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失莫忘

桃酥

文/桃酥

瑞典小说家乔纳斯·嘉德尔的《戴上手套擦泪》,主要讲述的是8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小团体的同志爱情故事。运用倒叙的方式,一一展开这个特殊的群体在瑞典艰难地行走过程。年幼的本杰明在窗户上按的小手印,年幼且不合群的拉斯穆斯凝望着窗外发呆。同一片天空下,不一样的窗户,不知这两位少年在幼年时是否就在窗户面前发现了自己?

把艾滋病放在最前端,把最悲催的一幕放在开端,从而暗示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但是两位主角的相遇很唯美。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两位年轻俊美的少年,在彼此的眼神里找到真爱的位置。摸摸索索,他们比寻常人要花更长时间才能接受自己,才能认识到自己,才能勇敢地踏出这一步出去寻找爱。“我这一生,只是想要爱一个愿意爱我的人。”只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合理要求,在当时,却遭受到周围以及家人的谴责。在人海茫茫之中,只是第一眼,耶...

显示全文

文/桃酥

瑞典小说家乔纳斯·嘉德尔的《戴上手套擦泪》,主要讲述的是8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小团体的同志爱情故事。运用倒叙的方式,一一展开这个特殊的群体在瑞典艰难地行走过程。年幼的本杰明在窗户上按的小手印,年幼且不合群的拉斯穆斯凝望着窗外发呆。同一片天空下,不一样的窗户,不知这两位少年在幼年时是否就在窗户面前发现了自己?

把艾滋病放在最前端,把最悲催的一幕放在开端,从而暗示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但是两位主角的相遇很唯美。在大雪纷飞的雪地里,两位年轻俊美的少年,在彼此的眼神里找到真爱的位置。摸摸索索,他们比寻常人要花更长时间才能接受自己,才能认识到自己,才能勇敢地踏出这一步出去寻找爱。“我这一生,只是想要爱一个愿意爱我的人。”只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合理要求,在当时,却遭受到周围以及家人的谴责。在人海茫茫之中,只是第一眼,耶和华见证人的本杰明这些年的信仰和虔诚,瞬间冰散瓦解。而游手好闲的拉斯穆斯,遇见本杰明后,才真正明白真爱是相互守候,而不是寻求刺激。

不同于异性恋的题材,同性恋的境遇总会遇到更多的阻隔。亲属和朋友的不理解,社会的歧视和压制。在当时的瑞典,因为对于同性恋和艾滋病的不认识,导致当时的社会有很多歧视同性恋的政策,“恐同”又导致这个脆弱的群体开始反击社会,发生了很多为了争取自由的斗争。在这种复杂的社会背景下,本杰明和拉斯穆斯是在一片洁白的雪景中开始牵手,依着“不知道去哪里”的方向走向这个城市的街道,往后,一步一个脚印,走出他们之间的爱情。除了同性,他们与常人无异。要吃要喝要工作,因为爱情,亲人断绝关系,社会害怕他们会带来疾病,对艾滋的无知,让他们在爱情和健康的道路上,如履薄冰。不知为何,看到《戴上手套擦泪》标题,就想起了莫失莫忘。如今同性和异性的爱情开启了自由之路,但是在这之前,这些勇敢的人们,给后人争取了很多自由。越是这样,越觉得弥足珍贵。在风头最紧的时候,他们选择了相信彼此,选择了爱。爱是什么?大概就是不顾一切,奋不顾身吧。即便是有闻之色变的艾滋病,他们依然肩并肩,挑战世俗的眼光,向世人宣誓着他们的抉择和自由。

那一头独特的白麋鹿,因为出生的颜色,被世人猎杀。而拉斯穆斯他们,因为性取向不同,被家人和宗教抛弃。用宗教和信仰来丈量爱的分量,可见本杰明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嘉德尔选择了这样一个敏感的题材,来呈现这个特殊的群体,经历不凡之路。戴上手套去擦泪,从书名之中就可以看出,令人窒息的心疼。就算是临别之人,旁观者依然要保持客观和冷漠之心。如果有一天,这条路走通了,这些病不再无药可医,这些人能多一份理解。别忘了,在30多年前,有这样一个群体,敢爱敢恨,敢赌上自己的性命去赴一场公开的爱。作者行文流畅,用来回倒叙的方式,用各种暗喻,一步步铺垫,走近两位主角的相遇。在两位主角相遇的同时,也穿插了一些当时的文史资料,看完这篇,不由得反思同性恋这个群体异常艰难。希望有一天,人人都有选择爱人的自由,同性也好,异性也罢,两情相悦,每个人应有爱人的权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