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菊与刀 8.3分

日本文化的本质是儒家文化的继承与变形

饭没
2017-10-10 22:13:31

日本文化的本质是儒家文化的继承与变形 1.日本人应该是阳明哲学的最好继承者,意志坚定,行动力强,善于执行基本成为日本人被世人公认的特质。 2.日本人的孝义精神与情面文化实质也是儒家文化的继承与延伸,按照《菊与刀》作者所言,因为缺少了对儒家仁的继承,所以难免会走入极端,出现愚忠愚孝情形。 3.日本的等级制度可谓是深入日本人骨髓的理念,尊卑有序本身便是儒家文化的精神内核,但日本人对等级与秩序的极端依赖,对恩情与名声的过分看重,导致其常谨小慎微、不善变通,乃至嫉妒敏感、心胸狭隘,可谓不智。 4.日本人注重名节,其“自杀情结”大多源于对自身名誉的维护,受恩与受辱对日本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因此他们会以执行各种礼仪来避免受辱,这正合了儒家重礼节重气节的性质,《论语》有言:“恭近于礼,远耻辱也。” 因为八年抗战的惨痛历史,国人对日本有着从未泯灭的仇恨心理与蔑视情绪,抛开这些民族情结不言,我们必须看到日本人信念笃定、行动力强、尊卑有序、知耻重义,其整体素养胜过国人,我们虽然心心念要伺机雪耻,但大多对这个邻居除了感性认识外并无理性研究,这是大隐患,万一再燃战火,胜负实是难料,因此,《菊与刀》

...
显示全文

日本文化的本质是儒家文化的继承与变形 1.日本人应该是阳明哲学的最好继承者,意志坚定,行动力强,善于执行基本成为日本人被世人公认的特质。 2.日本人的孝义精神与情面文化实质也是儒家文化的继承与延伸,按照《菊与刀》作者所言,因为缺少了对儒家仁的继承,所以难免会走入极端,出现愚忠愚孝情形。 3.日本的等级制度可谓是深入日本人骨髓的理念,尊卑有序本身便是儒家文化的精神内核,但日本人对等级与秩序的极端依赖,对恩情与名声的过分看重,导致其常谨小慎微、不善变通,乃至嫉妒敏感、心胸狭隘,可谓不智。 4.日本人注重名节,其“自杀情结”大多源于对自身名誉的维护,受恩与受辱对日本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因此他们会以执行各种礼仪来避免受辱,这正合了儒家重礼节重气节的性质,《论语》有言:“恭近于礼,远耻辱也。” 因为八年抗战的惨痛历史,国人对日本有着从未泯灭的仇恨心理与蔑视情绪,抛开这些民族情结不言,我们必须看到日本人信念笃定、行动力强、尊卑有序、知耻重义,其整体素养胜过国人,我们虽然心心念要伺机雪耻,但大多对这个邻居除了感性认识外并无理性研究,这是大隐患,万一再燃战火,胜负实是难料,因此,《菊与刀》类似的作品应该被更多国人拜读,我也希冀有更多优秀的研究日本的作品能够出自国人之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菊与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菊与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