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维诺的“意淫”之旅

cmj
《红楼梦》中,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警幻仙子发表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议论——“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曹雪芹借人物之口表达了自己对于此种内心的所谓“痴情”的推崇。巧合的是,在与其相隔一整个欧亚大陆的意大利,也出现了一位卡尔维诺先生,通过实践将曹公的“意淫”理论发扬光大。
卡尔维诺在前言中明确说明,他是从那些为记录自己萦绕着的思绪而偶然写出的纸页所积成的文件夹中“提取”出这本书的。所以,书中所描绘的那些或令人向往或令人厌恶的城市是他的思维和情感的反映,他不需要为自己的想法搭建什么精密的结构,只是任由想象力纷飞,于是,不存在的城市只是以马可.波罗与成吉思汗的谈话为介质,实则是卡尔维诺的“意淫”之旅。
卡尔维诺用女性的名字为城市取名,迪奥米拉、伊西多拉、阿纳斯塔西亚……他有时会根据名字去推测城市的样貌,结果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于是醒悟过来——这些城市都值得好好去探索。尽管城市都是由他的思维和情感构建的,但是在他不留意的时候,这些城市又都兀自改变了,当卡尔维诺重新发现尘封在自己记忆中的那座城市时,却发现她已经不是原来...
显示全文
《红楼梦》中,宝玉神游太虚幻境时,警幻仙子发表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议论——“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曹雪芹借人物之口表达了自己对于此种内心的所谓“痴情”的推崇。巧合的是,在与其相隔一整个欧亚大陆的意大利,也出现了一位卡尔维诺先生,通过实践将曹公的“意淫”理论发扬光大。
卡尔维诺在前言中明确说明,他是从那些为记录自己萦绕着的思绪而偶然写出的纸页所积成的文件夹中“提取”出这本书的。所以,书中所描绘的那些或令人向往或令人厌恶的城市是他的思维和情感的反映,他不需要为自己的想法搭建什么精密的结构,只是任由想象力纷飞,于是,不存在的城市只是以马可.波罗与成吉思汗的谈话为介质,实则是卡尔维诺的“意淫”之旅。
卡尔维诺用女性的名字为城市取名,迪奥米拉、伊西多拉、阿纳斯塔西亚……他有时会根据名字去推测城市的样貌,结果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于是醒悟过来——这些城市都值得好好去探索。尽管城市都是由他的思维和情感构建的,但是在他不留意的时候,这些城市又都兀自改变了,当卡尔维诺重新发现尘封在自己记忆中的那座城市时,却发现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于是,又一轮新的“意淫”开始了。
有时候,卡尔维诺会将自己的憧憬化作一座座城市,那些城市是透明的、轻盈的,在他的想象中,这些城市应该是完美无缺的,可是,看不见的城市们并不总是朝着他的希望发展,卡尔维诺为她们搭建好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轻盈无比的基座,的确,刚开始的时候,城市中处处是鲜花和美酒,人们的歌声和舞蹈。当他放松自己的想象后,在理想化的城市中,又会有不理想的因素浮现。
有时候,那些不和谐的因素在卡尔维诺的“意淫”中占据了大部,于是一些面目可憎的城市出现了。用虚伪的面容伪装着自己的城市、将所有除了人类以外的物种赶尽杀绝的城市、人类过量的繁殖将空间全部挤占的城市、被垃圾堆成的山包围的城市、不断扩张最终使人无法走出的城市……这些畸形城市的数目甚至超过了美好的城市。这些想象出来的城市又反过来给想象者带来了压抑感。
有时候,卡尔维诺想找一个现实中的城市,好与不存在的城市形成对比,他找到了这个城市——威尼斯。当他开始想要把握威尼斯的形象时,又发现她是那么的难以控制——通过想象构建的城市都会脱离自己开始独自发展,原本就存在的城市就更难把握,不管你怎样努力地想在头脑中构建她的形象,将其从现实世界移入想象世界,她的一部分总是游离在外。而当你最终把她移入自己的想象时,你又发现自己失去了她。“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词语固定住,就给抹掉了。”“也许,我不愿意全部讲述威尼斯,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她。或者,在我讲述其他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点点失去她。”
所有的这些以女人的名字命名的城市构成了卡尔维诺的“意淫”之旅的全部景色,这些景色又将将我们带向何处?那条旅程的尽头可能确实存在一座完美的城市——那便是由一点点的“剩余的混合碎片、间歇隔开的瞬间和不知道谁是接受者的信号”建成的。换句话说,完美的城市正以一种碎片的形式分散在世界的每个角落,我们只能一遍遍重新经历卡尔维诺的“意淫”之旅,永远不停止地寻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不见的城市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不见的城市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