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水置顿河,顺逆自流

🌋

当阅读完这样一部诺奖巨著,这样一本饱受争议的苏联革命战争作品时,很多原本的印象或是理所当然的理解在最初时突然破碎,迷惘与怀疑,痛苦与失望。而后的某一瞬间,图书馆透明幕墙几缕阳光射入,我站起身望向窗外,周围的一切美好如初。战乱远离,疫病无虑,亲人健康,生活多娇。我缓缓坐下,脑海里闪出无数个想法,杂乱而琐碎,从苏联的历史变迁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政权的建立到衰亡,从民主到专制……想起格里高利曲折摇摆的命运,无论是军旅生涯还是感情生活。感慨哥萨克人受尽压迫的命运不公。唏嘘时代风云变幻,潮流浩荡无论顺逆。

不久,因琐碎而释然。命运几何,人生几何,如这顿河不息流淌的河水一样,顺逆自流。

苏俄的文学作品,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反映战争,表现革命,无论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史诗巨著,还是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亦或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样短小精悍的作品。在广袤的俄罗斯土地上,战斗民族的形象在我心中打下深刻烙印。

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从伟大的卫国战争到苏联的经济建设。那片寒冷的土地,流动着炽热的共产主义热血,蕴藏着解放全人类的宏伟目标,独立于整个世界政治体系,开创...

显示全文

当阅读完这样一部诺奖巨著,这样一本饱受争议的苏联革命战争作品时,很多原本的印象或是理所当然的理解在最初时突然破碎,迷惘与怀疑,痛苦与失望。而后的某一瞬间,图书馆透明幕墙几缕阳光射入,我站起身望向窗外,周围的一切美好如初。战乱远离,疫病无虑,亲人健康,生活多娇。我缓缓坐下,脑海里闪出无数个想法,杂乱而琐碎,从苏联的历史变迁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政权的建立到衰亡,从民主到专制……想起格里高利曲折摇摆的命运,无论是军旅生涯还是感情生活。感慨哥萨克人受尽压迫的命运不公。唏嘘时代风云变幻,潮流浩荡无论顺逆。

不久,因琐碎而释然。命运几何,人生几何,如这顿河不息流淌的河水一样,顺逆自流。

苏俄的文学作品,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反映战争,表现革命,无论是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这样的史诗巨著,还是奥斯特洛夫斯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亦或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这样短小精悍的作品。在广袤的俄罗斯土地上,战斗民族的形象在我心中打下深刻烙印。

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从伟大的卫国战争到苏联的经济建设。那片寒冷的土地,流动着炽热的共产主义热血,蕴藏着解放全人类的宏伟目标,独立于整个世界政治体系,开创了一条独特的社会发展模式。同样是那片寒冷的广袤大地,严寒击退了未来侵略者一次又一次的入侵,无论是拿破仑还是希特勒都始终无法击垮这个民族。

然而,也许还有一个叫做哥萨克的民族,苦难沉重,意气昂扬。

在静静的顿河上,在广阔的草原上,在哥萨克人世代生活的地方,时代潮流,命运摆布,悲剧幕起幕落。

豆瓣书评里的一句评价如此恰当,比战乱和疫病更残酷的,是被逆流的命运裹挟。

格里高利的人生轨迹是摇摆不定的,他的思想也不是始终如一的坚定。从沙皇军队的兵役到红军的短暂停留,从白军的指挥者再到红军的赎罪人。这个勇敢的结实的哥萨克,身经百战,马背驰骋,一次又一次在生死线上徘徊。可是命运却仿佛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最终还是无法逃脱命运的裹挟,成为悲剧的主人公。

然而,如果没有爆发革命,格里高利是否会像先辈一样劳作生活,过着哥萨克式的平凡生活?如果格里高利中途没有离开红军,是否成为一名纯正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如果格里高利在白军坚守到底,会是死于战场还是审判处死?如果格里高利搭上前往土耳其的轮船,能不能在异域平静的生活?如果格里高利没有选择逃跑流落,肃反委员会能不能放他一条生路?

