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到宇宙尽头,探寻宇宙真相!

图腾1973
地球是一个很小的舞台,我们的世界,从诞生以来就一直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年复一年地转动,永不止息。在浩瀚的宇宙背景下,我们如一粒尘埃,悬浮在一束阳光之中。那在宇宙的视界之外是什么,生命又是如何起源的?
而《漫步到宇宙尽头》这本书的作者李然用智慧且赋予哲理的文字带领我们置身宇宙,以我们这个世界的想法与情感,了解人类的起源,眺望星际的旅行,思考繁星的故事,了解物质的演化。然后你会发现,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迹,就在这宇宙之中。从李然的履历中不难发现其中的端倪:他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天文系,现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副研究员,知乎「天体物理学」领域下的优秀回答者,他的日常工作是分析夜空中星系图像在引力作用下的扭曲,而业余的时间则是一位重度的幻想文学爱好者。正如诗中所云:“星星们高挂空中,千万年一动不动,彼此在遥遥相望,满怀着爱的伤痛。它们说着一种语言,美丽悦耳,含义无穷,世界上的语言学家谁也没法将它听懂。”浩瀚空间,宛如无边大海,欲渡而不可得。我们都曾好奇,我们所处的宇宙从何而来,宇宙又由什么构成?也曾想遇见地球以外的生命?也会发现,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迹,就在这宇宙之中。都以为我们会这样到...
显示全文
地球是一个很小的舞台,我们的世界,从诞生以来就一直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年复一年地转动,永不止息。在浩瀚的宇宙背景下,我们如一粒尘埃,悬浮在一束阳光之中。那在宇宙的视界之外是什么,生命又是如何起源的?
而《漫步到宇宙尽头》这本书的作者李然用智慧且赋予哲理的文字带领我们置身宇宙,以我们这个世界的想法与情感,了解人类的起源,眺望星际的旅行,思考繁星的故事,了解物质的演化。然后你会发现,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迹,就在这宇宙之中。从李然的履历中不难发现其中的端倪:他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天文系,现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副研究员,知乎「天体物理学」领域下的优秀回答者,他的日常工作是分析夜空中星系图像在引力作用下的扭曲,而业余的时间则是一位重度的幻想文学爱好者。正如诗中所云:“星星们高挂空中,千万年一动不动,彼此在遥遥相望,满怀着爱的伤痛。它们说着一种语言,美丽悦耳,含义无穷,世界上的语言学家谁也没法将它听懂。”浩瀚空间,宛如无边大海,欲渡而不可得。我们都曾好奇,我们所处的宇宙从何而来,宇宙又由什么构成?也曾想遇见地球以外的生命?也会发现,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迹,就在这宇宙之中。都以为我们会这样到世界末日,却不知我们已漫步到宇宙尽头。
从星际航行到星际穿越,很喜欢李然用通俗易懂又妙趣横生的文字,解答读者对宇宙的好奇与疑惑。不仅揭示了宇宙时空,还带读者探索了宇宙的生命。地球绕着太阳转,我们的世界,从诞生以来就一直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年复一年地转动,永不止息。这并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人类从地球获得的经验恰恰与此相反―大地似乎才是亘古不变、稳定不动的,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划分日夜。太阳的地位在古代神话中也有所反映,它往往扮演了一个对人世重要但对天庭无关紧要的角色。在希腊神话中,太阳仅仅是阿波罗手中的金球;在中国古代神话中,太阳也不过是天神的马车上的车轮。在人类的日常经验中,太阳和月球的大小似乎相差不多。