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做,避免大败局

低端底层贱民
2017-10-10 13:52:48

现在还能打开魔兽争霸和红色警戒的,一定是对游戏的真爱。

作为已经衰落的RTS游戏也就是即时战略游戏,有一个核心的机制,叫做“战争迷雾”:即地图上漆黑的一片,每一个玩家都要面对这黑雾的阻挠,面对着从黑雾中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就会窜出来的敌人,快速反应做出自己的反应和决策。

可以说,这团迷雾就是RTS的精髓所在——面对未知,我们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面对已知的敌人,我们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我们又能够为了应对这一切做出什么样的准备?这一切又与我们的生活无比相似——除了不能推倒重来之外。

我们可以通过看高手的游戏录像来更好地打游戏,我们的生活中也是有高手录像的,这个录像就是历史。最辉煌的决策过程可能就是70年前那场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的二战了吧。

二战欧洲战场始于德军闪击波兰,亚洲战场始于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整场战争的结局在1940年-1941年之间就已经确定,因为相关各方在这两年的时间中做出的政治和军事决策,就已经让这场战争大局定鼎,英国历史学家伊恩·克肖通过对六个国家,十项决策的考察,做出了这个结论。

回到原点

决策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决策就是做选择,在选择中不仅要付出选

...
显示全文

现在还能打开魔兽争霸和红色警戒的,一定是对游戏的真爱。

作为已经衰落的RTS游戏也就是即时战略游戏,有一个核心的机制,叫做“战争迷雾”:即地图上漆黑的一片,每一个玩家都要面对这黑雾的阻挠,面对着从黑雾中不知道到什么时候就会窜出来的敌人,快速反应做出自己的反应和决策。

可以说,这团迷雾就是RTS的精髓所在——面对未知,我们可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面对已知的敌人,我们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我们又能够为了应对这一切做出什么样的准备?这一切又与我们的生活无比相似——除了不能推倒重来之外。

我们可以通过看高手的游戏录像来更好地打游戏,我们的生活中也是有高手录像的,这个录像就是历史。最辉煌的决策过程可能就是70年前那场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的二战了吧。

二战欧洲战场始于德军闪击波兰,亚洲战场始于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整场战争的结局在1940年-1941年之间就已经确定,因为相关各方在这两年的时间中做出的政治和军事决策,就已经让这场战争大局定鼎,英国历史学家伊恩·克肖通过对六个国家,十项决策的考察,做出了这个结论。

回到原点

决策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决策就是做选择,在选择中不仅要付出选择的代价,更要付出放弃的代价,而决策的过程则是如何分配资源实现自己的目的,更是在当下条件的约束中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一种行为。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不断面临决策,作为生活在社会上的人,我们不仅要做出自己的决策,更要理解别人的决策,并作出自己的反应。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矛盾激化的最终解决方式,因而战争的胜败与最初的政治决策可以说息息相关,从决策的角度看,从1940年5月英国决心独自抗战到1941年12月日本决定偷袭珍珠港,各国领导人面对着现实中存在的“战争迷雾”,从自己所收集到的信息出发,做出了一系列相互影响和关联的重大决策,这些决策让二战迅速扩大,在这些命运攸关的抉择面前,随后发生的一切都水到渠成,不论是之后的开罗宣言,雅尔塔体系还是波茨坦公告,原子弹轰炸日本,这一切都是这10项命运攸关的抉择的演绎和最终结果的体现。

我们需要理解决策背后的约束条件,如果要理解二战以及二战之后的国际环境,就必须回到决策的时刻,通过历史的蛛丝马迹去复盘政治家们的决策背景,并且从中汲取教训,避免自己犯下决策错误。在那19个月里面,这些国家的大人物,面对自己国家、民族危亡关头,是如何进行决策的,他们决策受到什么样的制约,他们决策以后又是如何影响战争和整个世界格局,以至于对另外一个国家的领导人进行决策造成影响的。

这本书就是在进行这个复盘过程。

这10项重大决策,每一个相互连接,如同多米诺骨牌,将整个世界铸造成了我们现在的样子。

看待历史的角度

看待历史的时候,并不能以现在的角度和观点去看过去,历史中的决策者并像我们一样看待当时的状况,现在看来是明确的信息,在当时则未必能全部掌握的,更何况他们决策时还受到更多外在因素的约束。

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的态度,最终导致了很多假设:如果希特勒不入侵苏联,德国就不会战败,如果日本不偷袭珍珠港,日本法西斯也不会战败,当然,这种判断还存在于对斯大林的猜测上。

对于这些假设,很多时候的解释往往是脸谱化的,比如“要让敌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的这种决定论,而这种论断很多时候和手撕鬼子的区别并不大。当我们回到决策时刻,我们才能发现,决策者们只能大体了解敌人的计划,他们也要看看自己手上的牌的好坏,面对着已知的自己和未知的“战争迷雾”,他们做出了这些决定。在本书之中,分析了在后世看来理论上可行的替代方案,这些替代方案每一个都能改变历史的进程,但是当这些方案嵌入复盘的决策环境的时候,历史仿佛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这些方案,都行不通。在本书中我们可以在作者的伴随下,从交战国不同的领导人视角下审视这场战争以及战争迷雾笼罩下的世界格局。每个决策,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替代方案,如果选择了这些替代方案会有什么后果,一个接一个,越往前可供选择的方案就越多,越往后,就越被动,越难以改变。

历史是条单行道,他们不得不做出历史上已经做出的抉择。

所以,他们的决定并非那么“英明神武”,也绝非“蠢不可耐”。

难道这就意味着历史存在必然么?

