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进化中心的迁徙之谜

不需要一定有吧
2017-10-11 16:18:11
引子、最后半秒钟
最近有一篇流传很广的小文,把地球历史同比例缩短到了24个小时,在这样的尺度里,很多历史发生得比想象中晚的多,产生了很多令人惊讶的反差。
地球历史的前7/8都因并非太适宜生物而显得平淡无奇,只有一些简单生物。直到晚上21点,大型藻类才开始出现,气候变得比较温和适宜生物居住。21点41分,地球上发生了第一次生物大灭绝(奥陶纪大灭绝),气候变冷、85%的动物灭绝。21点50分,开始了鱼类全盛期,蕨类植物、两栖类动物开始大量出现,然而22点05分,第二次生物大灭绝发生,海洋生物遭受灭顶之灾。22点05分后,进入了两栖类动物的全盛期,然而好景不长,到22点40分第三次生物大灭绝发生,超过95%的生物灭绝。这次大灭绝使得生态系统也获得了一次最彻底的更新,生物中心从海洋转上陆地,为恐龙等爬行类动物的进化铺平了道路。不久,第四次生物大灭绝又接踵而来。
终于,到了22点51分,侏罗纪来了。时间到了深夜,但地球上的精彩刚刚开始,恐龙的全盛期来临。6500万年前,即23点37分,地球经历第五次物种大灭绝,75%~80%的物种,包括曾经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恐龙,统统灭绝,为哺乳动物和人类的登场提供了契机。
第五次生物大灭绝后,地球



...
显示全文
引子、最后半秒钟
最近有一篇流传很广的小文,把地球历史同比例缩短到了24个小时,在这样的尺度里,很多历史发生得比想象中晚的多,产生了很多令人惊讶的反差。
地球历史的前7/8都因并非太适宜生物而显得平淡无奇,只有一些简单生物。直到晚上21点,大型藻类才开始出现,气候变得比较温和适宜生物居住。21点41分,地球上发生了第一次生物大灭绝(奥陶纪大灭绝),气候变冷、85%的动物灭绝。21点50分,开始了鱼类全盛期,蕨类植物、两栖类动物开始大量出现,然而22点05分,第二次生物大灭绝发生,海洋生物遭受灭顶之灾。22点05分后,进入了两栖类动物的全盛期,然而好景不长,到22点40分第三次生物大灭绝发生,超过95%的生物灭绝。这次大灭绝使得生态系统也获得了一次最彻底的更新,生物中心从海洋转上陆地,为恐龙等爬行类动物的进化铺平了道路。不久,第四次生物大灭绝又接踵而来。
终于,到了22点51分,侏罗纪来了。时间到了深夜,但地球上的精彩刚刚开始,恐龙的全盛期来临。6500万年前,即23点37分,地球经历第五次物种大灭绝,75%~80%的物种,包括曾经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恐龙,统统灭绝,为哺乳动物和人类的登场提供了契机。
第五次生物大灭绝后,地球进入新生代,气候由热变冷,海洋缩小,单子叶植物、灵长类动物出现。23点57分,这是个重要的时刻,因为人类祖先,乍得沙赫人,终于通过直立行走脱离了灵长目里的猿科等近亲属,登上了历史舞台。在24小时的地球历史中,人科在最后3分钟才登场,经过漫长的演化,最后的不到1分钟,人属终于进化出现,并替代了其他南方古猿等属。其中的现代人类,也就是智人种,仅仅出现在最后四到六秒钟(20-30万年)。而人类科技的突飞猛进仅仅起源于新石器时代,即最后不到半秒钟。人类史载历史,在地球历史中的地位根本可以忽略不计,不会长于0.1秒。
在这转瞬即逝的几秒钟里,智人创造了其他任何一个物种都无法企及的神奇历史,他们消灭了人属下的其他各种群(这个列表其实很长,包括纳莱迪人、鲁道夫人、能人、先驱人、西布兰诺人、直立人、匠人、海德堡人、澎湖猿人、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克罗马侬人、弗洛里斯人和爪哇猿人等),并且把自己的族群迅速的遍布了整个地球的任何宜居角落。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历史学家和历史学爱好者,最后三分钟,即从乍得沙赫人第一次出现在非洲起,直到有较多化石、史书可以研究的最后新石器时代那半秒前,可以说整个人类的进化中心都是在非洲。为什么在这短短的半秒钟内,人类的历史发展的地理分布迅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亚欧大陆变成了无可争议的进化中心,并发展出了东亚、南亚、西亚和部分北非、西欧等数个发展亚中心。特别是西欧在最后几百年技术突飞猛进,对非洲、澳洲、美洲等地区的同类进行了血腥屠杀和殖民。在登上非洲这片大陆时,他们惊异地发现,几百万年来人类起源和进化的这片源头,人类的生活和科技基本上延续了几万年前的样子。为什么进化在这里停滞了?为什么是欧洲,而不是非洲、亚洲、澳洲、美洲的某一个族群最终在现代科技竞争中脱颖而出?

