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的金瓶世界

冬天冬瓜

对照说散本和词话本通读完《金瓶梅》,以前听人说起金瓶胜于红楼,总嗤之以鼻,今感非无道理。曹雪芹无疑深受金瓶影响,红楼有太多金瓶的影子,没有金瓶,难有红楼,两者伯仲之间,互为映照,共同擎起中国小说之天地。

红楼写墙内贵族之家,金瓶写墙外市井生活,红楼包罗人间百态,金瓶绘就社会万像,红楼保有青春之痴,金瓶唯有成人之贪,红楼用一曲哀伤挽歌悼那美好渐逝,金瓶用一部激愤之音叹那丑恶日盛。

倘若论及文学与当下的联系,则金瓶确较红楼胜之,在十六世纪商品经济繁荣的社会背景中,尚利唯金之风,放欲纵欢之人,虚饰矫伪之情,享乐崇奢之态,种种社会百态,件件人性复杂,金瓶皆已写尽言明。直到今天,金瓶描绘的那些人情世态,仍在我们的社会这般熟悉普遍,我们是否远未走出金瓶作者看到的那个世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会评会校金瓶梅(全五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会评会校金瓶梅(全五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