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与哲学家》重点摘录

空说

  • 佛的含义

梵文中佛的意思是“觉悟者”,成就真理的人。在藏文中,佛被翻译成“桑结”“桑”意思是摧毁了所有蒙蔽的负面障碍,然后从无知的黑夜中“觉醒”。“结”的意思是他已经培养了所有属于心灵和人性正面的特质。

  • 关于痛苦

痛苦是一种深沉的不满状态,可能和肉体的痛苦连在一起。根据我们对生活的目标不同,感受不同,像权利、财产、名声、感官享受,这些无法带来永久的满足,或者说不受外界动摇的内在平和。我们一辈子都在追寻这些目标,我们得到快乐的机会如同想捕鱼的农夫,但他却把渔网抛向干枯的河床。

  • 是什么创造了痛苦?

佛教的结论是痛苦来自于欲望、执着、憎恨、骄傲、嫉妒、缺乏识别力,以及所有被指定为负面的或障碍的心理状态,因为这些状态会搅乱心绪,让心堕落入一种混沌和没有安全感的状态中。这些负面情绪来自于对自我的概念一种我们珍惜而愿意不顾一切来保护“我”。

  • 平静的状态?

不要把平静和无感当作一回事。稳定的心灵修行特质之一,就是不被外界事物所影响,不论这些事物是有利或无利的。修行者的心就像大风吹不动的山,对于他遭遇...

显示全文

  • 佛的含义

梵文中佛的意思是“觉悟者”,成就真理的人。在藏文中,佛被翻译成“桑结”“桑”意思是摧毁了所有蒙蔽的负面障碍,然后从无知的黑夜中“觉醒”。“结”的意思是他已经培养了所有属于心灵和人性正面的特质。

  • 关于痛苦

痛苦是一种深沉的不满状态,可能和肉体的痛苦连在一起。根据我们对生活的目标不同,感受不同,像权利、财产、名声、感官享受,这些无法带来永久的满足,或者说不受外界动摇的内在平和。我们一辈子都在追寻这些目标,我们得到快乐的机会如同想捕鱼的农夫,但他却把渔网抛向干枯的河床。

  • 是什么创造了痛苦?

佛教的结论是痛苦来自于欲望、执着、憎恨、骄傲、嫉妒、缺乏识别力,以及所有被指定为负面的或障碍的心理状态,因为这些状态会搅乱心绪,让心堕落入一种混沌和没有安全感的状态中。这些负面情绪来自于对自我的概念一种我们珍惜而愿意不顾一切来保护“我”。

  • 平静的状态?

不要把平静和无感当作一回事。稳定的心灵修行特质之一,就是不被外界事物所影响,不论这些事物是有利或无利的。修行者的心就像大风吹不动的山,对于他遭遇的困难,他不受困扰;对于他的成功,他也不会狂喜。不过这种内在的平衡既不是无感也不是不在乎。伴随着的是一种内在的喜悦,一种心灵的开阔,这种内在的喜悦对外表现是一种不移的慈悲。

  • 心中的“我”在哪里?

“我”过去的那个念头已经死了,他不存在了,’我’又如何存在于只是一个回忆的刹那中?未来还没有发生,“我”也不可能存在于一个尚未存在的未来中。只剩下现在。如果它存在,被称为“我”的这个个体必须有些确定的特质,但是他既没有颜色,也没有形体,也没有确切的位置。你越是去找它,越是找不到。到最后你会发现“我”似乎只是一个标签,贴在一个连贯的东西上。

  • 如何面对冲突?

不排除任何所需要的方式,以及任何所需要用的力量,可是这一切绝对不能带愤怒。在内心深处,我吗必须保持一种别人无法征服的慈悲,以及别人无法耗尽的耐性。这并不是说我吗呗侵犯的时候只好被动地承受,也不是说用武力的方式来消灭侵犯者,重点是要发 i 安我吗真正的敌人就是想害人的心。我吗必须毫不同情地降服这一点。我们需要去了解这个,以及尽力让其他人也能了解。

  • 印着经文的旗子?