一、推动历史的源动力
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贾雷德Jared Mason Diamond(1937年9月10日-),美国演化生物学家、生理学家、生物地理学家以及非小说类作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枪炮、病菌与钢铁》发表于1997年,曾获得普立策(Pulitzer)奖(对,就是那个很多人觉得“照个照片就能拿奖”的那个奖)。作为一个对生物学特别是生物演化有着深刻研究的地理学家,他拥有着对生物进化、考古、地理等多方面学科的综合知识体系,因此来看待人类历史的时候,有着其独到的角度和观点。他不会拘泥于三千年前迦太基人建立的国家为何曾经威震地中海,却被罗马人从北边征服,也不会拘泥于亚历山大的马其顿为什么能向南打败希腊向东打败波斯。长期以来传统历史学家会执着于争论著名历史人物之所以能改变历史哪些是偶然因素,哪些是必然因素,从而争论人类历史从四大文明古国演变到今天的格局的过程中哪些因素最为重要。在贾雷德看来,这些“历史人物中心论”(即历史是由少数历史上的人物创造的)只是表象,而究其本质,这一切现象的根源在20万年前就已经形成了。——20万年前智人种开始在地球上布局的时候,就因为智人的分布、地球的板块构造、气候条件、动植物分布等先天因素,导致其后的漫长历史已经被“写好”(有点类似于人类基因)。也就是说,为什么汉尼拔和亚历山大级别的改写历史的统帅诞生在地中海沿岸,而不是新几内亚群岛,在20万年前就已经被决定了,而不是由于四千年前的种种原因。
这本书的书名“枪炮、病菌与钢铁”,这个排列组合的顺序困扰了我很久,我一直会错记成另外一些组合,像“粮食、枪炮与钢铁”或者“钢铁、枪炮与粮食”等等。因为作者在书中提到推动人类历史的因素的确很多,而且不同因素之间环环相扣、互相影响。像粮食就是作者花费大量笔墨论证的一个因素,其中包括植物的驯化和传播、动物的驯化和传播。如果非得要我给文章中作者罗列的种种影响人类历史的因素找一个逻辑链,我想应该是地理、气候-->植物、动物-->农业、疾病(病菌)-->科技发明(钢铁)、征服(枪炮)。
某些历史学家则持有历史人物偶然论,例如,如果朱棣没有起兵、起兵兵败、建文帝没有下落不明、朱棣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先派郑和出巡寻找后来又改为海禁,则欧洲和中国的近代史很有可能改写。很多学者提出的不同理论之间往往有一定的共容性和互补性,比如某些重要历史人物在关键历史事件中的表现,是否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历史的走势?这个程度到底有多大?作者贾雷德并没有明确回答这个问题。比如说,中国从明代以来突然落后于欧洲,大家普遍认为直接原因是明清两代的海禁政策。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呢?是否更深层的原因是如贾雷德所说的,由于中国地形上四通八达,在带来了技术传播的便捷的同时,也有利于全国范围专制统治的推行,从而“必然”式的要在或早或晚的一次海禁从而造成整个群体发展停滞呢?
