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不为诗人,不可无诗心。

青阳

这本书其实看完已好多天了,只是一来被过敏骚扰半月余,静不下心来。二来这是我标记过最多笔记的一本书,内容过于丰富,想着要把笔记导出来,复习一遍先。话说读此书真有种回到课堂再当学子的感觉,受益匪浅。这书原是国学大师叶嘉莹当年于辅仁大学受教于顾随先生时所录课堂笔记。何为名师高徒,读此书可见一斑。 自少喜欢词诗,从来都觉得唐诗宋词两物为中国文字最美的产物。不过以往读诗词,从来都依心而行,觉得语调内容感情美就好,于其中再无深究。恰如顾老曾说:诗以美为先,意乃次要。屈子“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意固然有,而说得美。说得美虽无意亦为好诗,如孟浩然“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果然是读的越多越知道自己的不足,谦卑由生。 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当时年少,曾大爱诸如“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等义山、小杜的诗,后来年岁渐长,反更喜“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辽阔。后于书中读到顾老这段话:纯抒情的诗初读时也许喜欢。如李、杜二人,差不多初读时喜李,待经历渐多则不喜李而喜杜。盖李浮浅,杜纵不伟大也还深厚。伟大不可以强而...

显示全文

这本书其实看完已好多天了,只是一来被过敏骚扰半月余,静不下心来。二来这是我标记过最多笔记的一本书,内容过于丰富,想着要把笔记导出来,复习一遍先。话说读此书真有种回到课堂再当学子的感觉,受益匪浅。这书原是国学大师叶嘉莹当年于辅仁大学受教于顾随先生时所录课堂笔记。何为名师高徒,读此书可见一斑。 自少喜欢词诗,从来都觉得唐诗宋词两物为中国文字最美的产物。不过以往读诗词,从来都依心而行,觉得语调内容感情美就好,于其中再无深究。恰如顾老曾说:诗以美为先,意乃次要。屈子“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离骚》),意固然有,而说得美。说得美虽无意亦为好诗,如孟浩然“微云淡河汉,疏雨滴梧桐”。果然是读的越多越知道自己的不足,谦卑由生。 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当时年少,曾大爱诸如“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等义山、小杜的诗,后来年岁渐长,反更喜“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辽阔。后于书中读到顾老这段话:纯抒情的诗初读时也许喜欢。如李、杜二人,差不多初读时喜李,待经历渐多则不喜李而喜杜。盖李浮浅,杜纵不伟大也还深厚。伟大不可以强而致,若一个人极力向深厚做,该是可以做到。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 先生曾言:一种学问,总要和人之生命、生活发生关系。凡讲学的若成为一种口号或一集团,则即变为一种偶像,失去其原有之意义与生命。可见顾老思想言论的生命力,亦如论诗,他讲究要有生的色彩。因此他喜杜而不喜李,盖因李太过飘逸,惜不能入而复出;工部虽终生困苦,但感情真实,文字锤练,故成就更胜于太白。又言人要能在困苦中并不摆脱而更能出乎其外,古今诗人仅渊明一人做到。 境杀心则凡,心杀境则圣。薄衣行于雪中而能出乎其外者,这是顾老对渊明的推崇,但是于处世之道,顾老则更推崇一种“丈夫自有冲天志,不向如来行处行”勇气。曾言:人要以文学安身立命,连精神、性命都拼在上面时,不但心中不可有师之说,且不可有古人,心中不存一个人才成。学时要博学,作时要一脚踢开。这不但是先生于文学一门上的观念,于师生、读书亦如此。从师学而不似师,此方为光大师门之人。读书更是如此,不受古人欺,不受先生影响,要自己睁开一双眼睛来,拿出自己感觉来。 叶嘉莹教授评顾老讲课:先生对于诗词具有极敏锐之感受与极深刻之理解,更加之先生又兼有中国古典与西方文学两方面之学识及修养,所以先生之讲课往往旁征博引,兴会淋漓,触绪发挥,皆具妙义,可以予听者极深之感受与启迪。全任神行,一空依傍。这番读来,可谓感受颇深。心中若无草原般辽阔的学识见解,如何能讲出“跑野马”的课来。 最后以顾老一句话作结:人可不为诗人,不可无诗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古典诗词感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古典诗词感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