这也对人类认识太阳和地球的关系造成了障碍。人们自然而然会觉得太阳和月球是地位类似的天体,因为从视觉上来说,它们都在离地球差不多遥远的地方。为了研究天体运动,古希腊天文学家提出了“天球”的概念。这是一个假想的球面,以观察者或者地球的中心为中心。日月和夜晚的星辰,都可以在这个球面上标出来。大多数星辰在天球上的相对位置似乎永远不变,因此被称作恒星。星空以一年为周期围绕地球转动。对北半球中纬度的观测者来说,每年的夏夜,他们总是在天顶附近看到明亮的织女星和牛郎星隔着银河相望。到了冬季,整个天空*亮的恒星――天狼星就会如约出现在东南方向。古希腊天文学家将夜空中的恒星划分为不同的星座以方便人们记忆。每年的同一个夜晚,天空中出现的星座总是相同的。
 太阳和其他恒星不同,它在天球上的位置会移动。如果我们让大地变成透明的,并且暂时抽去地球上的大气,我们就可以在任何时刻看见整个天空的星辰。4月的时候,太阳和白羊座的恒星待在一起,8月的时候会移动到狮子座,而隆冬12月时则从蛇夫座移入人马座。每一年,太阳都会沿着这条线路走一圈,途经13个星座。太阳在天球上的这条路径被称作黄道,相对应的星座有时被称作黄道星座。除了月亮,在天球上还有5个天体的行为明显有别于恒星,它们就是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这5个天体都明亮而容易用肉眼观察。金星,是夜空中仅次于月亮的明亮天体,比夜空中最亮的恒星天狼星明亮20倍。人们称这五颗亮星为“行星”,因为和静止不动的恒星不同,它们在天球上的运动显而易见。木星以12年为一周期在天球上运转。中国古代天文学家将其称作岁星,并以此为基础制定了地支纪年。如何理解这些天体的运动?古希腊天文学家认为,宇宙实际上是由一系列同心圆构成,地球处在圆心,太阳、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每一个天体占据了一层宇宙,在同心圆上绕着地球转动。而其他星体则集体在最外层占据了一个球面,这个球面绕着天轴转动。这种宇宙观反映了当时的哲学理念:宇宙应该是完美的,天体系统应该永恒平稳地运转。
 李然风趣轻松的讲述了,我们如何发现大自然法则以及找到我们在宇宙与时间中的座标,生动地叙述前所未闻的故事,描述对于知识的伟大探索,带领读者到崭新世界,并且以最宏观和最微观的角度来审视宇宙,带领读者漫步宇宙。他引领着那些痴迷幻想作品爱好者,在他广为人知的作品里,主角们时刻可以发动星舰,穿越时空,拯救另一星球的人民于水火。太空时代:媒体往往用大航海时代来类比太空时代。在哥伦布的时代,航海英雄们在还不确定地球大小的情况下就已经扬帆出海。哥伦布至死都以为自己发现的新大陆是印度。在太空旅行领域则正好相反。在过去的五十年里,天文学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人类建造了巨大的望远镜,可以看到宇宙诞生后38万年处发出的光;可以精确测量宇宙中的暗物质分布;甚至可以测定驱动宇宙膨胀的暗能量密度。1961年4月12日,苏联东方1号飞船发射升空,抵达300公里高的轨道,并绕地球一周,这是人类第一次飞出大气层,进入太空。此时距离人类第一次发明的那个比空气重且能飞离地面的机械,才过去了58年。8年后,美国的阿波罗11号飞船将地球人送到了38万公里之外的星球——月球。再一个8年后,人类发射了两艘旅行者号飞船,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快的探测器。如今,旅行者1号已经飞离了太阳风的疆域,进入了恒星际空间中。
爱因斯坦说:“宇宙中最不能理解的事情是,宇宙是可以被理解的。”霍金说:“我们看到的从很远星系来的光是在几百万年之前发出的,因此当我们看宇宙时,我们是在看它的过去。”宇宙应该怎样去理解?宇宙的过去是什么?在这个太空时代,请让我们重新去解读存在在这个宇宙中的星星们的美丽与哀愁。渺小如尘:宇宙不是自古以来就有,而是从一场沛莫能当的大爆炸中产生的。重子物质,也就是构成我们所能看见的世界的物质,只是宇宙实体中很小的一部分。暗物质和暗能量构成的黑暗的世界才是宇宙最主要的组成。对于宇宙而言,地球是一个很小的舞台,我们的世界,从诞生以来就一直围绕着一个巨大的火球年复一年地转动,永不止息。在浩瀚的宇宙背景下,我们如一粒尘埃,悬浮在一束阳光之中。宇宙的视界之外是什么,生命又是如何起源的?