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地图 死亡地图 8.5分

以上帝眼光,是不能发现历史的真相的

孙晓鹏

我们小时候学习历史的方式很简单,大多都是某某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一些爆发性的疾病,可能留存在记忆里的不过也是冷冰冰的多少年,死亡了多少人,似乎不夹杂着任何的情感,但是如果真正的回到当时,以那时的局限性来看待问题,便会发现太多的不一样。


比如这场霍乱,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又是怎样被当时的人们所扑灭的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片空白。这本书讲的故事并不是一场很大的灾难,不过是成千上万次传染病其中的一次,覆盖的区域也不过是伦敦的几个街区。看着主角斯诺为了这场霍乱而奋斗,穿梭于各个传染病爆发的街区,或许我们可以用小说的方式来看待这本书,看待这个把伦敦从霍乱中拯救出来的人是怎样一步一步做到的。

从英雄养成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斯诺一步一步的将死亡人数和病患人数记录在地图上,然后去揭开霍乱真正的本因,另外斯诺还开辟了统计学和地图应用在疫情调查中,也算是开辟了一条新通道。而在当时,那些看似正确的做法,比如当时伦敦市自认为正确的把污水都排到泰晤士河,比如我们天生就特别讨厌臭味,便想当然的把霍乱怪罪在空气身上,即使有无数的证据证明,水才是...


显示全文

我们小时候学习历史的方式很简单,大多都是某某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一些爆发性的疾病,可能留存在记忆里的不过也是冷冰冰的多少年,死亡了多少人,似乎不夹杂着任何的情感,但是如果真正的回到当时,以那时的局限性来看待问题,便会发现太多的不一样。


比如这场霍乱,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又是怎样被当时的人们所扑灭的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片空白。这本书讲的故事并不是一场很大的灾难,不过是成千上万次传染病其中的一次,覆盖的区域也不过是伦敦的几个街区。看着主角斯诺为了这场霍乱而奋斗,穿梭于各个传染病爆发的街区,或许我们可以用小说的方式来看待这本书,看待这个把伦敦从霍乱中拯救出来的人是怎样一步一步做到的。

从英雄养成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斯诺一步一步的将死亡人数和病患人数记录在地图上,然后去揭开霍乱真正的本因,另外斯诺还开辟了统计学和地图应用在疫情调查中,也算是开辟了一条新通道。而在当时,那些看似正确的做法,比如当时伦敦市自认为正确的把污水都排到泰晤士河,比如我们天生就特别讨厌臭味,便想当然的把霍乱怪罪在空气身上,即使有无数的证据证明,水才是真凶,大多数人却仍然凭印象去相信自己的直觉,不愿意相信科学的统计,甚至连政府官员和政策的执行者都抱着这样的想法,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然而在当时的人看来,这却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不自知人类的眼光局限,是这本书的核心,但是这本书的意义远不止如此。


在作者看来,城市的形成并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城市的人口也并不是可以无限扩大的,一定是受限于某种因素。比如伦敦书里这个时期的霍乱,或者是更加厉害的瘟疫,在人类没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之前,这就是限制城市规模的大杀器。或者说,这就是城市本身对于人类自我膨胀的惩罚。在这个时间段,有斯诺这些人出来,通过勇士般的奋斗历程改变了城市对于人类的限制,所以城市可以再扩大一个规模,但是终究还会有另外一个天花板挡在前面。过去的历史,总是会重演在我们今天。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亡地图的更多书评

推荐死亡地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