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的历史也算是历史吗?

申仙
2017-10-10 18:04:32

提到“经济”与“资本”,我总是会第一时间想起征服和暴力,无论是起初学生时代得知的西方殖民主义萌芽,还是后来阅读《绝对欲望,绝对奇异》中对于二战时期日本经济崛起的描述,似乎“资本”永远是裹挟着血腥以及金钱至上的纯理性论调,也不难怪马克思曾说“自从来到人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和血淋淋的,随时都要向外扩张。”

钱是外物,亦是工具,在这一点无可辩驳,然而仅凭借部分获取资本的道路就断言它的错误性又觉得过于文人情怀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它所代表着的始终是人这一群体的权利核心,哪怕是伟大如马克思也从不否定理想主义色彩与人之本质的对立,“资本”的历史在这一点上来看自成一家也无法忽视。本书并无意谈论“资本”是否有关正义,它更像是借助全面具体的历史发展来为“资本”进行梳理,对于哪怕是我这等门外汉来说,依旧会理解经济思想的独特性和价值。


哲学是最初的经济思想

“经济学”是什么,抱歉,这个题目太宽泛且巨大,作为门外郎,单纯截选几处让我觉得有趣的地方给你们看看。

经济学家其实除了为资本负责之外,在作者的表述中还有更加重要的价值:

...
显示全文

提到“经济”与“资本”,我总是会第一时间想起征服和暴力,无论是起初学生时代得知的西方殖民主义萌芽,还是后来阅读《绝对欲望,绝对奇异》中对于二战时期日本经济崛起的描述,似乎“资本”永远是裹挟着血腥以及金钱至上的纯理性论调,也不难怪马克思曾说“自从来到人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和血淋淋的,随时都要向外扩张。”

钱是外物,亦是工具,在这一点无可辩驳,然而仅凭借部分获取资本的道路就断言它的错误性又觉得过于文人情怀了。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它所代表着的始终是人这一群体的权利核心,哪怕是伟大如马克思也从不否定理想主义色彩与人之本质的对立,“资本”的历史在这一点上来看自成一家也无法忽视。本书并无意谈论“资本”是否有关正义,它更像是借助全面具体的历史发展来为“资本”进行梳理,对于哪怕是我这等门外汉来说,依旧会理解经济思想的独特性和价值。


哲学是最初的经济思想

“经济学”是什么,抱歉,这个题目太宽泛且巨大,作为门外郎,单纯截选几处让我觉得有趣的地方给你们看看。

经济学家其实除了为资本负责之外,在作者的表述中还有更加重要的价值:为创造一个能够让更多人幸福生活的世界。经济学家们所需要做的,是在这个已经由资本构成的世界中保持冷静,并且不失去善心。

财富的追求该不该受到批判和谴责,毛姆提出过六便士和月亮的对比,然而那只是少数人和大多数的对立。在更早之前的希腊哲学中,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就针对“财富”的追求做出过争论,而亚里士多德的解释更符合社会的需求和发展,以物易物,不取消个人财产,才是这个社会平衡的关键。后来的奥古斯丁更是给出妥当的解释——只要金钱的用途是正大光明的,便无可厚非。记住这句话,这是“资本”起源的初衷,才是后来大多经济学家们所追求的终点,即用正确的方式获取财富,使人们的生活变得幸福。

经济与人性

马克思不止一次批判过“资本”的腐蚀,而本书第六章出现的亚当·斯密与《国富论》则将对“资本”的思考转化到了人性的基础上。他所提出的个人利益推动社会良性运转,从理论和实践上较全面地研究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增长问题。他从劳动决定价值出发,指出利润是工人创造出的价值的一部分,是雇主分享的由工人劳动对原材料加工所增加的价值扣除工资以后的余额。这一点上他把财富运作对人的鼓励机制描写地极为全面,而大量的社会问题所呈现的解释和处理也同样印证了人性在经济中的力量。

其实包括亚当斯密,以及后来的大卫·李嘉图,他们所代表的理论都是希望为人民的生活带来便利,然而资本主义的发展无法避免血腥和苦难,也是这样的环境下,另一群思想者开始为逐利的社会感到绝望。

从傅立叶开始,一代人开始找寻一种理想主义社会形态,罗伯特欧文的理想型村庄,圣西门的《新基督教》,都被看做是“社会主义”的先行。然而马克思改变了这一切的想法——更好的世界的实现不能依靠人民的善意。剧变才能带来新世界。


当然,从重商主义学说到重农主义经济学说,从古典主义经济学到新古典经济学再到我们熟悉的凯恩斯经济学,他们都希望于利用经济找到平衡并解决所有问题。然而劳动的身体、全新的社会、变革的国家,以及并不算冷静的大众,都让“经济学”的成长变得没那么轻松。

大到全球变暖,小到路边买葱,经济影响社会,社会也在影响着经济,这个世界会在“资本”的追逐中变得更好吗?没有人知道,但历史告诉我,从全人类的角度上看,它的确没那么糟糕了。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经济学通识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经济学通识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