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舞!舞!

薛定谔的猫Slow
旧文。

终于在十七号的尾巴上看完了村上的<舞!舞!舞!>。窗外的雨从午间开始就不知疲乏,就像有人在跳着既定的舞步。房间里一直流淌着老村不以为然的克莱德曼。完成了,总算是。话说<舞>中的主人公原则上同<且听风吟>、<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中的"我"是同一人物,遗憾的是这三本书均未看过。但总会看的。
怎么说,老村的书总是很纵入,且想象奇特,表达深刻,说实话,要想好好看他的书是很费脑细胞的。起码对我如此。对于林少华的译,个人认为还是比较准确的把握村上的思想的。村上的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魔力,例如在本书中出现的完整无缺的黑暗,那种根深蒂固的恐怖,让我在这雨夜中也是惴惴不安。同样的,他的文字总有一种气氛,让你融合进去,如果没有足够的意念,会让你身处其孤境中难以自拔。总是这样,又确实是这样。完完全全的孤独。
表达说不上完美,但也是足够的,较之我自身来说,是望尘莫及的。他笔下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令人憎恶的,但身处其间的人却是无奈的。这让我想到,我们虽处于不同的体制之下,但又有什么差别?社会主义还在其既定的轨道上从容前进吗?孤独无奈厌倦,在我...
显示全文
旧文。

终于在十七号的尾巴上看完了村上的<舞!舞!舞!>。窗外的雨从午间开始就不知疲乏,就像有人在跳着既定的舞步。房间里一直流淌着老村不以为然的克莱德曼。完成了,总算是。话说<舞>中的主人公原则上同<且听风吟>、<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寻羊冒险记>中的"我"是同一人物,遗憾的是这三本书均未看过。但总会看的。
怎么说,老村的书总是很纵入,且想象奇特,表达深刻,说实话,要想好好看他的书是很费脑细胞的。起码对我如此。对于林少华的译,个人认为还是比较准确的把握村上的思想的。村上的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魔力,例如在本书中出现的完整无缺的黑暗,那种根深蒂固的恐怖,让我在这雨夜中也是惴惴不安。同样的,他的文字总有一种气氛,让你融合进去,如果没有足够的意念,会让你身处其孤境中难以自拔。总是这样,又确实是这样。完完全全的孤独。
表达说不上完美,但也是足够的,较之我自身来说,是望尘莫及的。他笔下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是令人憎恶的,但身处其间的人却是无奈的。这让我想到,我们虽处于不同的体制之下,但又有什么差别?社会主义还在其既定的轨道上从容前进吗?孤独无奈厌倦,在我们身上不也适用?各有各的可笑之处。或许有一个美好的起点,但实施的过程难免被扭曲。
<舞>中的主人公,甚至没有名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为我流泪,为我不能为之哭泣的东西流泪。"为他准备的场所,海豚宾馆里羊男所在的房间,火努鲁鲁商业区里堆着六具白骨的房间,电影里的房间,通通都是为他准备。在那里,任何人都为他哭泣,为他不能为之哭泣的东西哭泣,而他本身在呼唤自己。"我的房间有两个门。一个出口,一个入口,不能换用。从入口出不来,自出口进不去,这点毫无疑问。人们从入口进来,由出口离去。进来方式很多,离去办法不一,但最终无不离去。有的人出去是为了尝试新的可能性,有的人则是为了节省时间,还有的人命赴黄泉。没有一个人留下来,房间里空空荡荡,惟我自己。我总是意识到他们的不在,他们的离开。他们的谈话,他们的喘息,他们哼出的谣曲,如尘埃一般飘浮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触处可见。"
"我们身边各种各样的东西随着这种移动而归于消失。"消失。选择。无奈。美好的或是悲哀的,不想失去的或是处处躲避的,都会消失。可能是像日落一般舒缓的节奏,又可能是像静栖枝头倏然离去乌鸦的舞步。所幸的是,最后不是结果的结果没那么坏。正如<舞>中最后"早晨来临了",正如<海边的卡夫卡>"一觉醒来时,你将成为新世界的一部分。"
十八号业已来临一个多钟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舞!舞!舞!的更多书评

推荐舞!舞!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