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声音传达建筑的语言

新经典
2017-10-11 15:17:10

《建筑的声音》是建筑大师隈研吾生涯首部作品集,他选择用拟声词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建筑的理解,配合32件经典建筑作品的图片,带我们用声音去感受建筑的意境。不妨先让我们看看他对建筑的声音是如何定义的。

喳啦喳啦#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的展厅

对现代主义及建筑艺术化的批判

隈先生现在与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交流时,好像经常会用到“Para-Para(啪啦啪啦)”“Tsun-Tsun(噌噌)”这样的拟声词?

(这些词)都是在讨论如何设计的时候用的。事实上,我会用很多拟声词,感觉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笑)。用更加专业的话来说,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寻找与当前的现代主义基本原理不同的东西,虽然到现在也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不同”到底是什么,但我探索的意义也正在于此。也许未来能

...
显示全文

《建筑的声音》是建筑大师隈研吾生涯首部作品集,他选择用拟声词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建筑的理解,配合32件经典建筑作品的图片,带我们用声音去感受建筑的意境。不妨先让我们看看他对建筑的声音是如何定义的。

喳啦喳啦#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的展厅

对现代主义及建筑艺术化的批判

隈先生现在与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交流时,好像经常会用到“Para-Para(啪啦啪啦)”“Tsun-Tsun(噌噌)”这样的拟声词?

(这些词)都是在讨论如何设计的时候用的。事实上,我会用很多拟声词,感觉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笑)。用更加专业的话来说,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一直在寻找与当前的现代主义基本原理不同的东西,虽然到现在也还是没有弄清楚这个“不同”到底是什么,但我探索的意义也正在于此。也许未来能够用语言清晰地表达,但是现在,我姑且把自己最直接的感觉用接近的拟声词表达出来,再和事务所同事沟通。但是他们到底能接受到何种程度,我确实不好推测。换言之,不像现有的形态语言有明确的定义,所以只能依靠对方的感觉来理解。首先应该把这种无法定义的东西传递给他人,起投石问路的作用。重要的是,你得先把石头扔出去。

使用拟声词来描述建筑,不仅仅是对现代主义语言的批判,也是对建筑艺术化的批判。自矶崎新以来,建筑艺术化成为20 世纪后半期之后的世界主流。20 世纪前半期是工业现代主义,此后便成了艺术现代主义,矶崎先生将其称为“手法”。相对于20 世纪70 年代的现代主义,他虽然提出了“手法”这一概念,却总是沉溺于“过去的现代主义是功能主义”这一说法,除此之外便再无具体的方法论了。而古典主义或者哥特式建筑的方法论是更加清晰有逻辑的,相对而言,现代主义只拥有底层架空、屋顶花园、玻璃幕墙这种贫瘠单薄的表达方式。

矶崎先生批判现代主义的“贫瘠”,比如全都是方形或者方形图案的重复,或是波浪形等几何图案,这种由客观、科学形态产生的手法。矶崎先生正是通过“手法”这一概念的提出,批判了现代主义的幼稚与虚构,抨击其虽以科学为构架,内核却毫无科学性。

可是“手法”这个概念值得探讨之处在于,它可以说是复古主义的一种新说法,对建筑世界来说是一种束缚。凡是不属于复古几何学的都排除,凡是不属“手法”范围的都是庸俗,这样建立起了一种强烈的排他系统。然而我自从事建筑设计业伊始,就认为脱离“手法”这样形式化的东西,跳出既成的几何学才是最有乐趣的。

然而一旦概括成语言,则又像“手法”一样被逻辑束缚,成了一种形态的东西,因此我会先用拟声词归类再与事务所成员沟通,然后根据他们给予的反馈来推进设计工作。这样一来,也出现了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拟声词作为在探索建筑新原理过程中使用的工具,也尽可能减少了语言上的束缚。

的确,语言一般具有定义清楚、明确的作用,而拟声词却没有清晰明确的定义,这也正是拟声词的独特之处。建筑中使用现成的语言,反而会把建筑限制住,落入矶崎式的陷阱之中。因此,我认为需要从语言中跳出来。

啪嗒啪嗒#麦克唐纳大道教育与运动综合设施

身体经验程度之上的语言

拟声词并非建筑师的操作对象,而是将建筑与人类摆在同等地位。建筑师也并非建筑的主导者,而是与使用者一起游走于建筑中。这样一种基于身心体验的、动物性的声音感受就是拟声词。

身体的感觉多由实物触发。以拟声词举例,“Zara-Zara(喳啦喳啦)”这个词就能让人联想到该物体的状态与普遍印象。

如果摈弃抽象化,考虑得更具体,那就要讨论物质这一概念。物质,实际上并非完全科学、客观。从建筑性的经验来看,物质更像是一种极其主观的、精神性的、有生命的东西。

举个例子,在接触到土壤时,许多人除了能感受到粉末的状态,还会有脏兮兮、温暖等感受。物质不仅局限于近代科学意义上客观的东西,更是一种即时的触感。

德勒兹等人也对此说法展开过激烈的讨论。比如,硬度也是一种主观的感受。一般观点认为水是柔和的,但是当从高处跳入水里时就会觉得水十分坚硬。同理,一般在科学工作者眼里很客观的“温度”,实际上也是相当主观的。专注于大栗博司的重力论的原广司,最近经常表明类似的观点。他提出,我们通常认为客观、可测量的硬度、温度,实际上都是相对、无法测量的,这也是宇宙物理学的最新观点。随着科学的发展,物质与主观意识的界限变得模糊,绝对客观的世界开始崩溃。

我提出物质是体验性的东西这一看法也正基于此。物质是源于体验的,是有灵魂的东西。这或许会被认为是精神性或者某种原始主义的观点,其实不然。最新的科学成果表明,物质与精神、体验并非泾渭分明,这也是我想将之用于建筑的出发点。


隈研吾的11种建筑声音:

啪啦啪啦 — Para-Para / 沙啦沙啦 — Sara-Sara/ 骨碌骨碌 — Guru-Guru/ 啪嗒啪嗒 — Pata-Pata/ 吱嘎吱嘎 — Giza-Giza/ 喳啦喳啦 — Zara-Zara/ 噌噌 — Tsun-Tsun/ 嗖嗖 — Suke-Suke/ 呣呀呣呀 — Mojya-Mojya/ 噗啦噗啦 — Pera-Pera/ 呼哇呼哇 — Fuwa-Fuwa


本文内容和图片均来自新经典出版发行的《建筑的声音》一书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建筑的声音的更多书评

推荐建筑的声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