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社会形态 三代社会形态 评价人数不足

醍醐灌顶——中国无奴隶社会发展阶段

旗帜鲜明的青
2017-10-11 10:39:22
我是无意中在图书馆发现的张广志、李学功两位先生的书,原本只是想随便翻一翻。对于夏商西周这段历史,我一向不太在意——漫长的奴隶制社会、稀少的文献、缓慢的变化......这些都是以往在历史的学习中留下的印象,一直都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争论仅仅在于中国的奴隶制社会是在何时消亡。但当翻开这本书、被书所吸引进去的时候,自己对中古史观念的变化一发不可收拾:原来还可以是这么回事!
       张广志先生在书中越过几十年来史学界对于古代史分期的大争论,直击要害——中国是否一定要经历奴隶社会?奴隶社会在中国古代真的存在过吗?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发问,因为这两个问题一旦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那么就意味着几十年关于古代史分期的争论是建立在虚无基础之上的毫无意义的争论;意味着被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者奉为圭臬的社会发展模式是错误的。随即先生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进行了又一轮的质疑:对于“奴-封-资-社-共”的模式,既然中国可以跳过资本主义社会(或者说没有形成过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那么在最初为什么一定要经历奴隶社会?这一套基于西欧社会历史发展脉络提出的发展阶段真的可以套用在
...
显示全文
我是无意中在图书馆发现的张广志、李学功两位先生的书,原本只是想随便翻一翻。对于夏商西周这段历史,我一向不太在意——漫长的奴隶制社会、稀少的文献、缓慢的变化......这些都是以往在历史的学习中留下的印象,一直都以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争论仅仅在于中国的奴隶制社会是在何时消亡。但当翻开这本书、被书所吸引进去的时候,自己对中古史观念的变化一发不可收拾:原来还可以是这么回事!
       张广志先生在书中越过几十年来史学界对于古代史分期的大争论,直击要害——中国是否一定要经历奴隶社会?奴隶社会在中国古代真的存在过吗?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发问,因为这两个问题一旦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那么就意味着几十年关于古代史分期的争论是建立在虚无基础之上的毫无意义的争论;意味着被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者奉为圭臬的社会发展模式是错误的。随即先生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进行了又一轮的质疑:对于“奴-封-资-社-共”的模式,既然中国可以跳过资本主义社会(或者说没有形成过真正意义上的资本主义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那么在最初为什么一定要经历奴隶社会?这一套基于西欧社会历史发展脉络提出的发展阶段真的可以套用在中国的古代史上吗?或许我们更应该跳出西方史学思维的限制,在深入探讨中古史的社会特征之后,建立起一套基于中国历史实情的发展脉络。
       村社问题是全书的核心,也是先生否定中国奴隶社会的有力武器。中国在经历原始社会进入阶级社会后,原有的族群聚居的形式并未像西欧那样消亡,原有的族群聚落形成所谓“村社”,它是一种地缘、血缘的统一体,也是政社合一的组织形式,不但不会消亡,反而成为早期国家维持生产、保证剥削的社会基础,国家通过所征服的大大小小的村社来保持国家赋役(贡、助、彻)的正常进行——大体是每村社有共同耕种的公田,还有维持生活的份地,份地每年一轮换,即井田制。同时也是兵源的重要保证(西周出于对商的殖民统治,只允许“国人”当兵,庶人兵农合一,士阶层则不事生产),一切的剥削都隐藏在公有制的外表中。在夏商西周三代生产力的制约下,人们始终无法也不可能摆脱村社的影响成为个体独立的小农。在这样的村社共同体社会中,更强调的是个人融入集体中,这也使得中国文化一开始就带有压抑个性、注重集体、忽略思辨、强调实事的特征。
       这样基于公有制的社会形态随着铁器与牛耕时代的到来而逐渐瓦解,春秋时期是其过渡期。铁器与牛耕的出现使个体的生产生存能力大为增加,村社中的公田渐渐无人再耕,国家统治阶级从公田中得到的贡赋也越来越少;份地每年的轮换也越来越艰难,私有制正在悄然孕育之中。生产力的变革使得耕地的面积越来越大,土地和劳动力成为重要的资源,各国之间争夺土地的战争也越来越频繁而又惨烈,战争的形式也越来越复杂,经过春秋的过渡期,最终在战国时代迎来了中古史上最剧烈的变革。村社制的瓦解和战争的频仍使各国不得不找寻新的形式来控制人口和财富,战国时代的先后多次变化运动,以商鞅变法最为彻底:取消村社而采取什伍制来控制人口,男丁成年后必须分居,土地收归国有再进行分配,国家赋税按土地征收,地方行政采取郡县制,建立专职强大的军队,采取军功爵制......虽然不是出自统治者的原意,但中国的私有制在这段时间内无可避免的形成了,同时形成的还有延续2000多年的专制体制。在这个礼乐崩坏、各国纷争、新的统治思想还没形成的时代,贵族阶层崩溃;学术下移;尚贤、养士风气盛行;百家争鸣;知识阶层与当权阶层还未融合一体,形成了中国思想最为活跃的轴心时代,但需要注意的是思想并不是凭空产生的,除了少数极端思想外,不管该贵族改良派还是地主阶级变法派,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尊君专制。
       古代并非没有奴隶。在个体小农形成以前,奴隶来源有三:战争俘获、犯罪充奴、奴隶生子。其中战争俘获是奴隶绝大多数的来源。那么战俘的用途呢,有三:人祭、生产、家内奴隶。三种使用途径中家内奴隶不是生产也显然不可能占有社会主体,确实有大批的青壮战俘被用做人祭但更与社会制度无关,而被用做生产的战俘,他们全部都沦为奴隶了吗?在公有制村社体制下,没有什么共同体会去花费大量财富养活如此大批的奴隶,大批的奴隶的役使是建立在财产私有制的基础上的,当时处理战俘的最好方法是组织他们结社生产,这样的情况显然不能称他们为奴隶,即使有一小部分沦为奴隶,这绝不会是生产的主体,更无从称之为奴隶社会。有趣的是,随着私有制的建立,奴隶的数量反而变得更多起来。这时的奴隶更多的来源于破产的小农,奴隶问题一直是秦汉时期严重的社会问题,这段时期的改革必都会涉及限田和释放奴婢。但也不能说秦汉是奴隶社会,因为社会的主要生产力还是小农,而破产小农的去向也不仅仅只有沦为奴隶这一条,奴隶始终是一种补充的形式存在着。
       以上是我在第一遍读完后产生的粗浅的理解,只能触及到一些皮毛,可能无意中还夹着一些个人幼稚的看法。不过可惜的是,这本书在网上已经无书在卖,豆瓣里也竟没有一个评价,在图书馆发现的这本书的扉页上也赫然印着“友情赠送”,显然流传不广。我的水平无法做出什么评判,但读完这本书顿时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只在一种思想里浸淫难免会烂掉,希望这个曾让郭沫若回避的问题会有更多的人去讨论,思想的魅力不就在于级激烈地交锋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三代社会形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