一些欧洲近代学者认为欧洲在几千年来的崛起是因为人种有优势、智商优于非洲和美洲的种族,贾雷德明确反对了这个论点。贾雷德在人类发展的观点上明确剔除的一个因素,就是人种和智商的差异。贾雷德有着多年在新几内亚和太平洋岛屿考察的经验,他从切身体会中感觉到新几内亚人比西方人聪明而不是智商低。他认为,西方人几千年来一直生活在良好社会管理的人口稠密社会中,流行疾病(如天花和流感)在历史上是死亡的最主要因素,而这种疾病中存活的概率往往与智商相关性不高,从而大自然的基因选择过程中较少的考虑智商因素。相比之下,新几内亚人则更多的暴露于狩猎中的意外、谋杀、部落战争等问题中,智商较高的人更有可能摆脱这些死因而将基因遗传给下一代。
贾雷德还指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实证案例,即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的案例。新几内亚、澳洲和太平洋岛屿是贾雷德非常喜欢研究的人类社会群体,因为海洋的分割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又一个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几乎与世隔绝的小生态群体。毛利人的祖先是波利尼西亚人,公元1000年左右移居新西兰,之后不久,这些毛利人中又有一批移居查塔姆群岛,变成了莫里奥里人。而数百年的自然选择基本上对基因的影响不大,可以认为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的基因和智商基本上相同。但是两个群体的发展路径大相径庭。17世纪欧洲人第一次发现新西兰,之后到了19世纪初毛利人就迅速融入现代社会,大量毛利人部落开始和欧洲人交易,交换枪和其他先进科技品。先行接受西方科技的部落迅速并吞落后的部落。到1860年代毛利人甚至可以有组织的发起对抗欧洲人的“毛利土地战争”,在1864年的战争当中他们在一个叫Ruapekapeka Pa的地方第一次用堑壕战战术,能够在对抗战中大量消灭入侵的欧洲人。而莫里奥里人则一直拒绝进入农业社会,在毛利人接受了欧洲技术后,1835年被毛利人轻易征服并奴役。1933年最后一个纯种莫里奥里人去世,标志着这一种族就此在人类史上消逝。
毛利人和莫里奥里人可谓同宗同源,没有任何显著的种族差异和基因差异,然而前者是进入农业社会后依靠外界科技迅速进入了工业社会,后者则停留在原始社会中,并被前者所奴役。从这个例子可见,种族和基因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是否真的如欧洲学者认为的那样,还有待商榷。
那么,什么才是更为重要的因素呢?

二、驯化粮食和驯化动物
贾雷德认为,智人人口密度不大的时候是不会产生进入农业社会的动力的,因为农业耕作的工作时间远长于狩猎,并不是一种“悠闲”的生活品质。但是在智人部落的人口密度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产生进入农业社会的动机,因为同样面积的土地上,农业社会可以比狩猎社会供给更多的人口。(贾雷德考察了太平洋岛国以及新西兰尚处在较原始阶段的部落社会,查塔姆群岛和新西兰南岛上有一些受限于环境条件以狩猎采集为生的人,其人口密度低至每平方英里仅5人。新西兰其余地区人口密度可达每平方英里28人。但是,许多从事集约型农业的岛屿的人口密度则远超过此数,汤加、萨摩亚和社会群岛达到每平方英里210—250人,夏威夷则达到每平方英里300人。)此外,农业社会还有一大优势,就是攒人口特别快。由于不需要像狩猎社会那样四处迁徙,不用等一代幼儿成长到能够适应长途跋涉(通常需要三岁以上)就可以生第二胎,因此,许多农业部族的生育间隔期是两年左右,为狩猎采集部族的一半。
因此,数万年前,智人打败了人属的其他各兄弟分支后,开始在世界各地攒人口和暴兵。大概一万年至五六千年前,各地的智人几乎在相似的时间达到了人口密度门槛,产生了进入农业社会的动力。但是,不同地区的自然环境并没有给予各地人类同样优越的条件。
驯化粮食的地区差异