决策的背后是决策方式也就是制度的对决,对于希特勒而言,进攻并摧毁苏联,并不是他出于意识形态的决策,更是在战略上被逼无奈的选择,而日本的南进扩张也没有其他替代的可能,除了向南扩张,日本别无选择,而德国和日本的精英们敢于冒着巨大的风险,从根本上讲,他们认为一定要通过扩张来摘掉自认为“一无所有的国家”的帽子,获得强国地位,英帝国的世界霸权和美国的国际影响力是他们认为的最大敌人,而面对着美国的经济实力,他们必须尽快寻求胜利,于是他们就选择了风险极大的冒险行为。

制度在这里影响了领导人的判断力,法西斯政权不断地在制造民意,通过无休止的宣传和镇压反对意见生产民意,而领导者保留了独断专行的权力,这种制度下,统治者很可能会犯下灾难性的错误,斯大林个人严重误判了形势,而整个苏联并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想法。美英在决策过程中有着与德国和苏联完全不同的表现,丘吉尔并不能在内阁大权独揽,在战与和这个问题上,他需要与内阁交流并共同作出决策,虽然哈利法克斯与丘吉尔意见相左,但是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维护英国的国家独立和英帝国的存在。美国的制度决定了罗斯福不用在乎他的内阁,但是罗斯福必须注意民意,罗斯福固然是影响民意的高手,但是他不能生产和制造民意,我们可以看到罗斯福在整个决策过程中不断地停滞,不断地试探和调查美国的民意状态,不断地确保始终站在民意一边,而这一切实现的是对于政策的充分讨论和大众对于决策的理解。

当制度影响了信息的流动和传达,不同的决策方式就必然导致不同的结局,所谓“人在算,天在看”,也就是说不管实力多么强大,在世界格局上,也没有哪个国家强悍到事事算尽的地步。任何决策,都需要考虑无法达到目的之后的替代方案,还需要考虑你基于当下信息判断的情况,决策后对方是否因为你的行动而进行了新一轮决策,而制度和决策方式的不同直接影响了这个过程。

历史可以教给我们什么?

吴晓波在《大败局II》中提出:企业家失陷于两个因素:违背了商业的基本逻辑,企业家内心欲望的膨胀,他们的人格模式更多是“工程师+赌徒”的商业人格模式,而失控则往往是大败局开始的预兆。

进行决策的方式正是我们能够控制自己生活的法宝。

决策的制定都是在一系列约束条件下求得最优解的行为,这些约束条件包括我们的思想,我们所收集到的信息,我们所面对的制度环境,做出的决策从买房到offer,都是在这些约束下实现,决策一定是不完美的,能实现的只是最大可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决策的原因很多时候并不能为外人道,每一个身处决策中的人所面对的情境都不尽相同,对于别人的决策,我们能做的只有提供更多的信息,并针对决策作出自己的反应,试图理解憋人的决策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整个意识形态的碎片化加强了这一趋势。

决策是充满算计和计划的艺术,有一些短期上是正确的决策,从长期看却是千错万错,比如日本的南进政策,这在当时是正确的,但从长期看却让整个国家万劫不复,面对着重大的决策和计划,不能仅仅看到当下,而应该放到更加长远的历史的眼光中去思索和度量,使之符合我们的利益。

决策是坚守与放弃的艺术,经济学中的机会成本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我们每做出一个决策,相应地都是对其他决策的放弃,英国坚持抗战,放弃了和德国人的和谈,日本南进政策,放弃了与美国人的谈判,虽然有些替代政策只是纸上谈兵,但是我们的生活中有些决策并不是像当时一样如此受限,我们在决策的过程中要更多考量决策背后的机会成本,才能够让我们做出更加理性的决策,更好实现我们的利益。

决策不是孤立和静态的,生活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必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别人的影响,每一个行为都会影响别人,英国坚定不移地坚持抗击德国,直接使得德国不得不再次面对东西两线作战的窘境,直接打断了德国雄心勃勃的作战计划;在亚洲战场也是一样,日本人在战前雄心勃勃声称“三个月灭亡中国”,正是坚持不懈地抗战,使得日军深陷泥潭,为了解套,不得不选择南进政策,直接导致了日本人最终的灭亡。我们的生活中也会有像德国和日本这种打如意算盘的时候,必须要记住这是一个动态的世界,决策时要有Plan B。

决策是信息收集与处理的艺术,不同的国家在决策过程中有着明显不同的信息收集和处理方式,英国在大的议会和内阁中通过战时内阁实现集权,信息的处理是集中的,而来源而是分散的;德国和日本则是在一个小圈子里制造和控制民意,信息的来源和处理都高度集中;美国则不得不考虑民意,不停地收集更多的信息,而信息的处理则在这更加广泛的信息中进行广泛地处理。面对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厚重的“资讯茧”和“信息孤岛”,这就要求我们在做决策时捅破资讯茧,不断收集更加广泛的信息,才能做出适合我们利益的决策。

当我们面对“命运攸关抉择”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反思过去决策的过程,从中汲取决策的灵感,多思考我们决策的逻辑和方式,多考量我们决策的依据让我们每一次决策都能够实现我们的利益。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命运攸关的抉择的更多书评

推荐命运攸关的抉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