当一个西藏人将印着经文的旗子挂起来,他想的是:“不论吹过这些祈祷文的风吹向哪里,愿它所碰触到的所有众生,能从她们的痛苦中或者是痛苦的因中得到解脱;愿他们能获得快乐以及快乐的因”如此,他再次许下菩萨誓言。。。

  • 菩萨?

菩萨就是意境走向完美道路的人,“我暂时无力减少众生的痛苦,但愿我能够得到智慧,让我有能力帮助他们从痛苦的根源中解脱出来”

  • “平静”的意义?

就是让妄念的轮子停止转动—那永无静止、令一个念头带出另一个念头的连锁反应过程被终止了。一种觉性,一种清晰的意识状态。训练内容如下:当你试图降服意念,会发现非常困难。你的意念就像从悬崖上狂坠的瀑布,无法停止,开始意识到有这么多;下一阶段就像一条河流,在下游行进的过程中,又是碰到激流,又是平静。这表示你已经达到一种状态:除非感官被外部事物刺激,你的心基本上是平静的。到了最后一个阶段,心就像风平浪静的大海。妄念的涟漪偶尔会吹过它的表层,但是深层地带永远不被干扰。通过这种训练方式,你可以达到一种“清洗意识”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心是完全清晰的,不会不断地被妄念所缠住。

  • 物质的存在性?

源自不可能具体化,它没有实质的存在。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原子,甚至于次原子粒子,都没有真实性。它们形成一个有潜能或可能性的世界,而不是一个物体或事实的世界” 心的科学

  • 佛教心理学?

佛教被称为“心的科学”,其中一个特征就是说,仅仅能够辨认出一个情绪或是一个潜在的倾向,把它引到表面上是不够的。我吗必须懂得如何让这种念头和情绪得到解脱。念头解脱的意思就是要消除它在心中的任何痕迹,让他不要被混乱所绑架,不然它非常容易创造出连锁反应。好比说,一个“不喜欢”的念头可以转化为“敌意”,再成为“愤怒”,最后它会完全占据你的心,直到我们最后非要用行为或言语来对他人做出负面的事,而同时自己内在平静也被毁灭。我们可以完全放纵自己的冲动,但这种方式下所得到的满足都是短暂的,永远没有办法带来深沉、稳定和长久的喜悦。

  • 如何解脱念头,控制负面情绪?

向自己的心下功夫的关键不只是在辨识出自己的一年和情绪,更要让他们消融,在心的宽广空间中消失。这里有很多技巧,最重要的就是不要专注在情绪的内容上,也不要专注在引发这些情绪的原因和状况上,而是要追踪这些情绪直到它们的根源。有两种禅定的方法,一种像狗,一种像狮子。不要像小狗追石头一样,而是要像狮子一样,扑倒扔石头的人。 斩断意念的流动,不要延长过去的念头,不要激起未来的念头,就停住在那,不管多短的时间,停在此刻的感受中,不受任何妄念的束缚。慢慢的就会进步,可以在那中觉性中更持久。一面湖如果有波纹,它的水就永远是朦胧的,但如果水波平息了,泥巴沉到底部,谁的清晰度就又回来了。同样地,当妄念平息下来,心越来越清晰,到这个时候就比较容易发觉它真正的本性。 接着开始研究妄念的本质。要这么做,你甚至可能要自己故意搅起内在强烈的情绪,也许可以想一想曾经伤害过你的人,反过来也可以想一想会引起你欲望的事情。让这个情绪出现在你的意识中,用你内在的辨识力把它定住--这需要轮流运用分析式的探讨和禅定两种功能方法。最开始这个情绪会控制你,令你执着,它会不断回来,可是你必须继续仔细地研究它,它的力量到底来自于哪里?它本身并没有血肉生命,本身不具有伤害我们的能力。情绪升起之前,它在哪里?当它出现在我们心中,有任何特质吗?有确定的位置、形状和颜色吗?当它离开我们意识范围时,它会到别的地方去吗?我们越是去研究它,这个似乎很强大的念头越是逃避着,根本不可能抓住或者指出它。我吗会到达一中“找不到”的境界,然后在这境界下禅定一会。在技术上来讲,这个叫做“认识念头的空性”。是一种内在单纯的境界,一种清晰的心性和觉性,任何概念都剥光了。当你了解到念头只不过是这种觉性意识的显现,念头就会失去它们束缚的具体性。到后来,经过长期的修持,解脱的过程变得自然。当新的念头生起,它自己就会解放自己,不再会干扰,也不再会控制你的心。念头生起的一霎那,就会自我释放,不再干扰和主宰心,念头的形成与消失一样快,像是用手指在水上画画一样。

  • 如何运用心的掌控能力?

