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叛徒

蜜先生

孤独的叛徒
——《存在心理治疗》孤独篇小议

“人无法活在纯粹的当下,它会耗尽我们。”
——马丁﹒布伯

“如果我不为自己,那么谁会为我呢?
如果我只为自己,那么我算什么呢?”
——席勒尔

心理学不同于其他科学,因为它是从哲学中脱离的出的年轻科学,里面充满了人类对自我的剖析、假设、推理、延伸。甚至是对它的研究方法之一“黑箱理论”Stimulate- Organism- Response (S.O.P)和中医理论不谋而合,虽然中医不完全被西医接纳,却流传千年充满哲思以及对人类肉身的敬畏。虽然心理学会结合神经科学,比如精神分裂、幻视幻听可能是大脑局部炎症造成的,但是抑郁狂躁的遗传性,证明一些心理疾病深深烙印在我们的基因当中成为一个家族的诅咒和梦魇,如拜伦和丁尼生。

而今国内心理医学慢慢崛起,精神卫生渐渐引起重视,然而心理辅导与治疗的水平良莠不齐。笔者在20岁曾被诊断为抑郁狂躁情绪性障碍,拒绝服用激素类药物。28岁在香港心理医...
显示全文

孤独的叛徒
——《存在心理治疗》孤独篇小议

“人无法活在纯粹的当下,它会耗尽我们。”
——马丁﹒布伯

“如果我不为自己,那么谁会为我呢?
如果我只为自己,那么我算什么呢?”
——席勒尔

心理学不同于其他科学,因为它是从哲学中脱离的出的年轻科学,里面充满了人类对自我的剖析、假设、推理、延伸。甚至是对它的研究方法之一“黑箱理论”Stimulate- Organism- Response (S.O.P)和中医理论不谋而合,虽然中医不完全被西医接纳,却流传千年充满哲思以及对人类肉身的敬畏。虽然心理学会结合神经科学,比如精神分裂、幻视幻听可能是大脑局部炎症造成的,但是抑郁狂躁的遗传性,证明一些心理疾病深深烙印在我们的基因当中成为一个家族的诅咒和梦魇,如拜伦和丁尼生。

而今国内心理医学慢慢崛起,精神卫生渐渐引起重视,然而心理辅导与治疗的水平良莠不齐。笔者在20岁曾被诊断为抑郁狂躁情绪性障碍,拒绝服用激素类药物。28岁在香港心理医生的诊疗下被推断为Bipolar双向情感障碍,病重期间去国内普通的精神卫生中心开药,被要求验血,提供监护人电话,并认为笔者有自杀倾向和惊恐症需要住院治疗。国内心理医生的诱导性诊疗方式,和充满武断和漠视病人情绪的判断都让人心寒,不竟让人叹息被这样的医生诊疗过的病人当中,有多少误诊和伤害。

回归正题,存在主义的孤独和人际孤独和心理孤独的不同,在于它所定义的是一种很难被剥离的人类与生俱来的孤独,是拥有完美人际社交和成熟心理构架也无法避免的孤独,是人类与人类、人类与社会、以及人类与宇宙的鸿沟。这种孤独类似于人类的出厂设置、基因缺陷,无法被调和,是上帝为人类播种生命的时候,贴上的奇异标签。
佛洛姆说:“世界可以侵犯我,但我没有反应的能力。”
死亡是人类不可避免的一段必须亲自承担的死寂的隧道,这就跟人出生时灵魂的光束一样,不论你看到了谁,他们都会在你之前消亡,建立的人际关系不因死亡也会瓦解,而自我的认知、对世界的洞察也会随疾病和死亡的到来分崩析离。

存在孤独,是最本质的虚无,meaningless, nothingness, plain, empty, hollow, 引人深思之处在于它从心理学的角度去探讨了偏向宗教的话题,而人的内心世界究竟是科学范畴还是神学范畴,我更觉得它更像是不可知物,所以我们只能通过黑箱试探,却无法解剖心理的器官。以人类的心理内核作为线索去探讨存在的意义,内心的纠葛和驱动力,对待存在孤独和死亡的恐惧,为人类创造了大量的精神文化、绘画诗歌、宗教哲学。这份虚无、这份无力感似乎略带屈辱,却是佛家所教你的放下我执,基督所教你的与神同在,这种缺陷让人类不能为神,却产生巨大的力量催生科学的进步和对浩瀚宇宙的了解。

