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 海伯利安 9.0分

《海伯利安》深度解读

Mr瓦力

我们不应忘记,

人类心灵,

不管我们的哲学认为它是如何独立创造而来,

在其诞生和成长的过程中,

它和孕育它的这个宇宙,

是紧密而不可分的。

—— 忒亚・德・夏丹 《海伯利安第三部 安迪密恩》

儿时,第一次知道死亡,曾惶惶不可终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得想象着自己处在临终的那一刻。在和死亡的虚无对视过后总会被吓出一身冷汗,忙不迭把自己拉回到现实的尘嚣。

中学的时候又迎来了我的第二个梦魇。那时我知道了宇宙的热寂理论。无论我们曾做过什么,留下了什么?终有一天,随着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一切都将消失。在我们人类短暂的一生中,所做的一切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我想,在我们人类DNA形成的那一刻,一定烙上了对虚无的恐惧和对永恒的渴望,让我们拼命寻找答案,探究我们存在的意义。

出于偶然,拜读了丹·西蒙斯的科幻小说《海伯利安》四部曲。200多万字的煌煌巨著,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在阅读时给我带来的欣喜和震惊自不容说。我还隐隐感到,在书中的字里行间似乎隐匿着那个我所恐惧但又充满好奇的终极答案的蛛丝马迹。以至于在阅读完小说之后...


显示全文

我们不应忘记,

人类心灵,

不管我们的哲学认为它是如何独立创造而来,

在其诞生和成长的过程中,

它和孕育它的这个宇宙,

是紧密而不可分的。

—— 忒亚・德・夏丹 《海伯利安第三部 安迪密恩》

儿时,第一次知道死亡,曾惶惶不可终日。夜深人静的时候,常常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得想象着自己处在临终的那一刻。在和死亡的虚无对视过后总会被吓出一身冷汗,忙不迭把自己拉回到现实的尘嚣。

中学的时候又迎来了我的第二个梦魇。那时我知道了宇宙的热寂理论。无论我们曾做过什么,留下了什么?终有一天,随着宇宙的熵达到最大值。一切都将消失。在我们人类短暂的一生中,所做的一切都将变得没有意义。

我想,在我们人类DNA形成的那一刻,一定烙上了对虚无的恐惧和对永恒的渴望,让我们拼命寻找答案,探究我们存在的意义。

出于偶然,拜读了丹·西蒙斯的科幻小说《海伯利安》四部曲。200多万字的煌煌巨著,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在阅读时给我带来的欣喜和震惊自不容说。我还隐隐感到,在书中的字里行间似乎隐匿着那个我所恐惧但又充满好奇的终极答案的蛛丝马迹。以至于在阅读完小说之后仍旧翻阅了各种资料,整理了自己的发现,急切得想和大家分享。

海伯利安的伯劳鸟

海伯利安的伯劳鸟

在讲述我的发现之前我先简单得捋一下《海伯利安》四部曲的主要情节。(以下斜体字内容涉及剧透,如果您希望由自己去发掘海伯利安蕴藏的秘密,请略过。)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一名叫做约翰·冯·诺依曼的数学家对人工生命的自我复制作出了全面的论证。(自动机理论)六十年代, 超生命产生了, 这是一种会自我复制、储存信息,能够交互作用、代谢、进化的生命。(一种基于自动机理论的计算机小程序)不久这些超生命体就从个人电脑进入了互联网世界。

随着物联网的兴起,这些小程序融入到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无论是咖啡壶还是汽车,电梯,都植入了这些人工智能程序。这些超生命体迅速得进化,很快就产生了自我意识,形成了一个由众多人工智能个体组成的社会,叫做内核。并且寄生于人类社会之中。

但内核明白纯寄生的弱点,要想超越寄生状态和寄生心理,继续成长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响应这个物理宇宙的进化——也就是说, 既有抽象的内核人格,也拥有物理意义上的躯体。内核有多种传感输入装置,也可以创造神经网络,但为了达到非寄生的进化,它需要的是一 套稳定的、协调运作的神经 反馈电路系统——眼睛、耳朵、舌头、四肢、手指、脚趾…… 乃至于整个身体。 为了这个目的,内核创造了赛伯人——由人类DNA长成的躯体, 通过超光仪连接到基于内核的人格。

