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东土 西风东土 7.9分

有些失望,但发人思考

卡桑德拉大乔
想起四年前,在去福州的动车上读熊培云先生的《自由在高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着力量,比起激进的革命冲动,熊培云先生的人生态度与个人理想更加平和务实,恰好当时也在为出国奔波,真实的赤诚在心中激荡,尽管彼时民主小清新的批评不绝于耳,我依然深信任何时代的变革,既需要热血果敢的激情,也需要静下来的脚踏实地,甚至后者在当下的语境中,更有意义也更有希望做到循序渐进的改变。对于熊先生,我总是愿意将其与龙应台先生作比较,正如我多年前说的,龙应台是一阵旋风,而熊培云是一涓清泉,同样是给予内心的力量,一个锐利不可挡带来勇气,一个滋润心田丰沛信念。这些年忙于读更多大部头的书目,对于熊先生的言论接触的不太多了,这本书去年购入,一直未读,直到在微信读书上看到,就顺便读起来了,读之前颇有期待,可是读了一半就倍感失望了,最后是咬着牙为了完成任务。

书是以日记的形式,通过对日常见闻的叙述加之个人的观点评价组成,既有游记,也有对人的访谈对话。虽然时间跨度只有四个月,但内容还是极为丰富的。大多数的论述是围绕日本近现代左翼与右翼的发展展开的,这也是作者本人此番访学的意图,作者希望了解到历史上“小日本主义”与“大...
显示全文
想起四年前,在去福州的动车上读熊培云先生的《自由在高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透着力量,比起激进的革命冲动,熊培云先生的人生态度与个人理想更加平和务实,恰好当时也在为出国奔波,真实的赤诚在心中激荡,尽管彼时民主小清新的批评不绝于耳,我依然深信任何时代的变革,既需要热血果敢的激情,也需要静下来的脚踏实地,甚至后者在当下的语境中,更有意义也更有希望做到循序渐进的改变。对于熊先生,我总是愿意将其与龙应台先生作比较,正如我多年前说的,龙应台是一阵旋风,而熊培云是一涓清泉,同样是给予内心的力量,一个锐利不可挡带来勇气,一个滋润心田丰沛信念。这些年忙于读更多大部头的书目,对于熊先生的言论接触的不太多了,这本书去年购入,一直未读,直到在微信读书上看到,就顺便读起来了,读之前颇有期待,可是读了一半就倍感失望了,最后是咬着牙为了完成任务。

书是以日记的形式,通过对日常见闻的叙述加之个人的观点评价组成,既有游记,也有对人的访谈对话。虽然时间跨度只有四个月,但内容还是极为丰富的。大多数的论述是围绕日本近现代左翼与右翼的发展展开的,这也是作者本人此番访学的意图,作者希望了解到历史上“小日本主义”与“大日本主义”在日本的兴衰交替,从而深入探讨中日关系伴随日本近现代思潮的改变与和解的可能性。应该说,整体的立意是积极的,中日关系的和解,不仅仅只是两国人民回归正常交往,同样也是促进世界和平,人类文明的重要方面,任何一个有和平精神与未来意识的人都应该为之而努力,避免人类重新走入血腥莽荒的黑暗之中。熊先生标榜着自己高尚的动机,以颇为认真的态度拷问着日本社会种种现实问题,一旦遇到看似有损中日关系正常化的问题,无不犀利评判毫不留情,这样的立场在全书的前半部分尤为突出。如果读者是一个对中日两国基本情况没有一定了解的人,一定会跟着作者的行文,激动不已,大呼日本要重蹈历史的覆辙,身为善良的中国人民一定要让日本付出代价。如果单纯讨论日本文化特征与社会观念,我以为立足于中国视角没有什么问题,以差异化的认知来看待日本,但是对于中日关系这样的双边议题,如果还是从一个中国人的角度,而不是从中日国情出发进行对比性的探讨,不以同样的标准来评判,那观点本身就有偏颇之嫌,动机也令人疑惑了,考虑到熊培云还是国内有名的自由派,这更加令人困惑了。

首先,作者对于日本右翼的兴起或者说极右翼的抬头表现的过于敏感了,传递给读者的是末日马上将至的紧迫感,虽说没有激进言论,但间接的颇有煽动的嫌疑。任何社会都需要言论的空间,左右观点本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只有二者的碰撞制衡,才能形成良性的社会观念。任何一方占据绝对优势,甚至打压另一方,都将带来社会灾难,极左与极右带来的伤害自不必多言。熊先生看到书店中“右翼”书籍受到商家与消费者的“亲睐”,其定论似乎是整个社会都在支持右翼一般。问题是,无论是熊先生身边的人,还是采访到的人,都表达了右翼观点并非主流认知,绝大部分日本人既非左也非右,只是安身立命于这个国家,安享和平下的富足。基于以上两点,实在不能理解熊先生偏执的焦虑从何说起。