由于容易驯化,大籽粒的一年生植物,如中东的小麦(包括后来在欧洲衍生出的燕麦)、中国的稻谷、美洲的玉米,成为人类初期驯化农作物的第一选择。中东和欧洲的地中海气候带,由于气候年与年之间、季与季之间变化很大,特别有利于众多一年生植物在此演化、变异,从而最先驯化出人类愿意接受的农耕植物也就不足为奇。中国广阔的温带季风气候带也还算比较优质的气候资源。相比较而言,美洲的气候资源对于一年生植物要恶劣很多,直到数千年后才驯化出玉米、南瓜和薯类等相对地产一些的粮食作物。
从上图可以看出,最早的粮食产区一方面集中于地中海气候、温带/亚热带季风气候和热带草原气候等适合一年生植物的气候带,另一方面和古文明的起源是高度重合的。在第一轮较量中,亚欧大陆靠地中海沿岸和中国两块早期粮食产区,得了两分,和北非、美洲这些地区算是打了个平手。在之后的动物驯化中,亚欧大陆则占尽了风头。
驯化动物的地区差异
人类靠农耕定居下来之后,不再外出狩猎,需要驯养一些动物来补充蛋白质来源。可以说,体重超过100磅的食草(食肉动物的食物链多了一层因此不经济)动物都可以作为驯养目标,这个目标群体大概有150种动物。然而,有一些致命的缺点使得很多动物无法达到和人类和谐共存的状态。(比如,生长速度过慢的动物是不行的,如大象和大猩猩,生长成型需要10-20年,难以想象上一辈人养殖、下一辈人食用这样的驯养安排;天性难以忍受在人类营造的环境中嘿嘿嘿的动物,自然会导致无法驯养;部分动物过于易受惊、脾气暴躁(同样是马,斑马爱咬上人不松口);部分动物难以容忍有组织有纪律的群居生活,最后这个最好举例子了,想想为什么你是狗的主子然而猫是你的主子……(当然了只是举个栗子说明一下这个问题,猫并不是食草类哺乳动物)。一项一项筛选后,只有很少一部分(比例不超过10%)的野生哺乳动物最终可以被驯养。)
上帝给人开了第一个玩笑,可以驯养的大型食草类动物比例在整体上是10%,在欧亚大陆是18%,在美洲是4%,在其他地区是0%。
地区传播的速度差异
拥有了最早的两大粮食产区、最多的适宜驯养的大型食草动物后,欧亚大陆在演化历史上对其他大陆的最致命一击,就是其已驯化动植物在传播上的便利程度。
一个易于理解的结论就是,气候带往往顺着纬线分布。而亚欧大陆和其他大陆最大区别就是,亚欧大陆延纬线方向很长,而其他大陆地形走势往往是南北向的,因此纬线方向短,经线方向长。这是上帝和人类开的第二个玩笑。在亚欧大陆上,东西向走出去很远,温度、雨量、动植物环境可能都变化不大。
造成的一个后果是什么呢?中东最先驯养出来的小麦,可以很方便的顺着同一纬度的地中海气候带一路传到南欧、西欧、北非,中国的稻谷在上百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传播无阻,还逐渐往南传到东南亚,最终是印度。以上均是数千公里的传播途径。而拿美洲做例子,墨西哥南部好不容易在热带草原上驯化了玉米,结果美国的印第安人吃上玉米前,玉米痛苦的先后适应了热带沙漠气候、温带大陆性气候、高原山地气候、亚热带季风气候。经过这些波折,它只传出去了一两千公里。也就是说,欧亚大陆向邻近地区传播其驯养出来的动植物的便利性完爆其他地区。
刚才我们看到,独立驯化植物毕竟是少数地区的偶然事件,它们的邻近地区的狩猎社会需要从这些地区逐渐学会粮食生产及同化——如果不,可能等待的也是被农业社会征服和吞并。对于亚欧大陆,上述进程进展的既早,又快。
因此,从一万年前,亚欧大陆持续成为人类史上人口密度上升最快的地区。

三、病菌的传播
贾雷德对于人类发展初期阶段中农业的重要作用进行了完美阐述,尤其是对粮食作物驯化、动物驯化的各种论证,显示了其广博的知识面。同时,他也对疾病传播带来的影响进行了阐述,这部分由于不是他专业所在,稍显单薄,但仍可圈可点。
贾雷德认为,人类传播疾病基本上都是从驯化的群居动物的疾病演化而来的。而欧亚大陆是驯化动物的中心,因此,欧亚大陆也是疾病的中心。尽管欧亚大陆有许多这样的动物,但在美洲驯化的动物只有5种:墨西哥和美国西南部的火鸡、安第斯山脉地区的美洲驼/羊驼和豚鼠、热带南美的美洲家鸭和整个美洲的狗。
同时,人类传播疾病不太可能在小群狩猎社会中存在和发展,因为人口密度实在是太低,导致这样的疾病还没有传播开,原来的传播源就已经死亡了。这也是非典的时候,为什么大量的病例都集中于北上广深这种大城市的主要原因。