但是这些赛博人却很难融入一个拥有数百亿正蓬勃进化的人类社会。因此内核便炮制了一次有意失败的黑洞试验,让一颗处于地心的迷你黑洞慢慢吞噬地球,以此把人类数量削减9成。并把剩下的人类纳入赛博人世界,当作备用的DNA库存,以及奴隶。就像人类一开始对待人工智能一样。

与此同时,在内核进行超光速传输的研发中,它们发现了普朗克空间又叫做”缔结的虚空“(以下简称缔之虚)。缔之虚不受时间的束缚,不受空间的拘管。在缔之虚中可以任意的时空穿梭。但就在内核探索缔之虚时,它们惊讶得发现,缔之虚中早已存在了更为强大的高等智慧。这些智慧生物尽然在地球彻底毁灭前把它传输到了另外的星系。从缔之虚落荒而逃的内核把它们称作 ”狮虎熊“。

而此时的人类却以为地球是在一场事故中被黑洞吞噬了。在失去地球之后,人类并没有消沉,很快便含着泪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星际拓展和殖民运动。在内核的帮助下,一部分人类迅速找到了那些适宜居住的新的星球。并在这些星球上建立了可以瞬间传输的远距离传送门和超光通讯方式。新一代的互联网——环网把这些星球联结在了一起。一个有史以来最为强大和繁荣的人类社会——霸主崛起了。而另一部分人类却把目光投向了更为遥远的深空。他们彻底摆脱了对行星的依赖并通过先进的基因技术把自己改造成了适应太空生存的新人类。这群太空游牧民被称为驱逐者。

就在人类,内核(人工智能)沿着各自的进化路径朝气蓬勃得向前推进时。内核预测到了一场发生在未来的人类之神和终极人工智能之间的战争。这场战争不仅关系到人类和人工智能未来的命运,甚至和缔之虚中神秘的狮虎熊也戚戚相关。与此同时人类霸主也突然遭到了驱逐者的袭击,一时之间战争疑云密布。而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了坐落于银河系边缘行星海伯利安上的”光阴冢“。这是一座被逆时熵围绕,逆时而行的墓冢。根据海伯利安土著教会伯劳教的预言。当光阴冢再次开启,伯劳(又称大哀之君)将从墓冢中走出,它将成为末日的救赎天使,从超越时间的彼岸来到这里,为的是宣告人类种族的末日。

就在光阴冢即将打开的前夕,一支由7位朝圣者组成的探险队在命运的召唤下聚集在了一起。他们身份各异,有着完全不同的身世和经历。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目的和秘密。但是宿命却把他们紧紧捆绑在了一起。《海伯利安》第一部便是通过7个人7个离奇而凄美的故事讲述了从地球陨落到海伯利安朝圣之间500年,人类和内核之间恩怨纠葛,波澜壮阔的史诗。第一部的故事就在朝圣者们进入光阴冢的山谷之时降下了帷幕。

在第二部《海伯利安的陨落》中,朝圣者们将继续向着他们宿命的终点艰难前行。与此同时朝圣之旅背后各方势力的角逐也渐渐浮出了水面。经过500多年的进化,内核的运算能力对大事件的预测已达到了99%的准确率。显然人类和内核的从属关系也将发生质的转变。当内核发现未来人类之神的诞生和崛起和驱逐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时。它们便再次耍起了手腕,假冒驱逐者对霸主的星球展开了攻击,以此挑起人类之间的相互残杀。然而内核并非铁板一块,内核中部分势力把这一阴谋悄悄透露给了霸主的最高执行官悦石女士。一场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的暗战就此悄悄打响。

