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传 悟空传 8.4分

漫谈《悟空传》中的美学

撑在下巴
耳熟能详的西游神话,自吴承恩的笔下虚构而出,四个小说人物因为影视作品而深入人心,但现如今,《西游记》早已不是某个人的私有品,而变成了具有典型性的民族文化徽章。解读西游的作品有许多,笔者才疏学浅未能一一拜读,因此就紧着《悟空传》来说道说道那看似遥远的“西游”。

一、以我之笔,书你芳华
“我不希望被任何的距离限制,我希望当我的思维跃迁到任何一个地方时,都不会弹出报错窗口说:‘对不起,这个想法是被禁止的’”。
似脱缰的野马,从不回头,似坠落悬崖的激流,一路向北,今何在渴望的,正是这种能够在无拘无束的可能中创造不可能的创作姿态,而在他的文字中,这种不拘于形式的徜徉洒脱一览无余。《悟空传》可以算是最早一批网络小说中的代表,虽然文章中那些新兴的网络词汇如今看来会让人觉得些许窘迫,但作者笔风诙谐,粗鄙中透露着大智慧,正经中裹挟着不正经,仿佛能够看透读者心理,让人欲罢不能。而他对人物的刻画,在强烈的语境中,朦胧意味十足,无论是对原型人物的还原,还是对原型人物的颠覆,人性中的美与丑都在这折返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彰显。
按照以往的刻板印象,师徒四人都能够找到恰如其分的词语去大胆形容——嫉恶如...
显示全文
耳熟能详的西游神话,自吴承恩的笔下虚构而出,四个小说人物因为影视作品而深入人心,但现如今,《西游记》早已不是某个人的私有品,而变成了具有典型性的民族文化徽章。解读西游的作品有许多,笔者才疏学浅未能一一拜读,因此就紧着《悟空传》来说道说道那看似遥远的“西游”。

一、以我之笔,书你芳华
“我不希望被任何的距离限制,我希望当我的思维跃迁到任何一个地方时,都不会弹出报错窗口说:‘对不起,这个想法是被禁止的’”。
似脱缰的野马,从不回头,似坠落悬崖的激流,一路向北,今何在渴望的,正是这种能够在无拘无束的可能中创造不可能的创作姿态,而在他的文字中,这种不拘于形式的徜徉洒脱一览无余。《悟空传》可以算是最早一批网络小说中的代表,虽然文章中那些新兴的网络词汇如今看来会让人觉得些许窘迫,但作者笔风诙谐,粗鄙中透露着大智慧,正经中裹挟着不正经,仿佛能够看透读者心理,让人欲罢不能。而他对人物的刻画,在强烈的语境中,朦胧意味十足,无论是对原型人物的还原,还是对原型人物的颠覆,人性中的美与丑都在这折返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彰显。
按照以往的刻板印象,师徒四人都能够找到恰如其分的词语去大胆形容——嫉恶如仇孙悟空、面慈心软唐三藏、好吃懒做猪八戒、任劳任怨沙悟净,而在《悟空传》中,孙悟空一心只想多“积功德分”猴子,唐三藏渴望邂逅一位“丁香花样的妖精”,猪八戒会莫名其妙笑的满地打滚,而沙悟净则任何时刻都在昏头大睡。这群人似乎变得陌生,但我想把这种改变称为“世俗化转型”,当神佛走下圣殿,泯然众人,真相的缺口就此打开。
人物形象因为人物之间纠缠繁复的关系而生动充实,而相比于主线故事,支线人物的爱恨离愁倒更让人唏嘘。老树因为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而遁入魔道,最后死在被罚下天庭的仙女阿瑶手上,阿瑶为孙悟空甘心变成一只妖却最终兑现了妖的命运,而同样是从仙到妖的白晶晶,甘愿为牛魔口中不可战胜的齐天大圣以牺牲自己解除他身上的桎梏,还有前世是松鼠的紫霞,甚至是那“一片叶子”,这些形形色色的个体在自己的故事嬉笑怒骂,仿佛一副长卷,总有看不完参不透的风景。

