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孤单的孩子呀

欧阳锋
2017-10-11 09:08:32

阿丁问阿翔:“当歌手是不是很难啊?”

阿翔回答说:“其实这是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行业。”

丁不满意这个答案,于是又强调了一遍:“我是说当歌手是不是需要什么条件啊?”

“大概就像是一个人开着船,在黑暗无边的雾里吧。” “可是你们不都是一大群人热热闹闹的吗?怎么会这么惨?” “那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阿丁不明白,只是摇着头喃喃道:“你们好奇怪哦,你们这种人……”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听了逼哥在义乌隔壁酒吧唱的《梵高先生》,那天他喝多了,说是最后一次唱这首歌。台下观众依旧骂着逗趣的“傻逼”和其他有的没的的话,酒吧气氛很热闹,但是当他带着哭腔嘶吼出“谁的父亲死了,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谁的爱人走了,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大家都安静了,悲伤的余音缭绕在空空的酒吧上空。

后来啊,后来他们又恢复了喧闹——听歌的人总是最无情的。

我不知道他哭了没有,反正我听了一晚上,也哭了一晚上。如果说以前我是因为《回答》而喜欢上他,那么那天晚上,我则是爱上了这个忧郁的男人。

升哥说喜欢人家称他“写作的人”胜于“歌星”,也期许能永远地写下去……嗯,像个孩子似的的陈升,一定要继续写下去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咸鱼的滋味的更多书评

推荐咸鱼的滋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