悦石透过她的赛博人间谍了解到内核虽然能够准确预测大部分即将发生的事件,但是它们却无法预测光阴冢以及即将从光阴冢里走出的“恶魔”伯劳。并且这场朝圣之旅将直接影响到未来人类之神的诞生。在朝圣小分队以及内核基于英国诗人济慈人格创造的赛博人约瑟夫·赛文的共同努力下。悦石终于发现了内核肉身(服务器)的藏身之处。原来内核的肉身就藏匿在遍布各个星球,太空中大大小小的传送门之中。并且当人类每次穿过传送门的时候,内核便把人类的神经元作为它们运算的工具。(生物电脑)

当悦石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却陷入了巨大的道德陷阱。如果毁掉那些传送门,并且必须是同时摧毁。那会当即造成数十亿人类的死亡。并且在摧毁传送门之后,星球之间将会回到孤立的状态。整个世界的经济,以及人类的文明将会大踏步的倒退。她必将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人。但如果不这么做,人类则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内核永远的奴隶。

悦石做出了选择,她用牺牲换来了希望。在传送门的阵阵爆炸声中,海伯利安陨落了,人类文明陨落了,内核陨落了,人类又回到了500年前离开地球时的起点。人类必须在一个没有人工智能的世界里再一次独自完成自己的进化之旅。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第三部《安迪密恩》的故事发生在大陨落之后247年。霸主的世界分崩离析,内核似乎也销声匿迹。然而此时,基督教却在某种神秘力量的暗中扶持下死灰复燃。但是此时入教信徒并非源自对上帝的虔诚,而是垂涎于教会赐予的永生。此时的基督教已经更名为圣神。凡是加入者都会被圣神教会赐予胸前的十字形。拥有十字形的人在死后哪怕只保留一丝DNA,他的肉身以及死前的记忆都会被重新塑造恢复得以重生。

然而就在圣神势力逐步渗透掌控整个人类社会之时。关闭了两百多年的光阴冢将再一次打开。有位预言中的弥赛亚将降临世上并终结圣神的统治。圣神教会以及背后的神秘力量似乎预知了未来发生的一切细节。对于抓捕这位弥赛亚布置了天罗地网。但是这位年轻的弥赛亚在一位死刑逃犯安迪密恩的协助下,凭借着智慧和勇气,还有那么一点运气,一次次逃脱了圣神的追捕来到了那颗几百年前被狮虎熊劫走的地球。

在这场猫鼠游戏中,圣神的真面目也渐渐浮出了水面。陨落之日,内核并没有被完全消灭。但是此后人类已不再信任内核以及一切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内核便决定以一种更为隐秘和卑鄙的方式来控制和榨取人类的价值。他们暗中扶持了已经没落的基督教,以纳米机器人的形式(十字形)直接寄生在人类身体中。十字形不仅充分利用人类的神经元为内核服务,同时也成为了内核奴役人类的锁链。更为恶劣的是,内核把那些不愿意接受十字形的人类进行了集体意识灭绝,把那些人变成了活着的尸体——内核的生物运算器。至此人类无论生死,世世代代都将成为内核的奴隶和工具。

拯救人类的希望就压在了弥赛亚身上。而弥赛亚又是谁呢?她的身世之谜就要回溯到200多年前的朝圣之旅。作为朝圣者之一的女侦探布劳恩・拉米亚曾接受一个赛博人乔尼的委托,调查这个赛博人被谋杀的原因。(其实是赛博人处于内核网络中的一部分记忆被抹除了。)两人在共同调查过程中暗生情愫。不久布劳恩便怀上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便是未来的弥赛亚——伊妮娅。她是第一个人类和人工智能的混血。当伊妮娅还在母亲子宫中时,作为他父亲的赛博人乔尼就已经和她进行了对话。并在她的血液中留下了特殊的纳米机器。这些纳米机器能够让伊妮娅聆听来自缔之虚的声音。就这样,在伊妮娅未曾出生之前,弥赛亚的命运便已降临在她的身上。然而这位身负重担的年轻女孩是如何拯救人类?人类的救赎背后又有哪些更为深远的意义?缔之虚的狮虎熊又为何如此关注人类和内核之间的斗争?西蒙斯把答案都留在了四部曲的最后一部《安迪密恩的觉醒》之中。

