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长恨歌 8.5分

都市悲劇傳奇——上海小姐王琦瑤

水寞花間

王安忆《长恨歌》艺术成就集中反映王琦瑶形象的塑造上。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女儿, 是象征上海文化的艺术符号, 是王安忆试图探索都市人生悲剧内核的探索。她以都市话语写出城市人飘零孤独的精神特征,写出城市人的沧桑心理。

首先,上海女人王琦瑶颇具传奇色彩的波折一生给人以强烈的“流水落花春去也”、“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可悲、可叹之感。少女时代的照片被《上海生活》杂志选作封面, 成了“ 沪上淑媛” ; 1946 年人选“ 上海小姐, , 继而被政治要人李主任长期包养, 成了别人的情妇; 新政权诞生以后,“ 好时光” 已经逝去, 王琦瑶被迫“ 蛰居” 地下, 成为自食其力的弄堂里的“ 边缘人、随后, “ 旧人物” 康明逊和“ 革命混血儿” 萨沙在王琦瑶的生活中顺次登场, 王甚至因此产下一个私生女; 到了即年代, 以前的“ 好日子” 重新到来, 王琦瑶记忆中的时装、爵士乐、舞会、圣诞节以及“ 上海小姐” 的传奇故事再次成为可以公开招摇的都市时尚的一部分。20 多岁的青年人“ 老克腊” 竟然“ 爱” 上了已经40 多岁的王琦瑶, 与王琦瑶玩起了“ 忘年恋’,; 最后 , 王琦瑶因为传说中的李主任留给她的黄金而被都市混混长脚杀死, 不得善终。李主任遇难后,从外婆的邬...

显示全文

王安忆《长恨歌》艺术成就集中反映王琦瑶形象的塑造上。王琦瑶是典型的上海弄堂女儿, 是象征上海文化的艺术符号, 是王安忆试图探索都市人生悲剧内核的探索。她以都市话语写出城市人飘零孤独的精神特征,写出城市人的沧桑心理。

首先,上海女人王琦瑶颇具传奇色彩的波折一生给人以强烈的“流水落花春去也”、“人生长恨水长东”的可悲、可叹之感。少女时代的照片被《上海生活》杂志选作封面, 成了“ 沪上淑媛” ; 1946 年人选“ 上海小姐, , 继而被政治要人李主任长期包养, 成了别人的情妇; 新政权诞生以后,“ 好时光” 已经逝去, 王琦瑶被迫“ 蛰居” 地下, 成为自食其力的弄堂里的“ 边缘人、随后, “ 旧人物” 康明逊和“ 革命混血儿” 萨沙在王琦瑶的生活中顺次登场, 王甚至因此产下一个私生女; 到了即年代, 以前的“ 好日子” 重新到来, 王琦瑶记忆中的时装、爵士乐、舞会、圣诞节以及“ 上海小姐” 的传奇故事再次成为可以公开招摇的都市时尚的一部分。20 多岁的青年人“ 老克腊” 竟然“ 爱” 上了已经40 多岁的王琦瑶, 与王琦瑶玩起了“ 忘年恋’,; 最后 , 王琦瑶因为传说中的李主任留给她的黄金而被都市混混长脚杀死, 不得善终。李主任遇难后,从外婆的邬桥小镇回到上海,走上独立生活之路后, 与上海里弄普通女性无二致, “绚烂后的平淡, 平淡中不乏磨难, 磨难中顽强地绵延” , 演出一幕幕“人间烟火的罗曼蒂克”的悲剧。尽管她轻伤不下火线, 重伤不住医院, 仍无一人成为她的夫———正式的丈夫。王琦瑶在爱丽丝的身份是政要的情妇, 介乎良娼之间、妻妾之间。与康明逊, “圆的也是野鸳鸯”, 做不成光明正大的夫妻, “一边是合欢, 一边是分离”。与老克腊仅止于踩钢丝式的调情, 且由此遭致杀身之祸, 以饮恨而终。经过苦苦追求、挣扎甚至如鲁迅所说是“绝望的抗战”, 实际上, 她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爱情, 除了作秀, 也没有真正穿过婚服。漫漫一生充满着绵绵不绝的孤独、寂寞、悔恨、哀怨。

其次,“上穷碧落下黄泉” , 王琦瑶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理想爱情归宿的命运悲剧。纵观王琦瑶的一生,她都在追求爱情。和李主任在一起,搭上了她的贞洁;和康明逊在一起,搭上了她的名节;和老克腊在一起,搭上了她的金钱。总之,为了爱情,她搭上了她所有的一切,最终还搭上了她的性命,却没有一个男人给过他一个完完整整的爱情。这固然和王琦瑶崇尚浮华,追求虚荣有关,却也和时代密不可分,王琦瑶的一生是这个时代的悲歌。这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对男性的依赖,被动的“等”,等男性给她的恩赐与承诺,然而更重要的则是大多数女性的弱点,她们的依附性使她们没有独立存活的勇气。“王琦瑶的上海,说到底还是男权主宰的社会,在男权中心的社会里,女性注定是处于从属和受伤害的地位,她生命中的几个阶段都无不如此。但是她对自身的附庸角色往往表示出一种自觉认同的心理,这反映了她自身的局限,同时也使得她作为女性的命运悲剧在审美效果上显得并不崇高,而仅仅是引发出一种‘怜悯’。

最后,文章的结尾处,长脚为了夺金掐死了王琦瑶。他杀。这貌似和全文对日常生活的平凡渲染极不协调,但纵观她的生命历程,就看出这是对上海这个奇女子的描写。这是上海小姐的宿命式死亡。王琦瑶代表上海市民形象,王琦瑶那特有的“实惠”品性, 求生存发展的韧劲和精细、雅致的内在美都是上海式的。而其他主要人物也或多或少地象征着上海的些许内容: 程先生代表了上海滩遗留下来的那点绅士、摩登与风情; “ 大人物” 李主任毫无疑问是权力的象征, 是他让王琦瑶成了“ 爱丽丝公寓” 的女主人; 康明逊则是代表了上海的“ 小开精神” , 中看不中用; 王琦瑶的女儿薇薇代表上海一个崭新的摩登时代, 盲目地追求时髦, 却一味粗制滥造; 老克腊则代表八九十年代上海有“ 怀旧癖” 的一代也可以说代表了上海特殊时期所特有的“ 病态” ; 长脚则是上海一种虚假繁荣的化身, 在特定的时刻往往露出为财杀人的贪欲本性。王琦瑶在被老克腊抛弃之后早就心如死灰,所以王安忆安排长脚这个城市混混来显出自己的本性,这不是在写王琦瑶一个人。王安忆说“王琦瑶的形象就是我心目中的上海。在我眼中, 上海是一个女性形象。她是中国近代诞生的奇人, 她从一个灯火阑珊的小渔村变成`东方的巴黎' , 黑暗的地方漆黑一团, 明亮的地方流光溢彩得令人目眩, 她真是一个神奇的女人”,王琦瑶就是这样,在当代文学史上,站成一座体现东方巴黎魅力的上海城市雕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恨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恨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