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的眼睛

十年踪石

"她心里实在太明白了,迷魂汤也迷糊不了她,她会记得自己投胎前的话,会做她投胎前的事。"这是小说结尾,二大给平讲孙家媳妇、蛮人祖奶奶的故事时的一段话。

这段话大概也是给第九个寡妇——王葡萄的最佳注脚了吧。

在外人看来,王葡萄或许只是个不安分的寡妇,"政治觉悟不高",多次穿破鞋。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严歌苓的笔下,我看到更多的是她的魅力与闪亮,不在于美艳,而在于她六岁的眼睛。

她六岁被二大买回来当儿媳,圆房两个月,丈夫铁铜就死于日本鬼子枪下。但她注定不像那八个"英雄寡妇",不久她就爱上了一个琴师。但这次爱恋,我想更多只是身子的爱恋。

王葡萄的心只有一小瓣给了这位琴师,正如她的一小瓣心给了孙少勇。抗战结束后,少勇回来了,葡萄却发现眼前的二哥再也不是年少时玩得好的她心上的情哥哥。她身子给了他,但心不会给他,甚而咬定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因为当年拼命护住孩子不让其被砍、当年心软得见到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猫的少勇如今竟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向组织建议枪毙自己的父亲——被错划为地主恶霸的二大。

再之后,葡萄的男人是史冬喜,这个长相丑...

显示全文

"她心里实在太明白了,迷魂汤也迷糊不了她,她会记得自己投胎前的话,会做她投胎前的事。"这是小说结尾,二大给平讲孙家媳妇、蛮人祖奶奶的故事时的一段话。

这段话大概也是给第九个寡妇——王葡萄的最佳注脚了吧。

在外人看来,王葡萄或许只是个不安分的寡妇,"政治觉悟不高",多次穿破鞋。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严歌苓的笔下,我看到更多的是她的魅力与闪亮,不在于美艳,而在于她六岁的眼睛。

她六岁被二大买回来当儿媳,圆房两个月,丈夫铁铜就死于日本鬼子枪下。但她注定不像那八个"英雄寡妇",不久她就爱上了一个琴师。但这次爱恋,我想更多只是身子的爱恋。

王葡萄的心只有一小瓣给了这位琴师,正如她的一小瓣心给了孙少勇。抗战结束后,少勇回来了,葡萄却发现眼前的二哥再也不是年少时玩得好的她心上的情哥哥。她身子给了他,但心不会给他,甚而咬定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因为当年拼命护住孩子不让其被砍、当年心软得见到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猫的少勇如今竟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向组织建议枪毙自己的父亲——被错划为地主恶霸的二大。

再之后,葡萄的男人是史冬喜,这个长相丑陋的男人。但葡萄最爱他。动了心的爱。她说不出理由的爱他。但显然,史冬喜的纯朴忠厚让他具有别人所没有的对葡萄的吸引力。冬喜死于雨夜,为了救半瘫的老人而葬身于崩塌的窑洞。

冬喜死后,葡萄再看到当年莽撞而羞涩的春喜时发现他已长大。葡萄努力想从春喜那里寻找冬喜的影子。很像,很多方面都像。但两者之间性格为人又相差太远。王葡萄不喜欢春喜,喜欢也只是身子的喜欢。春喜好大喜功,不像他哥哥,是全身心想着为父老乡亲好的。春喜从小就是孩子精,不像他哥哥,纯朴忠厚老实。

老朴来了,葡萄把最大的秘密告诉了他。葡萄信赖他,跟他交心。老朴起起落落,葡萄一如既往地待他。但老朴是留不住的,这个让王葡萄动了心的男人,这个二大也曾做着白日梦看到葡萄与之携手终老的男人,这个用心待葡萄好的简单男人。

一批一批人来了又走,王葡萄身边的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她其实比谁都拎得清。她看人的眼睛始终是六岁的眼睛,不论社会如何跌宕变化,形势如何变换,她的内心从未改变,"迷魂汤也迷糊不了她"。她知道哪些男人是她身子喜欢的,哪些男人才是她心里也喜欢的。她用六岁的眼睛审视着在她身边过来过往的男人,观察着他们的变化。

六岁的眼睛,却能把一切看得明白。少勇变了,从心仁到忤逆自私,她看得明白;冬喜虽丑,内心却忠厚实朴,她看得明白;春喜变了,从知羞知愧到自大好功,她看得明白;老朴初来,但为人可信赖,她看得明白。盯着她直愣愣的眼睛,那些男人发颤地觉得她或许疯了,但正是她这双六岁的眼睛,透过时代的迷雾,把一切都看了个明白。

她看明白了她想看的人,也做了她明白的她要做的事。什么阶级斗争政治觉悟,她不去管不去理,她只是三十年如一日藏着她的"被枪毙"了的"恶贯满盈"的"爹"。她被表彰为模范,在大会上她却公开说敢想又什么用、每个人都只是想都不干活大伙还吃什么这样"毫无政治觉悟"的话。时代给当时的人们罩上厚厚的迷雾,只有葡萄六岁的眼睛,把一切看了个明白。

外头的事再变,人再变,那个有着六岁的眼睛的王葡萄,始终没变。大概是,不可爱的时代背景下,活了个可爱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九个寡妇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九个寡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