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标点乱说一气

珍妮

看完向日葵不开的夏天 脑子里全是蜘蛛蜥蜴折断腿的尸体嘴里的香皂死人的转世童年的阴影 谎言 臆想 残暴不仁 小孩 老爷爷 三花猫 无数的伏笔 似是而非的bug都随着真相大白变得索然无味 日本总是能给人惊喜啊 上一次感受这种震荡是在嫌疑人x的献身末尾看到“呕出灵魂”四个字

「大概大学是阅读的死敌」

突然记起一个旁枝末节 很多年以前凭职务之便借由私心在学校办了场影展 就两块展板 放在人流的必经之路 是在桂林一个什么寨子里拍的 我叫它们「民族的诡计」还很装比地署名罗不慌 后来那张我最喜欢的 女人被钉死在柱子上流血的木雕 的照片被谁取下来带走了 我第一反应不是生气 是一阵不露声色的狂喜 无论是谁 感谢他 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 擅自带走了这张照片

邱晨说 表达的本身就是澄清的过程 这么久以来我都在逃避像那时一样渴望「表达」的我的本性 怕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 来去我也被贴了很多标签 几个小时前还有人说 「你拍的照片 有些难懂」 其实吧我自己也不懂 不想当罗老师(另一个)说的“反馈黑洞” 于是意识到 也许 文字和照片就是我的武器

写于今年6月7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向日葵不开的夏天的更多书评

推荐向日葵不开的夏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