真正的耐心不是软弱,反而是力量。这意思不是说让一切被动地发生。耐性给我们力量,让我们有选择正确的行动,不因愤怒或渴望报仇而变的盲目,因为那样会夺走我们的判断能力。就像丹增仁波切说:“真正的容忍不是单纯的说,来伤害我吧”,他既不是屈服,也不是不在乎,而是伴随着勇气、心的力量和智慧,让我们避免不必要的心理痛苦,同时阻止我们掉入恶意中。 我不是说要切除掉所有属于人性的情绪,而是要得到一个宽广而平静的心,令这个心不在成为我们情绪的万物,不在被挫折所动摇,不在被成功多陶醉。如果一大把盐调进一杯水里,就没法喝了,但是如果掉进一面湖里,跟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心胸狭窄的人,总是毫无目的的受苦,只是因为他们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同时也不愿意面对他们不想要的。

  • 关于觉知?

我们觉知一个物体是否具吸引力,关键并不在物业本身,而在我吗如何感受他。“一个美女对她爱的人来说,是喜悦,对于一个苦行僧来说是干扰,对于一只狼来说是一顿美餐。”

  • 关于现象的解读?

任何独立存在的东西不可能会显现,就如同一朵花不可能出现在空中。没有一样东西时独立存在的,一切都是通过因和条件相互依存而显现。

  • 关于空性?

当佛法谈到现象的空性,说现象“现起”,但它并不以任何方式反映固定个体的存在。原子不能被视为固定的个体,以一种单一、已被决定的模式存在着。这么说,被这些物质所组成的外在大世界,怎么可能有任何固定的真实性?这一切帮助我们摧毁掉我们对现象实质性的概念。佛法用这种方式肯定现象的究竟本质时空性,而这个空性之中包含着无限可能。 佛教的目标从来不实要以物理的方式来转化外在世界,向世界下手,而是通过创造更好的人来转化外在世界,让人类发展出对自己的内在支持,形而上学处理的是究竟超越的真理,对相对现象界使用这种知识是为了要解开痛苦的绳索。 ‘不是现象把你捆住,而是你对现象的执着把你捆住’

  • 关于业力?

业就是我们行为的结果,我们种什么就收获什么。并没有任何力量强迫一个生命以某种特定的方式轮回,除了我们的行为模式所累积的力量。 我们没有理由抗拒现在的遭遇,我们的态度也不该是屈服,因为现在有机会来弥补这个状况。正确的概念就是要人情需要做的事,或者不该做的事,为的是建立快乐,从痛苦中逃离出来。如果我们了解负面行为会引导自己和他人痛苦,正面的行为会引导快乐,那就靠行动,播下善的种子来建立自己的未来。“如果你坚持吧手放到火里,你就不该希望他不会被烧到” “因为空性,一切方能存在” ,空性不是和现象分开的东西,它是现象的本质。这个观念让我们走向更大的行动自由,让我们对其他人更开放,因为我们再也不会被自我的执着和现象的具实性所困扰。 理想中,我们应该非常有选择的运用物质进步,让它不要侵犯我们的心和我们的活动。而我们自己应该吧重点放在内在发展上,因为那样可以让我们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康德:“时间本身没有存在感,它只是人类觉知现象的一种模式”。时间没有自足的存在,因为我们无法感受任何不属于刹那之外的时间。时间和空间的存在,是相对某些特定的参考系统,以及我们自己的经验。

  • 如果心灵价值不再成为一个社会激励人心的事,那么物质进步就变成一种面具,遮蔽了生命没有方向感的事实。医学的理想就是要让每一个人活到一百岁以上,而不掉一颗牙齿。心灵道路的目标就是要从意识的河流中消除任何傲慢、嫉妒、憎恨、贪婪等痕迹,让人无法做出任何伤害其他众生的事。以为智者不会不去享受医疗的好处,或者航空旅行的方便,但是他最求这些方便,绝对不会像对心灵追寻一样重视。
  • 如何把修行和一般生活做一个协调?