前一阵芒果台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有一个片段恰好阐述这个观点,对爱好天文学的孙连成区长的旁白:“孙连城仕途不顺,心灰意冷,喜欢上天文学之后,方知宇宙之浩渺,时空之无限……人类算什么,李达康、高育良、沙瑞金又算什么,不过都是蚂蚁、尘埃罢了”。宇宙就是这样嘲笑着人类易朽的肉身。如何克服这一终极难题?相对论专家基普.索恩教授设计用虫洞作为跨越时空的工具,并和克里斯多夫.诺兰一道将这个设想搬上了银幕。用智慧且赋予哲理的文字带领我们置身宇宙,从太阳系的征途开始,跨过璀璨的银河,在黑暗的世界中探寻宙的诞生,漫游在太阳系深处,探寻着地外生命,聆听来自遥远世界的引力波。以我们这个世界的想法与情感,用14站非同一般的星际旅程,带领人类漫步宇宙,带你了解宇宙起源,眺望星际旅行,思考繁星故事,了解物质演化。然后你会发现,发现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奇迹,就在这宇宙之中。在人类探索地球的历史中,波利尼西亚人在太平洋诸岛间的扩张是最为传奇的。从公元前800年到公元1200年,在夏威夷,新西兰和复活节岛构成的旷阔三角区域内,波利尼西亚人占领了每一个适合人类生存的岛屿。波利尼西亚人的迁徙,并不是因风暴海浪造成航船偏离航线带来的幸运,而是对世界的主动探索。而这些人没有罗盘,没有文字,甚至也没有金属工具,他们所依靠的只有独木舟。如果对海洋的广阔稍有概念,我们会对这种莽撞的探索咋舌不已。在茫茫大洋上航行数百里,去寻找一个视线之外的,大小十里的岛屿似乎和抽到彩票的几率差不多。不过,考古学家们认为,波利尼西亚人的迁徙,绝非无谋之举,而是精心筹备的行动。精于航海术的波利尼西亚水手,可以通过成群的筑巢海鸟来判断前方是否存在岛屿,也可以通过夜晚的星空和太阳的方位控制航向。当然,即使这样,这些探索者的勇气也绝不容小窥。当他们往往举家登上独木舟,当找到新的定居点后,很可能不会再回到原先的岛屿。我们其实不用为波利尼西亚人面对的境遇感到遗憾。全体地球人今天面对的是一个类似的,但更加严酷的境遇。如果把地球看做一个小岛,宇宙空间的广阔要远远超过太平洋。太平洋的跨度只不过是波利尼西亚人定居点复活节岛跨度的两千倍。可距离太阳最近的恒星,比邻星距离地球足足有4.4光年,是地球直径的30亿倍。40年前,人类发射了两艘旅行者号无人探测器,其中旅行者1号至今仍然保持着最快宇宙探测器的头衔。但它走过的路程,仍然不足地球和比邻星之间距离的千分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今天能造出的飞船,在宇宙空间的海洋中,也不过是简陋之极独木舟而已。更为糟糕的是,比邻星所拥有的行星系统,很大可能并不适于人类的生存。这意味着,未来人类在宇宙中的迁徙之路会更加的漫长。正如波利尼西亚人依赖天文学指引他们的在太平洋中的航路。人类也同样需要天文学指引宇宙航路。从上世纪初开始,人类对宇宙空间的认识颠覆性的进展。科学家们意识到,宇宙不是自来就有,而是从137亿年前一场沛莫能当的大爆炸中产生的。原子物质,也就是构成我们所能看见的世界的物质,只是宇宙实体中很小的一部分。暗物质和暗能量构成的黑暗的世界才是宇宙最主要的组成。宇宙的诞生和演化,恒星的诞生和死亡,行星的形成和生命的演化。这些问题在一个大的图景中渐渐的融合起来。同时,人类利用好几种不同的方法找到了太阳系的行星。这其中最为有效的方法是凌星法。这种方法依赖于对恒星的持续监测,如果恒星系统拥有行星,而行星又恰巧运行到地球和恒星之间,它就会对恒星的光线产生极其轻微的遮挡,使得望远镜观测到的恒星亮度微微改变。这种改变的程度犹如飞蛾掠过灯塔产生的改变一样微小,但通过开普勒空间望远镜,天文学家们已经达到了这样的观测精度,并且找到了数以千计的地外行星。
看完这本书这些疑问:“究竟哪些行星适于人类生存?人类又如何前往这些星球?”虽然不能迎刃而解,但是天文学研究是这些大问题的最早推手,而它们最终的解决必然依赖于多学科的进步和全人类的共同思考。从这个意义上,将天文学对于宇宙和空间的研究传播出去,也许对人类的未来意义重大,这也是李然的著书立传的最终使然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漫步到宇宙尽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漫步到宇宙尽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