很多时候,格里高利看似可以自主的选择阵营,选择方向,甚至选择感情,而事实上选择并非自由。命运使然,时代使然,选择的自由不过是粉饰的被迫接受。格里高利其实无从选择,无论是从红军到白军,还是从白军再到红军。要说是他的善良和人性驱使,倒不如说是时代裹挟命运嘲弄。第一次参加红军是因为他接触到先进的革命思想,想让整个国家尽快走出泥淖恢复秩序。参加暴动并加入白军可能并不是他完全自主的意愿,但作为哥萨克青年看到新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强行进入世代生活的土地,哥萨克人性格中的抗争意识悄然觉醒。回归红军的背景虽然是在他走投无路之时,而他内心深处对于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是认同与支持的,只是这种情绪之前被埋没在普遍仇视的民族气氛中,消磨在个人地位提高的虚荣心漩涡中,他希望将功赎罪,尽量减轻自己的罪责。如果格里高利在任何一次选择中摇摆犹豫甚至走上反方向,他会死在白军大规模围剿中,他会死在红军的大规模镇压行动中,他会死在红军的肃反审判中。

动荡的年代,失序的年代,革命与战争,饥荒与疾病。命运留给人们的选择其实很少。很多人坚定的站在一方,无论是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还是顽固的富农和官绅,他们的命运是注定的,与时代的潮流紧密关联。一部分人是左右摇摆的,佛明之流像是骑墙者一样,在困难艰苦的环境中仍然还是选择做一个利己主义者。我是不愿意将格里高利归结到前两类的,他没有从一而终的坚定理想,也不是随意摇摆的墙头草。他在命运的潮流里饱受非议与异样的眼光,在两边都不待见的尴尬境地里执着坚持着自己的人生信条。良知与善良当做前行的路牌,前路的明灯。

他手上沾满鲜血,他身上满是伤痕,他内心痛苦纠结,他在现实中挣扎彷徨。可是还是不可否认他是善良的人,他是有道德底线的理想主义者。他渴望哥萨克式田园牧歌般诗意的生活,他渴望永远徜徉在静静顿河的波涛里,他甚至希望战争也是那样的纯粹,像古代剑客决斗一样。革命和战争的到来让他的理想国成为了理想而已。

没有战争,没有革命,他会是个极好的哥萨克。

革命和战争的浩荡潮流,突然降临在静静的顿河上,水面泛起巨浪,水下暗流涌动,无论如何,顿河还是会一样流淌,无论顺流还是逆流。

悲剧,是贯穿全书的主题。一个古老腐朽政权的瓦解,一个崭新先进政权的建立。专制思想的退出,民主思潮的涌入。年幼时的伙伴可以变成最尖锐的敌人,兄弟之间因信仰而疏远产生隔阂,结为亲家因杀戮而再次杀戮。斗争,革命,战争,专政,无尽的杀戮背后,红色政权已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完成了政权的建立与巩固。抛开政治正确而言,苏俄的革命并非完全伟大正确光荣。底层受到狂热革命思想洗礼的普通战士和低级别指挥官,粗暴的对待暴动地人民,残酷的虐待俘虏甚至是违反人道的折磨和杀害。战时的余粮收集制,将农民除去口粮的全部粮食强行收归国有,农民不满,持枪征粮。或许是严峻的国内国际形式让新生政权不得已这样,但农民的利益的确受到的损害。后来的结果胜利让我们很多时候忘记了过程如何,毕竟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政权,需要必要的残忍和无情,只是让饱受苦难的顿河两岸民怨四起,哥萨克反抗过,但最后哥萨克失去的是大部分青壮年,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资本和条件,这片土地上的悲剧或许还会继续,或许是换一种方式继续。

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也是命运的反复无常,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

泄水置顿河,顺逆自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静静的顿河的更多书评

推荐静静的顿河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