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家的野心

羽穆

2017.8.27 今天看完了《永恒的终结》这本书。事实证明我之前的感觉是对的,所有的看似不合理,都最终指向一个终极的秘密。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永恒之人并非上帝,他们自以为把握了时空旅行的奥秘,以为人类最大的福祉的名义,一次次篡改历史,将人类圈在安逸之牢笼中。这是否是人类自己的选择?自远古时期,我们对于星辰瀚海便从未停止过想象和踏足,不管它温柔可人或是面目可憎,对于人类永远充满了未知的迷人魅力,哪怕一次次头破血流,也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人类的野心。在这一点上,科幻小说家用他们的想象和构思体现的尤为尽致。在看完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以及刘慈欣的《三体》,我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把二者拿来作对比。不论是《永恒》还是《三体》,都代表了各自作品的最高水平。其中不单单是对故事情节的展述,恢宏的构想背后是强有力的全方面的知识体系的支撑,主要人物的个性性格亦是某种程度上作者本身的映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通通从现有社会跳脱出来,在特定的极端的社会中重新构建。在读《三体》时尤感如此,每一次的困境都是对已有世界观的颠覆,只有颠覆,才能走出困境。所以,看《三体》觉得很“爽”,就像坐过山车,很绚丽很刺激...

显示全文

2017.8.27 今天看完了《永恒的终结》这本书。事实证明我之前的感觉是对的,所有的看似不合理,都最终指向一个终极的秘密。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永恒之人并非上帝,他们自以为把握了时空旅行的奥秘,以为人类最大的福祉的名义,一次次篡改历史,将人类圈在安逸之牢笼中。这是否是人类自己的选择?自远古时期,我们对于星辰瀚海便从未停止过想象和踏足,不管它温柔可人或是面目可憎,对于人类永远充满了未知的迷人魅力,哪怕一次次头破血流,也不撞南墙不回头,这是人类的野心。在这一点上,科幻小说家用他们的想象和构思体现的尤为尽致。在看完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以及刘慈欣的《三体》,我自己总是不自觉地把二者拿来作对比。不论是《永恒》还是《三体》,都代表了各自作品的最高水平。其中不单单是对故事情节的展述,恢宏的构想背后是强有力的全方面的知识体系的支撑,主要人物的个性性格亦是某种程度上作者本身的映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通通从现有社会跳脱出来,在特定的极端的社会中重新构建。在读《三体》时尤感如此,每一次的困境都是对已有世界观的颠覆,只有颠覆,才能走出困境。所以,看《三体》觉得很“爽”,就像坐过山车,很绚丽很刺激,我们知道这是“有惊无险”。但《永恒的终结》不一样。如果说《三体》是一幅描绘未来的画卷,那么《永恒》却是一道经过严格缜密地逻辑运算之后得出的命题。所以,《永恒》更严肃、更冷静,当然,直到最后一章节,它的伟大之处才全盘托出,震撼之至,我甚至感到自己打了个激灵。这才是真正的冒险。人类之所以为人类,不是因为我们有手有脚,甚至不因为我们有理性(在未来的某一天智能机器人在这一方面会超越我们),而恰恰是我们体内最原始的兽性,是敢于战斗,敢于冒险,敢为人先;是野心,是对星海的觊觎,是一种孜孜不倦、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渴求。不论是黑暗森林,还是永恒时空,都告诉我们安逸终究会导致人类的毁灭。对未来保持悲观警惕,未必是件坏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永恒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