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蕤思解说 分析 (编辑中)

言辛
译者:卞之琳 《浪子回家集》

      纪徳的这本集子,总的概括来说是以象征诠释象征,通过具有象征意味的神话故事来展现“象征”的手法,特别是第一篇《纳蕤思解说——象征论》,但在我看来文章中所表现的内容已经完全超过了象征这种艺术手法,而带有了哲学的意味的对人的认识本质的分析,因而纳蕤思逐渐成为了具有母题意味的西方意象。

      纪徳将象征形象化为了临水自鉴的姿态,这是对整体美的客观关照。现实世界与水中世界有着对应的关系,现实被破坏,当然象征会被破坏,从道理上说象征被破坏并不会对现实产生影响,但是正好相反,象征的变动对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这种带有预言性质的变化,会带来因无能为力而产生的恐惧。

     为什么比起现实更爱象征的世界?远观的姿态是一种客观化的主观。行动可以改变现实,观念可以改变象征,带有幻想和希望的意味。要将行动和意念拆分,各自对应不同的世界。如果用行动去触碰象征的时候,带来的就是毁灭,就像触碰水中倒影的纳蕤思,波动与消失同步。

     如同现实的道林和...
显示全文
译者:卞之琳 《浪子回家集》

      纪徳的这本集子,总的概括来说是以象征诠释象征,通过具有象征意味的神话故事来展现“象征”的手法,特别是第一篇《纳蕤思解说——象征论》,但在我看来文章中所表现的内容已经完全超过了象征这种艺术手法,而带有了哲学的意味的对人的认识本质的分析,因而纳蕤思逐渐成为了具有母题意味的西方意象。

      纪徳将象征形象化为了临水自鉴的姿态,这是对整体美的客观关照。现实世界与水中世界有着对应的关系,现实被破坏,当然象征会被破坏,从道理上说象征被破坏并不会对现实产生影响,但是正好相反,象征的变动对心理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这种带有预言性质的变化,会带来因无能为力而产生的恐惧。

     为什么比起现实更爱象征的世界?远观的姿态是一种客观化的主观。行动可以改变现实,观念可以改变象征,带有幻想和希望的意味。要将行动和意念拆分,各自对应不同的世界。如果用行动去触碰象征的时候,带来的就是毁灭,就像触碰水中倒影的纳蕤思,波动与消失同步。

     如同现实的道林和画上的道林,虽然一直是在现实中做坏事,画像会变丑,体现现实对画像的影响;但最终是因画像的毁灭而导致现实的毁灭,不由得让人感受到意念的完全丧失产生的结果更可怕。
成画的过程其实也就是构筑起了一个理想的象征世界。卞之琳说乐园永远失去与重造,其实并不存在重造,只有新造,主人公在不断变化,毁灭了的是不能再重来的。

    “跟着瓦雷里辈年轻人出入玛拉美门下的时期”(马拉美的诗歌《海洛狄亚徳》))
    “玛拉美式的隐逸主义”“诗人只应远观”
    “纪德当时的主张是高瞻远瞩,出而不入”(这时纪德一种早期的思想,具有向上而不是堕落的选择。相比较而言,《道林》是王尔德成熟时期的著作(36岁),纪德33岁著《背德者》,38岁著《浪子回家集》,40岁著《奥斯卡·王尔德》(没有搜到))

观点总结:行动对应现实,意念对应象征;意念具有比行动更为强大的影响作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浪子回家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浪子回家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