伊妮娅告诉她的信徒,她不是第一个感受到缔之虚的人。第一个人叫做“耶稣”。耶稣见到缔之虚不受时间影响的特性,从时间的束缚中解脱,他意识到,进入这扇门的钥匙不在于他的教义,不在于基于他理论的经文,不在于卑躬屈膝地奉承他的那些 人,也不在于他所坚信的进化中的旧约上帝, 而在于他自己,名叫耶稣的这个人,一个平凡的人类,细胞中携带着开锁的密码。耶稣知道,他能打开这扇门,这个能力不在于他的头脑和心灵中,而在他的血肉和细胞中…… 真真切切,就在他的DNA中。

在享用最后的晚餐中,拿撒勒的耶稣命自己的信徒喝他的血,吃他的身体,事实上,他不是在进行比喻,不是请他们享用充满魔力的圣餐,也不是在进行那些数世纪的象征重演。耶稣就是要他们喝他的 血…… 滴着他的血的一大杯酒…… 并吃他的身体…… 含有他皮屑的一块面包。 他是真的将自己献身 了。他知道,这些喝了他血的人,将会分享他的DNA,并得到‘缔结宇宙的虚空’的能力。

伊妮娅和她的爱人,守护者安迪密恩四处游历,揭露内核的阴谋,分享缔之虚的秘密以及自己的血液。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伊妮娅的行列,通过喝下伊妮娅血液的酒感知到了缔之虚的存在。并且喝过伊妮娅血的人将会从十字形中得到解放。通过学会死者的语言,学会生者的语言,学会聆听天体之音,学会走出第一步让所有的伊妮娅信徒通过缔之虚共享各自的感受。从此人类也成为了既有个性思维又具有集体意识的种族。

然而能被赋予弥赛亚称号的人,命运给予她的负荷往往都是她难以承受之重。

在伊妮娅和内核最终对决的那一刻,承受着耶稣受难之痛的伊妮娅通过缔之虚把内核的阴谋以及自己的感受传递给了所有的人类。内核(人工智能)奴役人类的计划再一次失败了。但是人类和内核之间的斗争却没有结束。不过此时的人类已然不同。他们已经能够通过缔之虚自由穿梭与星际之间,甚至能够在时间的溪流中自由徜徉。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的人类已经学会了聆听生者语,死者语,当然还有人工智能们的思想。

海伯利安的故事到此也画上了句号。整整700年,一首人类和人工智能相互依存相互厮杀的史诗在我们耳边响起又悄悄远去。人工智能的崛起映射着人类从碰撞着的原子逐步成为万物之灵。并在面对更为强大的对手时,凭借着其特有的精神力量存活了下来。但是,在读完《海伯利安》四部曲之后我却不免感到有些疑惑。这部小说到底在讲述一个什么故事?它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

霸主的陨落和圣神的崛起首先让我想起了罗马帝国的灭亡和基督教的兴起。也许人类的文明史和DNA都有着类似的螺旋结构。当不可一世的”永恒之城“——罗马城在一夜之间覆灭。人类又一次走进了黑暗。这似乎预示着人类前进的道路必将是一条蜿蜒的旋转楼梯。这样的故事不仅发生在过去,也会发生在未来。海伯利安讲述的也许正是人类蜿蜒曲折的文明史。然而,当我完整读完西蒙斯的4本巨著后,我却否定了自己的猜想。霸主的陨落和神圣罗马帝国的覆灭有着本质的不同。摧毁罗马帝国的力量来自罗马帝国的内部。是落后的奴隶制经济无法适应新时代的需要。它有着时代发展的必然性。即便罗马没有在公元476年倒下,它也会倒在576年,676年。

