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文学史纲要杂谈

林堂
鲁迅的遗憾,大概是没有大部头的文学史类著作,这一点更大程度上是读者的遗憾。其《汉文学史纲要》也只是为教授学生编出的讲义,仅仅只有十篇,勉强算是一本小书。
然而短篇幅的批评,是很见功夫的。一是材料的选取,二是观点。鲁迅之前,谢无量有一本文学史,材料很是丰富,但观点上相对平淡,于史而言足够,于文学而言稍稍枯燥。但这一点也是各有流弊,胡适在其哲学史大纲里批判孔子《春秋》,为物观的历史正名,说:“《春秋》的余毒就使中国只有主观的历史,没有物观的历史。”文学史亦然,批评家有自身好恶自不必说,光这一点就难以用局外人的观点对待。但除却臧否人物在艺术的成就时,严谨的考证的必须,这一点的功劳,戴东原实属开先河之人。
汉文学史,着实是体量太大的工作,批评学家们本身得遍览书籍,又要入批评学的门道,再治文学史,这样的人物,可以称为通才了。鲁迅确是这样的人物,尽管其是弃医从文,文章多以杂文短篇小说见长,但是其《中国小说史略》的创新性为其奠定了批评家的地位。而这几篇讲义,不乏珠玉之词句。
首篇是为整个汉文学史作的序言,从结绳时代到书契,再到文字,后千年文章时代,不同时代文学,主流各异。
第二篇说诗书,...
显示全文
鲁迅的遗憾,大概是没有大部头的文学史类著作,这一点更大程度上是读者的遗憾。其《汉文学史纲要》也只是为教授学生编出的讲义,仅仅只有十篇,勉强算是一本小书。
然而短篇幅的批评,是很见功夫的。一是材料的选取,二是观点。鲁迅之前,谢无量有一本文学史,材料很是丰富,但观点上相对平淡,于史而言足够,于文学而言稍稍枯燥。但这一点也是各有流弊,胡适在其哲学史大纲里批判孔子《春秋》,为物观的历史正名,说:“《春秋》的余毒就使中国只有主观的历史,没有物观的历史。”文学史亦然,批评家有自身好恶自不必说,光这一点就难以用局外人的观点对待。但除却臧否人物在艺术的成就时,严谨的考证的必须,这一点的功劳,戴东原实属开先河之人。
汉文学史,着实是体量太大的工作,批评学家们本身得遍览书籍,又要入批评学的门道,再治文学史,这样的人物,可以称为通才了。鲁迅确是这样的人物,尽管其是弃医从文,文章多以杂文短篇小说见长,但是其《中国小说史略》的创新性为其奠定了批评家的地位。而这几篇讲义,不乏珠玉之词句。
首篇是为整个汉文学史作的序言,从结绳时代到书契,再到文字,后千年文章时代,不同时代文学,主流各异。
第二篇说诗书,周代《书》之体例有六:典,谟,训,诰,誓,命。又言诗的起源,黄帝乐词,仅存其名。《家语》谓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诗的体例,为风,赋,比,兴,雅,颂。其中对诗三百作了说明,《诗》之次第,首《国风》,次《雅》,次《颂》。历来评判诗经者众多,孔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近人王静安谓《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著书立说的,如孔颖达《毛诗正义》最为出名,近人讲解诗经的,史学家傅斯年算奇特的,写一部讲义稿。
后有几篇,分别叙说人物,老庄,屈原,宋玉,李斯,贾谊,晁错,司马相如,司马迁。实说不同体例,先秦散文,楚辞,汉赋,史传。以人物为中心的好处,可以展开的顺畅,又可兼顾时代,叙述篇章。论及老庄,鲁迅称文辞之美富者,实为道家。孔子述而不作,是儒家的遗憾。庄子的文辞,“汪洋辟阖,仪态万方。”其意义是深远的,出世之说,是后世清流隐士的标榜。屈原宋玉一篇,鲁迅对《离骚》的评价颇高,盖因楚辞的华丽词藻,与《诗》是迥异的。李斯的功劳,在《仓颉》与隶书。其文采颇高,可见于《谏逐客》。其后三者,皆是汉赋代表。最著名的司马相如,今人熟悉的,莫过与卓文君的爱情,其文赋,《子虚》《上林》而已。司马迁的故事,和史记一样流传。然其受《春秋》的影响,加许多自我的情感与判断,是史记的缺憾。但这一点缺憾,却成就其文采,因祸得福。
剩下的几篇,分别说汉时的楚声,藩国武帝文术。楚声中,高祖有大风歌。藩国中精通文术者,有邹阳,枚乘。武帝时有东方朔,枚皋,公孙宏,苏武。
十篇文章,有其短长,却也只是不完备的文学史。但其中文采观点,是鲁迅的独到处。批评家的好恶,应当是有辨别的好恶。常有艺品之说,我不大相信,还是倾向于文本本身的体现。此当是以后作批评的第一要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汉文学史纲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