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词话 人间词话 9.0分

一座绕不过的高山

兰心

读书就是一个把书读厚再把书读薄的过程。品读《人间词话》尤为明显,初看也许要借助注释,并将其中提到的词句找全一并学习欣赏,时间久了诗词句了然于胸,再看时便可以读纯干货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当作翻看大师的读书笔记那样随意和闲适。

读《人间词话》是一次畅快的诗词之旅。书中评论了从唐五代到清末的词人,几乎囊括了自词诞生以来的重要词人及其作品,诚然是诗词评论史上一座绕不过的高山。 大师尤其擅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用词人自己的诗词句来评论词人本身。“画屏金鹧鸪”来形容温庭筠,“弦上黄莺语”形容韦庄,“和泪试严妆”形容冯延巳。用“映梦窗零乱碧”评论吴文英,用“玉老田荒”评论张炎。词人笔下所写必会反映自身性格和思想,所以这番评判很有道理。

大师极其爱憎分明。评诗词终归是一件及其主观的事情,尤其在有个性的王国维先生笔下,格外明显。 大师最喜爱的词人恐怕是冯延巳,无论是书中提及次数还是引用的词句都相当多,说他“开北宋一代风气”;认为他的“细雨湿流光”是最早的咏草词,是摄春草之魂的佳作。

大师对于不喜爱的词人也毫不留情。这其中最冤枉的大概是柳永了。《人间词话》初刊稿中未提及柳永,仅在未刊稿中...

显示全文

读书就是一个把书读厚再把书读薄的过程。品读《人间词话》尤为明显,初看也许要借助注释,并将其中提到的词句找全一并学习欣赏,时间久了诗词句了然于胸,再看时便可以读纯干货薄薄的一本小册子,当作翻看大师的读书笔记那样随意和闲适。

读《人间词话》是一次畅快的诗词之旅。书中评论了从唐五代到清末的词人,几乎囊括了自词诞生以来的重要词人及其作品,诚然是诗词评论史上一座绕不过的高山。 大师尤其擅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用词人自己的诗词句来评论词人本身。“画屏金鹧鸪”来形容温庭筠,“弦上黄莺语”形容韦庄,“和泪试严妆”形容冯延巳。用“映梦窗零乱碧”评论吴文英,用“玉老田荒”评论张炎。词人笔下所写必会反映自身性格和思想,所以这番评判很有道理。

大师极其爱憎分明。评诗词终归是一件及其主观的事情,尤其在有个性的王国维先生笔下,格外明显。 大师最喜爱的词人恐怕是冯延巳,无论是书中提及次数还是引用的词句都相当多,说他“开北宋一代风气”;认为他的“细雨湿流光”是最早的咏草词,是摄春草之魂的佳作。

大师对于不喜爱的词人也毫不留情。这其中最冤枉的大概是柳永了。《人间词话》初刊稿中未提及柳永,仅在未刊稿中疑似不小心说漏了般点出了他,“长调自以周、柳、苏、辛为最工”;甚至都将“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归为欧阳修所作,但是大多数考证还是认定这首词是柳永的作品。其实“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这样的句子为何不能入大师的眼呢。大师执意认为柳永只是“屯田轻薄子”,这也是让人无可奈何,无言以对。

大师喜欢北宋。对其他的评价呢?“唐五代之词,有句而无篇。南宋名家之词,有篇而无句。有篇有句,唯李后主降宋后之作,及永叔、子瞻、少游、美成、稼轩数人而已”。遗漏了一位我也很喜爱的词人,让我还是忍不住稍提一下,君不见“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万般苦楚,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到“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女子的独立坚韧,这是南宋的李清照。同样还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清新晓畅;“一任阶前雨滴到天明”的沉郁悲凉,这是南宋的蒋捷;蒋捷的少年、壮年、而今听雨同大师的三境界是不是也有相通之意呢。大师直接忽略掉他们,甚至发出“北宋后无词”的感慨,也许就是大师的偏执吧。

就是这样爱憎分明的大师论词起来才更有他的特色,也丝毫不会让这座绕不过的高山逊色。 如果你也有共鸣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点滴心田(diandixintian) 免费获取电子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词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词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