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 日出 8.5分

日出

懒癌患者

陈白露,她从竹均,如此清新脱俗的不谙世事的少女变成了知名的白露,过的繁花似锦,纸醉金迷,在花花世界和各个先生老爷打交道。她在华美中沉沦,堕落。殊不知,她华美的旗袍上早已爬满了虱子。这虱子会吃人,它会侵蚀着潘四爷的钱财,它会侵蚀着方达生对她的一片痴情,最后它也会吃掉白露自己。失子之痛,被弃之伤,爱情在她眼里便变得不实际,是不如面包的东西。她的爱随着婚后枯燥乏味的生活死去,随着诗人的理想飘去。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对现在处处逢迎迁就深恶痛绝的心。她也是和达生那样愤愤不平,可周遭哪个不是金八,他们如鬼魂一般纠缠不休,四处飘荡,蚕食着她们这些弱势群体。她对小东西抱以怜悯同情,达生也是奔波于烟红柳巷之地想要解救小东西,她才15岁,如花似锦的年纪,却被卖到妓院,氤氲着烟和脂粉气的污秽之地。她有傲气,想要保住她洁白的身子,但在黑三,这兽一般养父的辱骂,耳光和鞭打下,她无力抵抗,最后以哀怨的吊死而结束生命。

这弱肉强食的名利场,除了他金八依旧高高在上,谁是不苦的?潘四爷不苦,是,他拥有白银满箱,金银满屋,能和白露调调情,对下人颐指气使,可他还不是用尽了心机,为了更大的欲望而投上他的...

显示全文

陈白露,她从竹均,如此清新脱俗的不谙世事的少女变成了知名的白露,过的繁花似锦,纸醉金迷,在花花世界和各个先生老爷打交道。她在华美中沉沦,堕落。殊不知,她华美的旗袍上早已爬满了虱子。这虱子会吃人,它会侵蚀着潘四爷的钱财,它会侵蚀着方达生对她的一片痴情,最后它也会吃掉白露自己。失子之痛,被弃之伤,爱情在她眼里便变得不实际,是不如面包的东西。她的爱随着婚后枯燥乏味的生活死去,随着诗人的理想飘去。她光鲜亮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对现在处处逢迎迁就深恶痛绝的心。她也是和达生那样愤愤不平,可周遭哪个不是金八,他们如鬼魂一般纠缠不休,四处飘荡,蚕食着她们这些弱势群体。她对小东西抱以怜悯同情,达生也是奔波于烟红柳巷之地想要解救小东西,她才15岁,如花似锦的年纪,却被卖到妓院,氤氲着烟和脂粉气的污秽之地。她有傲气,想要保住她洁白的身子,但在黑三,这兽一般养父的辱骂,耳光和鞭打下,她无力抵抗,最后以哀怨的吊死而结束生命。

这弱肉强食的名利场,除了他金八依旧高高在上,谁是不苦的?潘四爷不苦,是,他拥有白银满箱,金银满屋,能和白露调调情,对下人颐指气使,可他还不是用尽了心机,为了更大的欲望而投上他的身家性命,在商场上尔虞我诈,和金八周旋,不断去猜,去赌,可最后呢,他也是赢不了,败得惨不忍睹。

李石清,完全是虚伪自私,可恨可气的典型代表。他会为了应酬逢迎,为了证明他李石清是有资格和那些中上层的风流人物平起平坐,共同娱乐的,把那些他拼死拼活赚来的几十块钱硬是让她太太挥霍在麻将桌上,对家里的一大堆娃子的生计问题置若罔闻。在他眼里,面子,金财才是重中之重,他自卑到极点还是拼了命的往上爬。他有心计,以抓住潘先生的把柄暗自窃喜,以为有机会可以和他平起平坐,态度转换的令人毛骨悚然。他如疯了一般对潘四爷的翻脸不认人很是鄙夷不齿,甚至不顾及自己奄奄一息的孩儿,要先幸灾乐祸个够才好,一鼓作气把潘四爷咒骂个痛快才好。他儿子的断气似乎是他所作所为的报应,可想来,他难道不是个可悲之人?他对黄省三这样的老实人并不怀有一点同情之心,甚至痛恨他的安分守己,认为这是他的愚蠢,是他自作自受才让自己过的连妓院门前打快板的乞丐都不如。可我认为,他李石清他对老实人的痛恨也是他不能老实的些许无奈羞愧的映射。

黄省三勤勤恳恳,一天到晚地写,就只为全家能填饱肚子。可在那个充满了兽和虫蚁的鬼魅之地,他的一点温饱都是奢望,几十块钱在麻将桌上只是玩物消遣的资本,可在他那里却是救命钱,他们都不给。我活着他们不让我活,我想死他们也不让我死,在这个生与死都不由自己控制的社会下这些老百姓能希冀些什么。看到一篇笔记中提到,我们看 日出 时,往往哀黄省三而恨李石清,殊不知,黄省三进一步便是李石清,他李石清退一步便是黄省三。在这个吃人的世界,想入门就得把自己变成兽。

太阳出来了,黑暗在后面。可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去睡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出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