其次,书中有一个标志性的人物多次出现,石桥湛山,从熊先生的描述来看,这是一个秉承富民甚于强国,大力倡导“小日本主义”的政治家思想家,在战后重新走向历史前台的他,其政治主张就是严格遵循和平宪法,即使国家主权“阉割”也在所不惜。应该说,和平宪法是伟大的,就人类整个文明史来看,放弃战争权力,淡化国家主权观念,没有足够的胸怀与自信,恐怕是不能实现的,纵然是外力作用下。我对和平宪法是持赞赏态度的,但是对于日本修改自卫条款的做法也是同样理解的,而这绝对不是右翼抬头的单一原因,如果脱离了国际环境与国际关系,单纯讨论右翼的影响,绝对是煽动的说辞。一方面和平宪法的根基是日美安保条约,也就是说放弃了军事决策权不代表不会遇到军事威胁,如果没有军事保障,那么就等同于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而冷战之后,美国全球战略的收缩以及近些年美国对于保卫日本的消极态度,需要日本为自身的安全承担责任,这对于任何在野党都是需要考虑的策略,而非左右翼的问题。对于宪政国家,防卫的扩张需要在宪法框架内进行,这也就是日本修宪的动机所在。另一方面,日本周边的地缘政治环境恶化,逼迫日本要作出新的对策,这是对国家与国民利益负责。朝鲜不断的军事挑衅以及中国的军事扩张,对非民主国家的担忧,这本身不是意识形态的推断,而是有历史前车之鉴。换位思考,我国周边如果有突然强势的军事力量出现,国家的战略难道不会针锋相对吗。这难道不该是探讨中日战略转向该有的立场嘛,更何况熊先生的目的是探讨中日和解,简单的责怪日本,实在有违熊先生的思考深度。更何况,日本修宪目前的进展,还停留在争论积极自卫还是消极自卫的阶段,这离主动发动战争的权力还隔着十万八千里,而突破这样的约束,就算右翼有此打算,在民主制下要彻底变更宪法条款,难度是非常大的。作为一个倡导理性,平和的自由派,实在不应该如此简单的看待日本修宪问题。

此外,熊先生基于对日本倒退的担忧,对日本政治体制,社会机制以及舆论环境的描述虽说是相对客观的,但评价却是有失公允的,更何况同样的方面,中日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以苛责日本的标准来评判中国,那是否还会有此焦虑。就我个人的看法,熊先生确实陷入了我之前所说的“民主小清新”的境地。所谓民主小清新,是指将民主过分理想化,认为一旦有民主制度,所有的社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整个社会趋于理性,但他们往往忽视人本性的缺陷,也就是说再完善的民主制度,都必然会有其短板,而这样的短板,并不能以简单的制度缺陷来评判,毕竟既定的政策纵使有缺陷,也是基于社会文化,长时间发展而成,有其合理性。例如,作者大肆批判的日本行业记者协会这个组织,作为另一种有行业工会性质的协会,就某种角度来说,可以视为一种对新闻媒体人的钳制,大的媒体通过控制这样的协会,进而控制绝大多数的入会媒体人,而不入会的媒体人将面临被孤立的情况。但个人认为,就整体制度来说,日本的协会没有官方性质,其自主度是很大的,考虑到日本结社自由,如果协会垄断真的引起极大的社会负效应,反对者同样可以建立协会,在行业内对抗垄断协会,而在文中确实有这样的组织。总的来说,日本作为宪政民主国家,期制度本身是完善的,法律构建是合理的,任何弱点缺点,只要有合理制度保障,其自我净化与修复功能是存在的。如果非要说民主的无力,那也不是民主本身的问题,而是人这个基本元素的问题。

最后,饱含深情的人文环境影响着熊先生的论调,无论是身边的日本朋友,还是一面之缘的陌生日本人,在熊培云笔下大多饱含人文情怀。虽然说日本不是中国式的人情社会,但有其国民素养的支撑以及社会环境的安定富足,让这个国家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礼仪之邦。其国民性,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给人的外在印象却是很好的,这确实与中国当下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形成鲜明对照。纵使日本面临着政治层面的文明倒退,但我依旧有理由相信这样环境下的人,再次转变为军国主义之下的傀儡的概率已经小了太多了。熊先生在全书前半段的偏执的质疑,到了后半段也缓和了很多,尤其是其回了一趟国之后,以及其自己建立的图书馆遇到问题而多有困惑之后,整体情绪确实有很大的改变。私以为,这或许是人文环境对其的影响造成的,毕竟没有在日本居住过,单纯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无法真的感受到当代日本的文明。

是的,我对熊培云先生的期待过高了,或许,熊培云先生还是原来那个平和的改良主义者,其乡土情结的深厚依旧真挚,改变的可能只是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随着阅读量的增加,阅历的丰富,我的想法还会不断的改变,即使成为了熊培云先生的对立面,我也不认为有对错之论,我依旧相信,任何社会都需要思想的碰撞,这个国家需要反对的声音,制衡的力量,这也是我们这一代接受过教育的人,应该营造的社会氛围,让我们的后代在更加宽松的言论环境中成长,实现中国人内部的和解,进而与周边国家的和解。在对待日本的态度上,我个人是极为积极的,历史当然应该被铭记,但不该成为前行的负担,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有国家,民族等等标签的区分,基于此,我认为现代文明景观下的日本,是我们的标杆,也是我们的朋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风东土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风东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