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骑士

清明士人

堂吉诃德老生,桑丘小花脸。第一部的“你怎么净叫我死啊”“怎么你临死拉一个垫背的呀”是从《群英会》里化出来的。

书、戏看多/听多了就容易串门。

契诃夫(顺便再提醒一次“诃”音he1)说过,如果小说中出现了一把手枪,一定要让这把手枪打响。大概是避免小说中不必要的描写的意思。(这涉及到何种描写是必要的问题。比如气氛环境描写,比如托尔斯泰对各路人物的“闲笔”和小幽默。可能每一花一草都是作家内心隐秘或故作隐秘的表达?)塞万提斯大概算这样做的典范罢,每次遇到的人物没有最后没有交代结局的。整本书有一种大团圆的情绪,除了堂吉诃德。恐怕没有人认为在文学作品中的堂吉诃德临终忏悔是一种比先前更“好”的状态,连作者自己也借堂安东尼奥之口说“他的疯癫比理性更有价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认为堂吉诃德死于学士的“谋杀”。据说屠格涅夫批评塞万提斯对主角残忍,应不单是指二人常吃棍棒,还有结局的因素。

此书有许多值得深入的地方,如《何必追根究底》故事的插入。作者在第二部的开头特别吐槽过这些问题,可见塞万提斯是开了后门的,并自卖自夸地提醒我们注意这几处的意义。到后来这种开后门塞万提斯愈演愈烈,甚至用来骂伪作...

显示全文

堂吉诃德老生,桑丘小花脸。第一部的“你怎么净叫我死啊”“怎么你临死拉一个垫背的呀”是从《群英会》里化出来的。

书、戏看多/听多了就容易串门。

契诃夫(顺便再提醒一次“诃”音he1)说过,如果小说中出现了一把手枪,一定要让这把手枪打响。大概是避免小说中不必要的描写的意思。(这涉及到何种描写是必要的问题。比如气氛环境描写,比如托尔斯泰对各路人物的“闲笔”和小幽默。可能每一花一草都是作家内心隐秘或故作隐秘的表达?)塞万提斯大概算这样做的典范罢,每次遇到的人物没有最后没有交代结局的。整本书有一种大团圆的情绪,除了堂吉诃德。恐怕没有人认为在文学作品中的堂吉诃德临终忏悔是一种比先前更“好”的状态,连作者自己也借堂安东尼奥之口说“他的疯癫比理性更有价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认为堂吉诃德死于学士的“谋杀”。据说屠格涅夫批评塞万提斯对主角残忍,应不单是指二人常吃棍棒,还有结局的因素。

此书有许多值得深入的地方,如《何必追根究底》故事的插入。作者在第二部的开头特别吐槽过这些问题,可见塞万提斯是开了后门的,并自卖自夸地提醒我们注意这几处的意义。到后来这种开后门塞万提斯愈演愈烈,甚至用来骂伪作并着实影响了主要情节的时间线。

“每部喜剧都有一个悲剧的内核。”《堂吉诃德》是喜剧。在桑丘与堂吉诃德分别去做总督的时候,大结局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了惆怅。塞万提斯这本书被归类为“反骑士小说”,然而它的名声却盖过了一切它所要反对的作品,因此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它们的代表。人言“骑士”,必念堂吉诃德,中世纪的骑士反而在公众的头脑中地位不高。这恐怕与塞氏的初衷相悖?如《西游记》,我认同它是修行之书的说法。在此说法下孙悟空“大闹天宫”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反角儿。然而这一折成为整本《西游记》知名度最高的一折,孙悟空也被奉作“反抗精神”的代表。这就是读者的二次创作了,任何一部经典作品的写作者都不会是唯一的创作者。反过来一想,既然作者在书中指出“堂吉诃德的疯癫比理性更有价值”,人们追捧堂吉诃德的形象是否是一种寻求感性共鸣而忽视理性的行为?如果是,且将理性视作行为的最重要要素,牧师焚毁骑士小说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文学上的东西似乎不能用通常的价值观来衡量?人每见“文学价值”,感性上的东西是保证文学价值的一大要素,虽然这难以解释。因此,人们为之神往的总还是一位“有一支长枪插在枪架上,有一面古老的盾牌”的骑士堂吉诃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堂吉诃德(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堂吉诃德(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