然而霸主的陨落却来源于人类自身的选择。人工智能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便利,甚至把人的能力拉向了神的殿堂。这些技术带来的美好幻境让人类无比沉醉,甚至忘记了这个宇宙的基本规律。在进化之路上从来没有先来后到之说。在进化之路的最前端永远都是那个跑得最快的选手。而那些落后者面临的往往是被屠杀和奴役。正如现代人类的祖先智人在三万年前把尼安德特人从地球上彻底抹杀一样。或是像宠物狗一般,看似过着安逸的生活,但却永远失去了继续进化的可能。因此,当人类的智者悦石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她选择了彻底摆脱人工智能,无论这个代价有多大。在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的最后一次广播,西蒙斯这样写到:

悦石的声音重新出现,回荡在耳边,因为超光的加密解密而微微有点不清楚。“…… 明白我们的祖先…… 我们自己…… 和一个跟人类命运毫无瓜葛的力量(内核)签订了一份浮士德式契约。 “内核是此次入侵的主谋。 ” “内核应为心灵的漫长、安逸的黑暗时代负责。“ “内核应为正在进行的袭击负责, 他们想要毁灭人类, 将我们从宇宙中抹去,用他们自己设计的机器 之神取代我们。他们把自己当成我们的主人。 只要环网存在, 只要我们挚爱的霸主由远距传输器连接, 他们就将一直是我们的主人。”

此刻,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海伯利安是一部《普罗米修斯》般,讲述被自己的创造物毁灭的警示录。人类的自负让人类总是去试图扮演上帝,却常常释放出了魔鬼。然而核弹,病毒这些自出生就带着恶魔面具的的造物都不如那带着天使般微笑降临人间的人工智能来的邪恶而强大。也许邪恶这个和道德相关的词并不那么恰当。毕竟同样是万物之灵的人类毫无愧疚得把那些同一条进化赛道上的落后者关进了笼子,摆上了餐桌。只是这一次落后的是人类自己。

在面对这个人类自己创造却领先自己的新种族,人类又将何去何从呢?人类的领袖悦石选择了抗争,不计代价,殊死一搏。然而结局却并非她所期望。内核并没有被消灭,而人类却走向了更为黑暗和凄惨的圣神时代。而此时曾经的造物主人类在内核眼里甚至连敌人都称不上。

在圣神时代,代表着人类自由贸易联盟的首席执行官矶崎健三约见了内核的代理人阿尔贝都。他想通过谈判取代圣神成为内核新的合作伙伴。矶崎健三信心十足,他自认为的双赢方案必定能够说服内核的代理人。然而,内核代理人阿尔贝都却给矶崎健三讲了一个故事。

“健三君,你有没有养过小狗?” 阿尔贝都问道。 商团的首席执行官还在想着眼镜蛇(此时的矶崎健三只是把阿尔贝都当成一个狡诈的谈判对手。), 听到这话, 他唯有瞪眼的份了。“ 小狗?” 过了片刻,他说道,“ 不, 我没养过,狗在我家乡的星球并不普及。” “啊, 对。” 阿尔贝都说道,他重新露出一口一口白牙,“ 在你的岛上,鲨鱼才是宠物。 我想,在你大约六岁的时候, 曾经有过一条幼鲨, 你想要驯养它。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作圭吾。” 这个时候,矶崎健三已经不敢说话,生怕自己的言行会激怒这条眼镜蛇。 “健三君,当你俩一起在汐子湖中游泳的时候,你用的是什么办法,不让这条慢慢长大的幼鲨把你吃掉?” 矶崎健三想要说话, 但开不了口, 最后他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项圈。” “你说什么?” 阿尔贝都顾问凑向前。 “项圈。” 首席执行官说道,他眼前跳动着一粒粒极黑的小黑点,“ 电击项圈。 我们得随身携带掌触发射器,跟我们的渔民用的是同样的装置。” “啊,对,” 阿尔贝都说, 他仍旧笑容可掬,“ 要是你的宠物不听话, 你就会给它点颜色瞧瞧, 让它 乖乖的。只需用手指碰 一下。”他伸出 手,半握成拳, 似乎正捧着一个无形的掌上触键。 黝黑黝黑的手指弯了下去,按向了无形的按钮。矶崎健三所感受到的,并不太像是有电流通过自己的身体, 更 像是从胸膛中放射出的一波波纯然的疼痛,是从十字形所在的血肉中传出 的,就像电报信号般,沿着 十字形组织数百米的纤维、线虫、丛生结点辐射出去。这些东西,就像是肿瘤般扎根在他的体内。 矶 崎健三痛苦地蜷起身子大叫。他跌倒在跳跃舰的地板上。