所谓的禅定并不是坐下来几分钟,为了要得到一种圣人式的平静。禅定是一种分析和思考的方法,让我们去了解心的本性和运作,让我们辨认事情真正的面貌。后禅定包括如何在生活中运用产定所得到的了解,让我们有更开放的心,加强善良和耐性。就是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 如果世界只不过是一个幻想,何必去经营事业?

对于一个隐士来说,没有错。对于活在这个幻想中的我们来说,世界完全是真的。虽然世界的本性是幻象,这也不能阻止因果定律的发生。物理学家认为电子不是小炮弹,而是聚集的能量。这样一句话完全不能一直医学发展和减轻人类痛苦的需求,以及解决人类日常生活问题的需求。就算个体错组成的外在世界没有真实的存在,但是用各种可能的方式减轻众生的痛苦,尽自己所能来增加所有众生的福祉也是正当的。 虽然自我,一个视为独立存在的个体并不存在,我们现在是什么,仍然是依据过去的结果。行为一定会带来结果。最重要的不是身份的问题,而是连续性的问题一个负面行为不可能转化成快乐,就如同一颗毒草种子不可能长成一颗柠檬树。

  • 如何控制念头?

当年头升起时观察它,追踪它的根,了解它完全缺乏实质性。如此一来念头得到解脱。念头不会再转化成愤怒、欲望等。不管状况是什么,我们不在成为念头的奴隶。 真正的目标在于不变成感官世界的奴隶,不再因它而受苦,不再像飞蛾扑火,被火吸引,最后却又要被火烧死。一个不受任何执着牵引的人,不但能够自由地享受世界和众生所有的美,同时还可以回到世界本身,发挥无限的慈悲,不再成为负面情绪的玩物。

  • 学习的结果是更能控制自己,修行的结果是使自己负面的情绪减少。
  • 罪恶就是使意识偏离真理,因为罪恶是妄念和自私的结果,它包含了对自己的处罚,上帝不做处罚。
  • 苦行主义的目标就是掌控心。除了这个目标,苦行主义还有什么用处?
  • 不要只顾着梯子,要记得你爬向哪里。
  • 西方的价值观?

西方社会吧自己放置在时间之中,以时间来创造永恒变化,是人类进步不可缺少的因素。要走向完美就必须依赖历史进步,必须依赖人类创造新状况和新价值的能力。

  • 佛教的价值观

因为我们在自己之内找不到快乐,只好极度地向外找,在实物中,在经验中,在越来越奇怪的思考和行为模式中。简而言之,我们让自己离快乐越来越远,因为我们一直在不可能找到它的地方拼命找。 佛教认为:“一个人满足于自己所拥有的,手中已经持有宝藏”。不满足的心态出自一种习惯,认为多余的东西是必要的。这不单是财富问题,也是舒适、享乐、以及累积“没有用的知识”的问题。只有一样东西是我们永远不应该满足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智慧。也只有一种努力应被视为永远不足,就是努力走向心灵进步,实现他人福祉。

  • 智慧就是受苦,至少智慧是要通过受苦才能得到。“心灵修持是先苦后甘,世俗事务是先甘后苦。”开始,什么都不来;中间,什么都留不住;最后,什么都不会离开。受苦,反而定义为以“努力的形态所呈现的喜悦。”
  • 佛教的立场?