由于缺乏和这样的病菌抗争的经验,贾雷德举了很多悲惨的例子,表明很多印第安人和太平洋原住民,在被地理大发现后,随即很快被各种传染病肆意侵袭,危害甚至会远远高过白人的长枪大炮。在贾雷德的例子中,很多整个小部落可能被一个外来人带来的一种流行病几乎全部消灭,大一点的部落则被消灭至原来规模的10%以下甚至1%以下。这样的效果,客观上更加助长了地理大发现和全球融合过程中,亚欧大陆对美洲、非洲、澳洲等区域的压倒性优势。
由于对疾病传播学积累不多,难以对本书关于病菌传播的观点做太多评价。不过,贾雷德自己也注意到了一个反例,即东南亚(含新几内亚)的反例。事实上,中国的史书中也经常提到军队南下试图占领和控制东南亚时,虽然人数、装备、科技均占优,但苦于被瘟疫、“瘴气”困扰,难以有效推进。历史上,白人地理大发现中也同样在东南亚栽了跟头。贾雷德也试图从气候角度修正他的疾病传播理论。由于人类疾病传播历史是另一个非常大的深坑,这里就不做展开。

四、社会进化的加速和减速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从最终结果看,亚欧大陆的文明特别是地中海沿岸的文明,发展快于其他各洲,但是这个超越的速度并不是一以贯之的。某些时候其他文明会有短暂的超车行为,但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油门没跟上,导致历史的脉络还是按照我们熟悉的主干延续了下来。典型的例子如澳洲,其实在过去数百万年非洲主导的历史和最近一万年亚欧大陆主导的历史之间,还有一段时间,大概终止于三四万年前,澳洲的原始部落拥有对欧洲和其他大陆社会的巨大的领先优势。只不过这种优势体现在旧石器时代时,澳洲人实在无法拿着这个优势去征服世界罢了。
贾雷德还举了一个有意思的例子。一直以来大家约定俗成的认为日本的科技文化基本上都是来自于中国的输入,起于汉盛于唐。其实在一万多年前,日本的原住民阿伊努人在狩猎社会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并且有可能曾经至少在一种科技上领先于全世界,即制陶。近年考古发现,他们可能在狩猎社会中保留了一种可以长期搁在火上的陶土焖罐,任何食材都可以丢进去炖(没错,就是广东老火焖汤的鼻祖了!)。这个发现颠覆了两个传统观点,一是对日本史前社会的发展水平,另一个则是一般认为陶的大量使用通常始于农业社会。狩猎社会中,由于经常迁徙,陶这种易于破碎的物品想来就不适宜。不过,日本一万多年前的环境对于狩猎社会来说实在是太过丰饶,人们得以在保持涉猎的生活方式的同时不需要经常迁徙,因而竟然能安顿下来制陶。相比之下,中东则是在掌握农业之后又等了1000年,才开始采用陶器。
另一个例子是印刷术。虽然现在世界上有数以千计种语言,但是文字的起源有几个独立的源头,其他的绝大部分是衍生的。公元前3000年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同时期的埃及人、公元前1300年的中国人、公元前600年的墨西哥人,普遍认为独立发明了文字。印刷术作为传播文字的重要手段,发明却颇费周折。考古发现公元前2000年的菲斯托斯圆盘,证明克里特岛人已经开始尝试用统一的模具来尝试印刷术。欧洲的字母文字的确更适合印刷术的诞生——他们毕竟只需要准备二十几个字母模具!不过这一尝试后来就神奇的停止了,直到2500年后居然被使用象形文字的中国人夺得,无论是印刷术还是活字印刷术。

五、文明的竞争与合作
有一款著名战略类游戏“文明”,游戏主线可以选择从石器时代一直到现代文明,不像帝国时代之类只关注于战争的游戏,“文明”非常关注于对人口、农业、科技、宗教等全方位的模拟,是我目前接触过的对整个人类史范畴模拟度最高的游戏。
玩过那款游戏的人都知道,一个文明的开档环境是随机的,如果开档开在一个环境恶劣、生物资源贫乏的地方,基本上就可以退出重开了;如果开在一个虽然环境优越、物产丰富,前期可以发展很好的地方,但是如果因为海洋、高山、沙漠等的阻隔使得视线所及范围内很难与其他文明产生便捷的联系,那么基本上也是退出重开的命运。两个相邻的文明,虽然时不时会有摩擦和战争,但是在点科技树的时候,你搞了“车轮”,我搞了“陶土”,两边坐下来一交易,就都学会了。如果自己在一个孤岛上拼命发展和点科技树,虽然安全问题暂时不存在,但是回头你还在研究火药的时候,别的文明已经建好了汽轮和来复枪来登陆了。