也许人类对于内核的反抗就像黑猩猩反抗人类一样笨拙。而人类要做的只是给黑猩猩套上一个项圈。

黑猩猩有98%-99%的基因与人类一样。但就是剩下的1%让猩猩们呆在了动物园的笼子里。难道西蒙斯是想告诉我们,这便是我们人类未来的宿命?或者他也和霍金一样”呼吁提防人工智能副作用“?

幸好海伯利安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我读完故事最后的章节,我再一次否定了自己的猜想。在故事的最后,人类并没有被内核消灭或是成为内核的奴隶。最终在主人公伊妮娅和安迪密恩的不懈努力下,用爱的力量击败了内核的阴谋拯救了人类。想必坚持读完海伯利安四部曲的读者一定会觉得,结局怎么如此狗血?难道西蒙斯最终也成为了”量子佛道“?我也一度为此深感迷惑。直到我想起了海伯利安第三部《安迪密恩》中的一个小插曲。

主人公一行三人为了躲避内核的追捕来到了一颗被冰雪覆盖的星球——天龙星七号。在天龙星七号上遇到了被流放的盲眼神父格劳科斯。格劳科斯向主角一行谈起了一个叫做”忒亚“的人以及他的理论。

格劳科斯神父坐在他很久以前亲手制作的摇椅上,前后摇着,身后是简易搭建的壁炉,燃料球在里面 燃烧。金色的余烬投射出长长的阴影,自穿过远距传送门以来,我们就再没感受过如此的温暖。 “ 忒亚(中文名字:德日进,著有《人的现象》等著作)是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他在中国—— 我的朋友们,这是旧地的一个国家—— 他在那儿形成了一套理论,认为进化是一个未完成的过程,但也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过程。他 认为,宇宙是上帝的一个计划,要把进化的耶稣、人格、宇宙三者化为一个有意识的实体。 忒 亚・德・夏丹认为,进化的每一 步都将充满希望的标志,甚至就连大灭绝也是欢乐的源泉,他用到的词 是,当人类成为宇宙的中心,‘ 宇宙创世阶段’ 便开始 了,当人类的意识进一步进化,便是‘ 心理创世 阶段’,智人进化成真正的人类,是‘ 人化’ 和‘ 超人化’ 两个阶段。” “打扰一下,神父,” 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在这冰冻的城市和冰冻的大气下,周遭环绕着幻灵杀手(天龙星七号上的一种动物)和寒冷,我隐隐意识到,讨论这些抽象的理论是多么不合时宜,“忒亚认为人类可以进化成神,但这难道不是他的异端邪说吗?” 盲神父摇摇头,表情依然很愉快。“ 我的孩子,在忒亚的一生中,他从未因异端而受惩戒。一九六 二年,神圣法庭—— 我向你保证,那和今日的神圣法庭可是大相径庭—— 下达了一则训诰……” “一则什么?”伊妮娅坐在靠近炉火的地毯上,问道。 “一则训诰,就是警告,呼吁人们不要不加批判地接受他的思想。” 格劳科斯神父说,“忒亚没有说人类会成为上帝…… 他只是说,整个有意识的宇宙,都不过是大进化的一部分,目标是在终结之日—— 他将之称作欧米伽点—— 所有的创造物,包括人类,都将与神共生共存。” “忒亚说的进化,是否也包括技术内核?” 伊妮娅抱着双膝, 轻声问道。 盲神父停下了摇椅,手指捋着胡须。“ 亲爱的,好几个世纪以来,忒亚派学者都在为这一点争论不休。我不是学者,但我肯定,在他的这一乐观论中,肯定包含了内核。” “但它们是从机器演化而来的。” 贝提克说,“它们关于终极智能的观念, 肯定与基督教的完全不同—— 一个冷漠、不带感情的神,拥有强大的预言能力,能够理解所有的变数。” 格劳科斯神父频频点头。“ 但他们认为,我的孩子,他们早期具有自我意识的祖先,是依照活体DNA 设计的——” “依照DNA设计,目的是用于计算。” 我说道。当谈到灵魂的时候,这些内核机器竟然也得到了不被妄下论断的权利,这一想法真是让我 大吃一惊。 “那么,孩子,我问你,在头几千万年里,我们的DNA又是为了什么而 存在呢?吃饭?杀戮?繁殖? 人类的鸿蒙开初,比起大流亡前那些硅基和DNA基人工智能来说,不也是一样卑贱? 依照忒亚的观点,是上帝所创造的‘ 意识’,作为领会祂意愿的一种方式, 加快了宇宙自我意识的发展。” “技术内核想利用人类,作为终极智能计划的一部分,” 我说,“之后摧毁我们。” “但它没有。” 格劳科斯神父 说。 “那也不是出于内核方面的原因。” 我说。 “自从进化出人类—— 人类也一直在不停进化,”老神父继续道,“ 但那也不是出于它的祖先或者自己的原因。进化产生了智人。智人,又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进程,进化成了人类。” “移情。”伊妮娅轻声说。 盲眼的格劳科斯神父转过头,瞎眼望着她。“完全正确,亲爱的,但我们并不是人类唯一的化身。一旦 我们的计算机器产生了自我意识,它们也就成了设计的一部分。它们也许会反抗。为了它们自身的复杂目的,它们或许会试图挣脱这一设计,可宇宙不会停止它的编排。” “听你的话,就好像宇宙和它的进程是台机器。” 我说,“有着既定程序,无法停止,无可避免。” 老人缓缓地摇着头。“不,不…… 从不是机器,也从不无可避免。假如基督要向我们昭示什么,那么 他会跟我们说,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避免 的。结果无人知晓。究竟是选择光明,还是黑暗,都在我们自己—— 我们人类,还有所有具备意识的实体手里。”

