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诸社会领域及权力》读书笔记

圣卡奇亚诺
法学的着眼点与社会学的着眼点之间的区别,在原则上也规定了法律和经济的区别。

法律的正确含义:用陈述的内容构成一种秩序,一种被看作是对特定人群的行为有规约作用的秩序。所有的陈述都是可以组合在一个系统中的,这个系统在逻辑上是圆融贯通的,不存在内在矛盾的。这种系统就是法学意义上的“法律秩序”。

法学理论的理想“法律秩序”与实际经济行为的世界并无任何直接关系,因为二者乃处于不同的层面上。一方处于“应然”的领域。一方处于“实然”的领域。

绝大多数参与者以某种符合法律规范的方法行事,并不是把这看作是一种法律义务而加以遵守。而是因为周围环境称许这种行为而非难相反的行为。或者知识出于对某种生活惯例的不加反思的习惯而已。

在一个群体中被一致认为有效的规范,绝非全部是“法律规范”。构成一共同体之强制性机构的那些人,也绝非是全部公务职能都关乎法律强制。

依靠暴力的法律强制乃是由国家垄断的。

通常所谓一个法律规范的有效性,绝非内在地就意味着:存在着上面所说的那样一套强制机构,在大多数情况下,遵守的动机主要是功利的,或伦理的,或主管因袭的,亦即害怕受到周围环境的非难。
<...
显示全文
法学的着眼点与社会学的着眼点之间的区别,在原则上也规定了法律和经济的区别。

法律的正确含义:用陈述的内容构成一种秩序,一种被看作是对特定人群的行为有规约作用的秩序。所有的陈述都是可以组合在一个系统中的,这个系统在逻辑上是圆融贯通的,不存在内在矛盾的。这种系统就是法学意义上的“法律秩序”。

法学理论的理想“法律秩序”与实际经济行为的世界并无任何直接关系,因为二者乃处于不同的层面上。一方处于“应然”的领域。一方处于“实然”的领域。

绝大多数参与者以某种符合法律规范的方法行事,并不是把这看作是一种法律义务而加以遵守。而是因为周围环境称许这种行为而非难相反的行为。或者知识出于对某种生活惯例的不加反思的习惯而已。

在一个群体中被一致认为有效的规范,绝非全部是“法律规范”。构成一共同体之强制性机构的那些人,也绝非是全部公务职能都关乎法律强制。

依靠暴力的法律强制乃是由国家垄断的。

通常所谓一个法律规范的有效性,绝非内在地就意味着:存在着上面所说的那样一套强制机构,在大多数情况下,遵守的动机主要是功利的,或伦理的,或主管因袭的,亦即害怕受到周围环境的非难。

在“国家”存在的环境下,一项“权力”是由政治权威的强制性权力保障的。

政治机构的强制性功能并不总是可以确切预料的,政治共同体的强制性机构所行使的法律性强制常常无法匹敌其他权威——如宗教权威,的强制性权力。

在欧洲大陆法系范围之外,现代国家明确承认其他组织的规范“有效性”,并审查其具体情形并非罕见。

对传统的任何背离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都无异于扰乱一个有机体的功能,这反过来似乎又强化了习俗。

历史经验表明,当存在强烈的宗教信仰时,惯例以及外部环境的认可或非难便会产生某种希望或信念,希望并相信超自然的权威亦将奖赏或惩罚那些现实世界认可或非难的行动。在某一个特定规范的保障者心中便可能会产生这样的观念:即他们所面临的已不再是习俗或惯例,而是需要强制实施的法律义务。一个获得此种世纪有效性的规范被称为“习惯法”。英国“宪法”的发展便是明显的例证。

“法律戒律”一般是以宗教为条件或以惯例为条件的行为准则。他们与法律并不存在基于沿革标准上的区分。从来没有哪一个具有社会重要性的道德戒律不在某一时期称为法律命令。

方亦元
2017.10.11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经济、诸社会领域及权力(第2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