所以,对一个文明最有利的地理环境就是适度分割、联系便利。这样,在一个文明中心之下,形成若干个互相既竞争又合作的小中心,从而促进整个文明中心的跨越式发展。比较起来,中国和欧洲都是很好的例子。典型的反例是非洲大部被北部的大沙漠阻断了和亚欧大陆的联系、北美和墨西哥被墨西哥北部的沙漠阻断、北美和南美被狭窄的中美地峡隔开、澳洲则是一个彻底的孤岛。相比较而言,中国是联系有余、分割不足,欧洲则相反,割裂的较中国更甚,所以中国的历史上分久必合,而欧洲则一直难以形成一个统一整体。
下图分别是中国和欧洲的文化中心的卫星图。中国的地形太过于一马平川,没有特别高山大海阻隔,只能靠一些山脉和河流形成较弱的小中心;欧洲则有崎岖的海岸线、众多的半岛、中心巍峨的阿尔卑斯山系,因此形成了众多独立的强小中心。但是不管哪一个,幸运的是各部分之间的联系相对都还很容易。
最后,正如以上所述,贾雷德还认为,地理上的四通八达对技术的发展其实是一柄双刃剑,比如其消极方面体现在中国的中央集权实现的太过容易,因此最终形成了明清的闭关锁国。这个观点是否还有待商榷,就见仁见智了。

六、尾声
写到这里,还剩下一个未解之谜,就是中东地区在一万年前开始,一直维系着领先于全世界的发展速度(想想一座城市同时担任三大宗教的圣城),为什么在近两千年又衰落并让位于西欧呢?
应该说这一转变是一步一步逐渐完成的。两千多年前,希腊人在亚历山大大帝领导下向东征服,直到印度,代表着世界权力中心终于以及彻底的从中东转移到了希腊。而随着两千年前罗马征服希腊,权力中心又进一步西移。最后罗马帝国分裂、西罗马帝国衰亡,权力中心最后一次大范围转移,落在了英法德这些传统大国的前身。
这个过程中,某些历史学家会认为个别历史人物的重要性无与伦比,像亚历山大大帝,位列欧洲四大军事家之首,给欧洲历史进程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当然啦,也有很多历史观,像某党的历史观会觉得,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没有“亚历山大”,也会有“亚历海大”、“亚历山小”蹦出来,完成这个历史进程。
贾雷德的书无疑至少为我们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关于中东,关于新月沃地,它们幸运的开档开在了地球上气候宜人的最大的一片地中海气候,而且有易于驯化的一年生大籽粒植物,有易于驯化的山羊和绵羊,因此就此崛起。而它们的不幸,在于它们开档在一个生态脆弱的环境中,濒临撒哈拉沙漠和阿拉伯沙漠。它们的崛起破坏了自己的资源基础,虽然它们无私的把自己的科技树点给了南欧和西欧,却又反过来被后来居上的欧洲所征服。
最后,引用贾雷德书中的一段原话来给这篇文章收尾:
我们还可以想出其他一些个人,他们的特质和希特勒的特质一样显然对历史产生了影响,他们是:亚历山大大帝、奥古斯都、佛陀、基督、列宁、马丁·路德、印加帝国皇帝帕查库蒂、穆罕默德、征服者威廉和祖鲁国王沙卡,就举这么几个。他们中的每一个人究竟在多大程度上真正改变了事件的进程,而不“只”是恰巧最合适的人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合适的地点?一个极端是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的观点:“世界的历史就是人〔原文如此〕在这个世界上所取得的成就的历史,实际上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活动的伟人的历史。”另一个极端是普鲁士政治家奥托·冯·俾斯麦的观点,他与卡莱尔不同,对政治的内幕活动具有长期的直接经验,他说:“政治家的任务就是倾听上帝在历史上走过的脚步声,并且当他在身旁经过时努力抓住他的上衣的后下摆,跟他一起前进。”
毫无疑问,贾雷德的观点类似于后者。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