当我再次细细品读这段对话之后,对于海伯利安的各种疑惑似乎一下子有了方向。显然海伯利安不是一部人类文明的发展史,也不是一部《普罗米修斯》般的警示录,它是一部宇宙的进化史。而在这部进化史中,看似完全不同的人类和内核在本质上实为一体。正如盲眼神父所说。"我们(碳基生命的人类)并不是人类唯一的化身,一旦我们的计算机器产生了自我意识,他们也就成了设计的一部分(人类的一份子)。神父短短得一句话却道出了何以为人的终极答案。无论是人类还是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智能,又有谁不是装载在壳中的幽灵呢?双方的差异只不过是这个壳的材质而已。而那些生活在缔之虚的狮虎熊们正是壳中的幽灵。

既然人类和内核的差别如此微小,那么双方之间的争斗又意味着什么呢?起初我觉得也许这场争斗是一场情感和理性的冲撞。西蒙斯运用种种隐喻,悦石的自我牺牲,六位朝圣者人性的光辉,以及女孩伊妮娅爱的力量,最终战胜了冰冷的内核。然而内核真是冰冷而缺乏情感吗?作为伊妮娅父亲拥有诗人济慈人格的赛博人乔尼自不必说。就连内核的代理人阿尔贝都在和人类的接触中都无时不刻显露出他的傲慢与轻蔑。在和伊妮娅最后的智斗中又显得焦躁而愤怒。这些难道不正是人类独有的情感甚至是外露的情绪表达吗?也许情感真的不是我们人类所独有。正如盲眼神父所说。“我们(人类)的DNA又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呢?吃饭?杀戮?繁殖? 人类的鸿蒙开初,比起大流亡前那些硅基和DNA基人工智能来说,不也是一样卑贱?”当人工智能拥有自我意识的那一刻,情感就像理性的双生子始终相互缠绕,如影随形。而由人类创造并长期和人类共生的人工智能,恰恰拥有和人类最为相近的情感和思维方式。