佛教徒会接收现在,因为所发生的事是过去行为的结果,但是未来完全要看他自己,他永远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能够看到自我不是真实存在,不会让我们毫不在乎地接受任何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反而会让我们更自有地行动,不收“我”的束缚,不因这么喜爱自己而认为永恒具体地存在等等,不断制造一连串吸引和排斥反应。从自我中心解脱出来,让我们能有更大的行动自由。过去已经演过了,但是未来还没有。 如果采取行动的人有智慧让自己从主观性、欲望以及本身跳开,去考虑他本身之外更广泛的事,这是非常有用的。这能保证他在所做的任何事中会享有更大的主控力,会更具有宇宙性,会对他人有更大的意义,也更有能力了解世界,对自己下功夫。 一个人无法反抗自己种下的因,但是他可以建立未来,学会分辨什么事会引导他走向痛苦,什么事会使他从痛苦中解脱。这和宿命地去接收一个不可避免的未来是非常不同的。

  • 哲学家的结论

古希腊哲学家目标是要成为一个好人,过好生活,从中得到救赎和快乐,同事通过加到和以身作则的方式,把智慧的道路指引给所有有愿意步上这条路的人。所以在古代,哲学是一个人生活方式的内在蜕变。 智者要义什么程度来干涉?这是一个古老的辩论。“智者应该过问政治吗”,伊壁鸠鲁派说:“不,除非被情景的急迫性所逼”。斯多葛派的说:“要,除非因某种因素而被阻止” 我可以做以下结论:西方在科学上胜利了,但是它再也没有有效的智慧和伦理系统。东方能带给我们伦理,能教导我们如何过的更好,但这是些缺乏理论基础。佛教必须接受这种限制,智慧永远只能是一种推论。自从佛陀和苏格拉底以来,人民努力把智慧变成一门科学,但都不成功。如果一定要从可以师范的知识中取出一种伦理系统或生活艺术,也是不成功的。智慧的根据不是科学印证,科学印证也不导向智慧。虽然如此,两者存在,永不可缺,永远分开,永远相称。

  • 僧侣的结论

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佛法对这个答案指出,所有人在生命中寻找的就是快乐。这种快乐就是让自己知道,我们可以发挥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潜力,了解到心得真正和究竟本性。对一个懂得赋予生命意义的人,每一刹那就像一支射向靶的箭;不懂的赋予生命意义会感到挫败,会有无力,甚至会令人走向最终的失败,—自杀。 快乐的意义必然包含着智慧。如果缺乏智慧,就不可能改正我们不快乐的因--占据人心中的不满足感。这种不满足感来自—憎恨、嫉妒、执着、贪婪和骄傲。这些起自于自我为中心的世界观,以及对“自我”概念的强大执着。快乐必要因素可以用是三个词概括:利他、爱和慈悲。如果我们周围随时有人在受苦,我们如何快乐?我们的快乐和他人的快乐是深切连接在一起的。

  • 为什么需要一种精虑科学?难道物质的方法无法充分地解决我们所有问题吗?

外在世界所对我们的福祉、舒适、身体、寿命甚至生命本身,是极为关键的。但是他们都无法带给我们真正的、内在的福祉。在此,心才是重点,因为心对于满足与不满足、快乐与痛苦、成功与失败,扮演者最重要的角色。心隐藏在生命的每一个经验背后,靠它来决定我们观看世界的方式。心就是我们看“我们的”世界之窗。只要我们心中看待人与物恶方式起了一点点变化,世界就可以被完全颠倒过来。 佛法的道路像所有伟大的心灵传统一样,其目的就是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人。科学不但没有设定这个目标,也没有方法达到。科学能够改进我们的生活环境。人生的理想可以活到几百岁,而且有这完美的健康状况。但不论我们活三十岁还是一百岁,生命品质的问题仍然没有改变。唯一让生活过得真正有品质的根源,就是让生命有内在的意义。 当我们决心走上心灵道路,我们必须检查,通过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我们有没有真正让自己从憎恨、执着、骄傲、嫉妒、以及最重要的,从制造这些自我为中心的无知中解脱出来。 对话再有启发性,也永远不可能取代个人经验的安宁。如果我们要了解事情的真正面貌,那是不可缺少的。经验确实就是道路,而佛陀常说:“是不是道路就看你走不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僧侣与哲学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僧侣与哲学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