关系是对抗孤独的解药,为了对抗存在孤独,衍生出来人类对更多复杂关系的诉求。包括对存在孤独的恐惧,对遁入空虚的惶恐,也会催生出性欲和生殖崇拜。仍有许多人相信子女是自己部分生命的容器和延续,包括继承自己的基因和容貌,实现自己的理想,甚至认为这是一种伟大的创造。
然而梵高曾说过:“我越是投入、越是像一只破水壶一样千疮百孔,也就越是一个艺术家——一个具有创造力的艺术家……当绿色的枝丫从枯萎翻折的灌木根部伸展出来的时候,这种抽象的东西让我想到:有人可以用笔创造艺术少得多的代价来创造生命,心中难免忧伤。”

欧文亚隆把无所求的爱作为对抗存在孤独的终极奥义,包括布伯认为爱是最自然的状态,而孤独则是自甘堕落。这些观点,笔者并不能赞同,他们似乎把爱这种很抽象的很难界定的感情,贴上了无私且万能的标签。如何在共生关系中找到独立,如何维持自我,是否在感情中有丧失部分自我的必要,如何行为独立。自卑愤怒的控制狂施虐者,空虚脆弱、贪求共生的受虐者,人格障碍的漩涡中如何在关系中找到稳定饱和的状态,丰富型人格的主动施与和贫瘠型人格的被动接受,是否就是完美的平衡。
亚隆认为无私的爱,需要人放下所有隐藏的心理动机和目标,放下对改善和提升自己的工具式的需求,如此才可以建立最为丰满的真挚的相互关系,从而产生源源不竭的支撑存在的能量对抵抗不可一世的虚无的必然。然而一切关系最基本的构成是双向的,抛开需求去建立关系在笔者看来是天方夜谭,即便其文字表述是如此曼妙,但最终只会被更大的虚空吞没。而相对应的从认知互补、知识结构互补、性格融洽作为基石去作为建立的关系的前提,会更大程度提高爱的浓度、意义与价值。从爱中所得、被改善的欲望,抑或功能主义、工具主义,被亚隆认定为人际心理疾病的因素,笔者认为更应该从病人对功能性执着的动因及原生家庭、童年阴影和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家庭氛围出发进行治疗,而不是科普所谓的“健康之爱”。

同样关于性强迫类心理疾病,即如果不能和异性做爱便没有任何建立关系的意义,并且不想与异性的整体建立关系,只想用自己的身体部分跟异性建立关系。亚隆喜欢用有生命的、有机的关系去形容一段关系是否合乎其对健康的定义。他认为没有生命的关系是损耗的,有生命的关系是增益的,最可持续发展的关系,是有生命的用完整的自己去接纳完整的别人,尝试了解另一个人的全部,这在现实中太形而上学了。
对于典型性强迫患者,他们除了身体的局部并没有对异性的需求,没有动因、没有兴致跟异性建立任何关系,从源头的角度,是他们十分固执的认为和相信这段关系必将消亡,因为他们核心意义是性,除了性之外,他们的核心意义缺失了。笔者认为亚隆在描述关系的时候大量运用了大爱法则、人性关怀等非科学的理想化观念,而非纯理性地探讨人类内心的灰色区间。就解决问题而言,应该先化解意义缺失所带来的存在空虚,从存在心理学角度,不能单纯靠建立关系对抗存在虚无,而更多的应该从自身面对社会、世界、宇宙以及人生的本我出发,调动患者的激情和自身存在感,树立目标。如果单纯的否定动因、提倡无私,就是否定本我和内里的核心驱动力,在治疗此类问题上想必适得其反。

诗人济慈写到:
“看淡世间的浮光掠影,看淡浓烈的诗歌、名望和美丽,
但是死亡却比一切更加浓烈——死亡是生命的最高奖励。”
应对存在孤独,是否需要一些哲学和神学的辅助,是否需要更深层次的开悟。
因为毕竟,这是人类始祖的胎记,在人的一生中,存在孤独若隐若现,波光暗涌。
我和汝,究竟谁会先燃烧殆尽,是与宇宙融合丧失的自我,还是镜像中梦的倒影?
我和汝,谁存在。

沈蜜
2017年10月11日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存在心理治療(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