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语文课与阅读理解

阿远
小时候的语文课,我喜欢读书,喜欢各种文学知识,但不喜欢课文分析和阅读理解,因为我总是分析不出参考答案。因此,我喜欢读课外书籍,因为不用分析中心思想,不用做阅读理解,我只用单纯地去感受书中描绘的世界。
最初读《红楼梦》,我刚刚十周岁,爱极黛玉。十岁的小孩,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人生阅历去分析情节后面深刻的社会意义,只是单纯地喜欢黛玉。然后我开始收集当时书刊上各种关于《红楼梦》的分析和评论。很庆幸,黛玉属于政治上正确的一方,各种评论里没有对她的恶评,反而都是宣扬她反礼教、勇于追求爱情的至性至情。但是是贾母、王夫人、宝钗等人,在评论中往往代表吃人的礼教,各种虚伪、恶毒和伪善。说实话,我没有在书中读出那么大的恶,即使在后四十回里,他们拆散了宝玉和黛玉,但我重读前八十回,依然没法去憎恶她们。于是,红楼梦读得我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没有读出作者的正确答案。这一点,我妈妈远比我洒脱,不管各类红学家怎么说,我妈妈就一句话“选儿媳妇,我选薛宝钗。没有哪个婆婆会喜欢林黛玉那样的媳妇”。呃,不知道她喜欢的女儿是什么样子,她从来没说过,大约也是薛宝钗一样的吧。我自然没有黛玉的绝世才华,但离薛宝钗更是天差地别(好...
显示全文
小时候的语文课,我喜欢读书,喜欢各种文学知识,但不喜欢课文分析和阅读理解,因为我总是分析不出参考答案。因此,我喜欢读课外书籍,因为不用分析中心思想,不用做阅读理解,我只用单纯地去感受书中描绘的世界。
最初读《红楼梦》,我刚刚十周岁,爱极黛玉。十岁的小孩,自然不可能有什么人生阅历去分析情节后面深刻的社会意义,只是单纯地喜欢黛玉。然后我开始收集当时书刊上各种关于《红楼梦》的分析和评论。很庆幸,黛玉属于政治上正确的一方,各种评论里没有对她的恶评,反而都是宣扬她反礼教、勇于追求爱情的至性至情。但是是贾母、王夫人、宝钗等人,在评论中往往代表吃人的礼教,各种虚伪、恶毒和伪善。说实话,我没有在书中读出那么大的恶,即使在后四十回里,他们拆散了宝玉和黛玉,但我重读前八十回,依然没法去憎恶她们。于是,红楼梦读得我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没有读出作者的正确答案。这一点,我妈妈远比我洒脱,不管各类红学家怎么说,我妈妈就一句话“选儿媳妇,我选薛宝钗。没有哪个婆婆会喜欢林黛玉那样的媳妇”。呃,不知道她喜欢的女儿是什么样子,她从来没说过,大约也是薛宝钗一样的吧。我自然没有黛玉的绝世才华,但离薛宝钗更是天差地别(好在妈妈对我是无条件的宠溺)。
本书更像是白落梅的红楼读书笔记,不是考据派,不是索隐派,不是探佚派,只是白落梅的读书随笔,无所谓political right与否。所以读这本书,不会有那种“我错信了坏人”的自我否定,不会有那种曹公这么安排究竟要表达什么高深寓意的烧脑,不会有这是曹家谁谁谁的纠葛。有的只是品味白落梅的文字和思想。白落梅的文字华美,行文流畅,没有过多的刻意雕琢。整本《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读得酣畅淋漓,不忍释卷。她的文字,美丽灵动,正如曹公笔下动人的青春少女。在她看来,贾母对黛玉是真心痛爱,宝玉婚配宝钗的理由,就像我妈妈说的,宝钗更适合做儿媳妇。在她看来,宝钗虽然嫁给了宝玉,但从始至终,宝钗并不是刻毒的女配,宝玉只是她无法入宫之后最好的选择,她对宝黛之间一直是避嫌的,她始终是一个标准的贵族女孩。
这本书更符合多年之后,我读红楼的心境,不会再去纠结谁是谁非,我自己是否正确,只是单纯地去喜欢这个美丽的故事,去体味故事后面的辛酸、无奈与悲凉。有时候,我想,曹公写这么一个故事,只是为了纪念曾经的似水年华、曾经的如花美眷。他本意根本无所谓是批判谁是谁非,每个人都只是在他所处的形势下的顺势而为。
书中配图是清代画家孙温的作品,画家倾三十余年的时间完成这些插图。孙温的图和白落梅的文字相得益彰,为本书更添光彩。
在一个秋日午后阳光下,捧一杯香茶,读一读红楼,看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爱我所爱,不再为别人评论中的是是非非苦恼,人生之乐事也。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如花美眷,抵不过似水流年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