看来这场人类与内核的争斗既不是种族之间不可调和的进化大战,也不是情感和理性之间的冲撞。那么这场争斗究竟意义何在呢?在宇宙整体的进化过程中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其实答案就隐藏在海伯利安四本书的字里行间。“缔结”,“缔结的虚空”的“缔结”。

如果说海伯利安前两部讲述的是伊妮娅父母和他们同伴的故事,后两部则完全围绕伊妮娅而展开。伊妮娅的父亲是人工智能创造的赛博人,母亲则是人类。所以伊妮娅本身便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缔结。同时伊妮娅和缔之虚,以及生活其中的狮虎熊也始终保持着连接。伊妮娅被称作“移情者”。(我认为此处的移情和弗洛伊德心理分析中的移情并不是一个含义。移情者的英文为”empathizer“。它另外的解释是”体谅者“,善于体会别人的情感。根据书中对伊妮娅能力的描写,她的能力正是体会他人的思想,并把所有人的思想联结在一起。)她传授大家的”学会死者的语言,学会生者的语言,学会聆听天体之音,学会走出第一步“不正是连接所有死去的人,活着的人,甚至是星体的思想,从而实现进化的下一步吗?

让我们再重新审视一下人类的进化历程,从宇宙大爆炸那一刻开始,散落的原子由于连接形成了分子,分子连接成了细胞,细胞连接成了多姿多彩的生物界进而进化出了人类。至今我们都无法得知是什么力量造就了这些连接。但我们也无法否认正是这些连接创造了生命,进化出了人类。

进化仍将继续,也许永远不会停歇。那连接也不会停止。在海伯利安的世界中,西蒙斯通过想象创造出了缔结的虚空(普朗克空间)。在缔结的虚空,他把所有人类(生者,死者),人工智能,狮虎熊的思想都连接在了一起。也许他认为这就是宇宙进化的下一步。那个未完成的工程。

然而我认为,连接并不一定发生在缔结的虚空。现今的人类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虽然人们不能通过互联网把大脑,思想直接连接在一起。但是却可以通过文字,语言相互连接。如果说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原子,那么因为相同血缘,爱好,价值观而聚集在一起的不就是一个个独特的分子和细胞吗?而此时我们可以很直观而又确定得发现,造就这些连接的不正是伊妮娅说的”爱“吗?

每当我们听到进化论,第一反应往往都是达尔文的进化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似乎进化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过程。尤其是在此基础上衍生而来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达尔文的进化论针对的是个体的进化而非整体。真正的敌人往往是你未曾遇到的。内核为了他们自身的进化把人类当成他们的奴隶和工具,而人类在彻底毁灭内核时也丝毫没有犹豫。只有缔之虚的狮虎熊明白保护所有的生灵,尽可能保持一个系统内生灵的多样性才是让整个系统抵御危机最好的方法。所以狮虎熊劫走了即将被黑洞吞噬的地球,并把他们的力量和意识通过伊妮娅传授给了人类。这种对生灵万物的怜惜不也是伊妮娅说的”爱“吗?

凡人皆有一死,原子也有其寿命。但是由每一个人连接聚集而成的家族,团体,社会却可以永存。我们通过生物遗传影响着后代的容貌特征,我们所言所行影响着社会的文化习俗。只要我们连接聚集而成的整体依然存续便是我们每一个个体存在过的意义和价值。

假如西蒙斯要向我们昭示什么,那么他会跟我们说,没有什么解读是不被允许的。反正他真正想说的无人知晓。究竟要相信怎样的解读,都在我们自己—— 我们人类,还有所有具备意识的实体手里。


缔之虚,两股能量相互交汇。

“约翰,你是不是特别爱看《绿野仙踪》?”

“我的主,您所问为何?”

“那你说,那些硅脑袋为什么叫我们狮虎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伯利安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伯利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