,最后死在了自己的小屋之中。

小说的主人公很明显地以现实中的画家高更为原型,但是小说中的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却极大地承载了作者的理想。小说特意选用了“我”作为一个世俗的视野,来叙述思特里克兰德的经历,不得不说,这个手法是普遍的,但是毛姆却略有变化,他并没有让“我”采用一种恒定不变的态度,而是随着情节的深入而随之进行功能和态度上的转变。在小说的前一部分,“我”仍然作为情节的一部分,直接参与到故事当中,这时候“我”的态度是基于与思特里克兰德交往的直接感受,当然,这种感受是局限在世俗的框架内的,所以“我”同思特里克兰德太太一样难以理解他的做法,毛姆这里仍将“我”作为一个正在经历着的角色,而没有采取一种客观的态度,不得不说,这个手法是很讨巧的,它符合人们惯常的阅读感受的同时,又能够增强读者在阅读时的感受。

之后,“我”与思特里克兰德的分离,所有关于思特里克兰德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道听途说,这里又使得他的经历蒙上了一种略带神秘的色彩,也迫使“我”站在了一个局外人的角度,作者的态度不再仅仅寄托在“我”身上,而是在叙述思特里克兰德故事的几个人身上,在他们的叙述中,不可避免地掺杂一些个人的情绪,这本身就表示着作者的世俗情趣,其实单从这些人的烘托已然足够,但作者并没有忘却一直站在他们之外的“我”,而是利用“我”来进行进一步情感的抒发和思考的总结,到了这里,“我”已然成为了一个潜在的读者,并且是在作者的创作中进行着反馈的读者。而作者几乎将他的诸多感情和理想倾注到思特里克兰德这个人物身上去了,思特里克兰德对于家庭的抛弃和对艺术的纯粹追求正反映他隐藏在世俗里的极端化的理想,同时思特里克兰德拙劣的口语表达则似乎借鉴了作者本人的语言障碍,虽然作者想通过“我”来表达对于思特里克兰德的态度,但在无意中,他却把思特里克兰德打造成了他理想人格的化身。

除此之外,作品的结构并没有十分出奇的地方,反而后半部分关于他人对思特里克兰德经历的口头再现的手法被反复利用,缺乏了新意,难免会使读者产生些许厌倦的感觉。

在人物刻画方面,作者在出色地描写了一个对于艺术有热切追求的画家之余,还写了很多有趣的人物,如思特里克兰德太太,她的存在显然是为了保证世俗视野的最低标准,她把婚姻完全世俗化了,婚姻在她看来完全是生存的手段,她努力维持这段婚姻无非是躲避世俗的指点,到后来竟成了博得大家同情了,这和她的丈夫在艺术上的追求完全是两个极端。后来她发现了自己拥有谋生的本领,却仍没有从婚姻里把自己解放出来,她是值得世俗同情的,但在精神层面上,她却是一个可悲可憎的人。

施特略夫夫妇是另一对值得探讨的人物,丈夫戴尔克被作者设置成一个滑稽而可怜的人物,他的善良不能使人们不同情他,而他的泛滥的爱和忍让却又让人们收回了自己的同情。戴尔克是除思特里克兰德外另一号热爱艺术的人,他这一特征主要体现在对于艺术的鉴赏力(当然除了他自己的画作)和对人才的爱惜上,他不顾妻子的反对,也要坚持把快要病死的思特里克兰德接回家中照看,这说明他的接纳,但他这种无节制的接纳和忍让最终使得妻子离开了自己。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说戴尔克是个像思特里克兰德一样的“极端分子”,他之所以不能成为那样的人,就在于他的世俗的情感,他对于妻子永远妥协的爱不能阻止他婚姻和人生悲剧的发生。

勃朗什是戴尔克的妻子,她的性格甚至更加复杂,她原是一个罗马贵族的家庭教师,后来受骗怀孕又被抛弃,在这时戴尔克走进了她的生活帮助了她,无疑的一点,她对于戴尔克是感激的,我们不能判断她是否真的爱或是不爱戴尔克,不过假如她爱戴尔克的话,这种爱也是建立在感激之上的,戴尔克越是对她好,她越是纠缠在这种好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上,就越不能解脱,其次,戴尔克的无限妥协并没有勾起她的占有欲,而是给予一种理所应当的回馈,这种回馈局限于目前现有的生活状态上,所以她极力地反对把思特里克兰德接到家里来,但当思特里克兰德入住他们家时,这种对于丈夫的惯性反馈就自然而然地崩溃了。作者一方面在勃朗什自身人物性格的复杂性上作了充分的展示,另一方面,他之所以塑造出这个人物还在于丰富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人物形象上,他使这个画家逐渐冷酷起来,像极了一个完全没有世俗情感的绘画机器,同时,这种冷峻的态度又表现了主人公对于艺术的单纯的追求。

根据一般的理解,我们不难把这部小说的思想解释为关于艺术与生活矛盾的探讨,但小说想表达的远非如此。为了艺术,思特里克兰德抛弃了自己的家人和工作,远赴巴黎从事绘画创作,可见他的决心很大,说来唐突,其实又是可以解释的,作者选择一个生活美满的人来做他笔下的人物不无道理,因为这样的人在世俗中已经达到了他那个状态下的最大饱和(他在工作、婚姻和家庭上都获得了极大成功),这反而会激起他的叛逆思想,如果针对某个十多岁或是二十岁的青年,他还不谙世事,世间的无论是美好的还是罪恶的事情他都还未经历,他是向往的,他绝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放弃,或者说,他没有抛弃未来的足够的决心。但对于一个已经达到饱和状态的人则不同,如果按照既定路线继续生活下去,他是可以预测到未来的,假使他恰巧是个不愿死于一成不变的人的话,他必定要做出某种改变,而且这种改变极有可能是极端的,或者偏执的。

后来,思特里克兰德“霸占”了戴尔克的妻子,实际上还是为了绘画创作的需要,我们姑且可以把这一次略去。但随后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却不能忽略,即关于他和爱塔的结合的原因,作者始终没有正面回答,这或许会让读者生出疑惑,思特里克兰德为了艺术,放弃了伦敦的妻子和儿女,却在追求艺术时,又娶了另一个女人,组成了新的家庭,这是不是矛盾呢?我们大可以说这并非艺术和生活的矛盾,而是一种关于艺术和生活矛盾的调和。思特里克兰德为了艺术,放弃家庭,这时他处于追求艺术的初始阶段,他认为现有的生活状态会阻碍他对艺术的追求,所以不得不下定这样的决心,可当他经历了生活上给予他的无数磨砺后,他对艺术已然有了更高的造诣,同时,他对生活也有了新的理解,世俗的一切能够令他体会的更多,但是例如饥饿和寂寞也会妨碍他对于艺术的单纯追求,所以在经历了很多之后,在塔希提岛上,在爱塔的表白下,他选择了和她一起组建新的家庭,毛姆这样设置,并不意味着他被迫承认了艺术对于生活的妥协,而是认为两者是一种水到渠成的融合,这也如同他在题目中所体现的那样,人们在仰望天上的月亮的同时,也不应当忘记他脚下的六便士才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与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与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