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应许之地

石小po

因为个人比较喜欢这种有jouranlism的冷静探索调查,但还保留个人情感流于文字之间的作品,所以这本《我的应许之地》可以说是非常的对自己的胃口了。就在今年其实看了两部关于以色列的书,奥兹的《爱与黑暗的故事》和《虚构的以色列民族》,这两本书就是一个太个人,一个太学术,以至于在脑袋里留下的印迹反而都不如这本来的深。当然bug还是有的,翻译有些地方不太universal啊好像,也没有英文版直接的对照,以至于用译文的名字去搜索的时候,很多地方和人名对不上,严重减缓了读书的速度,当然比起大量翔实的内容来说,这点美中不足还是瑕不掩瑜的。

下面是一些小笔记,是基于几个比较重要的时间点的:

1936年反乌托邦的枪声,4-8月阿拉伯人的觉醒直接导致了战祸的开始,而二战的愈发激烈、犹太人和英国人联手铁腕镇压阿拉伯起义更是将冲突推向高潮,直至1938年,犹太人直面迎战;另外40年代,古特曼提出了马萨达精神,标志着20世纪40年代的犹太复国主义,并决定了之后以色列国家的未来命运;1947年,巴勒斯坦人拒绝执行联合国制定的分制协定(当然在此之前犹太人早就已经开始violently的驱逐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驱逐巴勒斯坦人,书里主要叙述的是吕大地区曾...

显示全文

因为个人比较喜欢这种有jouranlism的冷静探索调查,但还保留个人情感流于文字之间的作品,所以这本《我的应许之地》可以说是非常的对自己的胃口了。就在今年其实看了两部关于以色列的书,奥兹的《爱与黑暗的故事》和《虚构的以色列民族》,这两本书就是一个太个人,一个太学术,以至于在脑袋里留下的印迹反而都不如这本来的深。当然bug还是有的,翻译有些地方不太universal啊好像,也没有英文版直接的对照,以至于用译文的名字去搜索的时候,很多地方和人名对不上,严重减缓了读书的速度,当然比起大量翔实的内容来说,这点美中不足还是瑕不掩瑜的。

下面是一些小笔记,是基于几个比较重要的时间点的:

1936年反乌托邦的枪声,4-8月阿拉伯人的觉醒直接导致了战祸的开始,而二战的愈发激烈、犹太人和英国人联手铁腕镇压阿拉伯起义更是将冲突推向高潮,直至1938年,犹太人直面迎战;另外40年代,古特曼提出了马萨达精神,标志着20世纪40年代的犹太复国主义,并决定了之后以色列国家的未来命运;1947年,巴勒斯坦人拒绝执行联合国制定的分制协定(当然在此之前犹太人早就已经开始violently的驱逐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驱逐巴勒斯坦人,书里主要叙述的是吕大地区曾经的犹太-巴勒斯坦人和睦相处的关系是如何走向崩塌的),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建国;1956年,本.古里安提出必须拥有核选择(此时只有美国苏苏联和英国有核弹)并抓紧建设,直至1967年,以色列迪莫纳反应堆隐晦地承认有能力组件核装置,并开始震慑中东地区;1967年6月5日,以色列出动了全部空军,对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等阿拉伯国家发动了大规模的“主动出击”并直接导致了六日战争的胜利,然而1973年的赎罪日战争,则给了以色列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最后战争以以色列胜利为结束,但痛苦的挫败和战争后的创伤则直接导致了以色列人民“无政府主义”的横行,背离工党曾经搞建设,将人民福祉和集体主义与以色列复国主义结合的节奏,开始了左(诉诸归还约旦河西岸换和平)右翼(诉诸吞并约旦河西岸以换和平贯彻大以色列)对彼此的指责(虽然1977年右翼突然崛起,利库德党成为多数党但其实大节奏已经更加个人主义而绝非曾经的集体主义了),再之后,中东地区经过了33年充满暗流涌动的平静,直到2000年来自叙利亚的恐怖袭击,2006年黎巴嫩的第二次战争(由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民兵组织发起)挑战了中东的局势,而伊朗越发严重的核危机,也让沉溺于享乐多年的以色列领导人重视了中东的局面,但此时再次拿起begin doctrine恐怕已经为时已晚,何况在没有美国的帮衬的情况下,以色列又怎能独挑potentially有核武器的伊朗和中东乱局;另外忘记说1993年的奥斯陆协定,拉宾和巴解组织(阿拉伯方面比较稳定的大佬)的阿拉法特签署了奥斯陆协定。

在补充一下自己的知识盲点:东方的犹太人(塞法迪犹太人,讲希伯来语,沙斯党)vs世俗的阿是克纳齐犹太人(德国莱茵河一代往东欧迁徙的犹太人,讲意第绪语),这两种犹太人之间是有鄙视链存在的,本来的所谓以色列国,也其实是更加的“世俗”化,或“civilized”化的,但后来为了保证“犹太人”的比例占优,东方犹太人大量返迁回以色列,然而这种force to的融入却并没有导致真正两种犹太人文化上的弥合,以色列的而东方犹太人,就如同美国的黑人一样备受孤立,且文化建立的基础(社区、父权、会所)被瓦解(可能也不是故意的,而是所谓西式的大熔炉也许真的不适合东方的犹太人),甚至70年代出现的都是黑豹党,妥妥遥遥呼应了一番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不得不说,最开始的以色列还是挺欣欣向荣的,虽然在40年代因为配给制导致国际经济趋于崩溃,但经济上的问题显然难不倒会算计的犹太人,创造以色列经济奇迹的三个举措,公共贷款建/购新房、基布兹和莫沙夫,还有大力发展的工业,再加上德国及时来的赔款和向美帝伸出的债券手,让以色列的这个中央集权政府发挥出了非常宏大的力量,而整个社会也是一股子社会民主主义,重视现代化和经济发展,道德代价什么的没有人去来的及思考。(当然这也是源于地缘给带来的优势,1957年,大多数的巴勒斯坦人还没有将自己定义为独立的民族,更别说世界范围内视其为独立合法的国家实体),而且此时在以色列,连大屠杀的话题都没有空间(这颇像德国68一代之前的岁月),但没有思考直接导致了精神上一环的缺失,这种和自己文化与历史之间的背离势必造成国家根基上的丢失。这也直接导致了73年之后,定居点更加严重的问题(奥弗拉的非法性),以及曾经高高在上的精英逝去后,反对工党的左右两翼徒劳的争端。

最后说一点,读到DJ和毒品的那一章节的时候,其实非常震撼,尤其是在这么一个宗教性的国家里,同性恋居然开始变得不是个事儿,于是强烈地感受到了整个国家被divided的状态,也理解了作者所说,“北部的市民在他们的国家里变成了难民,但太多的其他人生活如常,并不真正在意”是什么意思。当社会凝聚力已经被腐蚀的岌岌可危,即使经济增长率仍然可以居高不下,但这个社会仍然危如累卵。更何况,这个社会已经越发的贫富分化严重(大量国家经费分配到福利上),且人口分布现在也越来越不均匀(世俗的犹太人分分钟被东方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数量上干掉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应许之地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应许之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