二、以我之眼,窥你乾坤
碎片化叙事,应该说是《悟空传》最大的特点,不同视角不同背景的来回切换,让观众能够从细枝末节出发细细品味故事发生的节奏。而作者熟稔于时空转换,总是能够顺其自然的衔接过渡,对于读者而言,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阅读时思维跳跃的障碍。
与其说《悟空传》是对西游之行的颠覆,不如说它是对人性的一次回溯。故事从西游半路开始说起,却从这个节点开始追寻前因,叙事跟随感觉走,以思绪掌控脉络。而作品中大量采用元虚构等后现代表达方式,通过对经典人物的刻意变形,经典情节的重构,打破传统价值体系的合法性,利用非线性的碎片样态的叙事结构消解元叙事模式,这让作品中经典层出,却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整体结构,不过,这种表达形式的确符合当时代的审美。
抛弃形式上的完整性和情节发展的线状性,《悟空传》的叙事实际上是在两个不同的时空层面展开的。五百年前的故事和五百年后的故事交叉叙述,通过对时空的“拼贴”和“回闪”,不断地将故事补充完整。而两层故事空间,是一个倒果为因的圆形结构,结局即成因,一切皆是时间的空间化产物,故事成为了一个可以在两个时空层面上互动、渗透、并置的结合体。尤其是在大结局的时候,阿瑶找到了大战之后埋在废墟之中的那块石头,并将它埋在了一片焦土的花果山,而这恰恰又是取经故事的开始,环环相扣,没有开始没有结局,开始即使结局,结局又是故事的开始,后现代主义西方时空的荒诞感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悟空传》以象征着圆满层叠的环形结构掌控故事发展的必然性,而以对话展开的语言形式则是其另外一大特色。在《西游记》这一底层文本的影响下,《悟空传》省去了一些情节必然情节,让作品成为建构在已有作品上的延伸。由于底层文本《西游记》在中国文学传统中积淀深厚,其文本的语言表述风格与人物的语言特征都在读者心目中形成了一种固定的理解模式。而今何在《悟空传》的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要通过语言的戏仿来消解读者对《西游记》中具体语言的固定意义的理解,以达到脱离历史的束缚,进行自我表达的需要。

三、以我之心,感你本意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这是唐玄奘在回答其师父法明时说的话。什么是佛,什么是道,玄奘用他的答案振天下之聋,发世人之聩。
如果说是什么让《悟空传》历久弥新,那一定是其中直戳人心的台词,而蕴含在台词之中的是无处不在的怀疑与反叛,追寻与宿命,以及强烈的反英雄、反权威的存在主义意识,这些零零总总的叛逆因子的结合,正是后现代主义理论中打破传统语境,消解界限的体现,而四个主要人物的行为正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理论。
悟空试图打破一切不合理的道德,但他缺乏智慧,单单秉持着单纯的信念,却难保被“玷污”,于是错乱发生,最终输掉了自己,尽管如此,他还是一个英雄,因为他在这天地间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个世界我来过,我战斗过,我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至于金蝉子,则是一个智者,他有勇气言说自己便是西天,他寄望于天下苍生,他试图找到让人们超越自我的新道德和新哲学,虽然这其中困难重重,但路他还在一直走。而天蓬,通过装傻摆脱痛苦,他会笑的泪流满面,也会对着月哭泣,一只心中植有爱的猪,可以以笑面战胜外界的纷扰,却欺骗不了自己的本心,作品中着墨最少的冷面沙则代表着奴隶的觉醒,他是被边缘化的一群人,或许一生都在寻找着某个目标(比如文中的琉璃盏),但这种行动并不是自发的,而是出于“顺从”的惯性,可能并没有人在乎他,但至少他并不知道,所以即使是最后“奴隶”觉醒,在世人眼里也荒诞不过一场笑话。《悟空传》以尼采哲学中超人哲学和重估一切道德的思想来塑造人物的行为,而这四个人正是代表了四种不同的人,是当今这个特定时代知识分子苦闷迷茫的精神缩影。
如果说“三教归一”,借发掘自我的生命根性去体悟天地玄奥的文化思路是吴承恩汲取当时的文化思潮而创造彼时神话世界的基本思路,那么《悟空传》则容纳了中国传统思想的释和道的精神,并受到西方思潮中的虚无主义和游戏精神的影响,发掘出封闭在现代人心中以及精神里对于世界的怀疑,对人性的质问,对自由的渴盼,撕破面具,直接将人们面对梦想与生活时的那种困惑与迷惘赤裸裸的揭开。“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孙悟空做了大部分人不敢做的事,说了大部分人不敢说的话,但最终它失败了——与其说是失败,不如说是重头再来。悲剧的力量不在于它让人们记住某个角色,而是让人从角色身上照见自己,以内心对人性的拷问引发思考,释出属于自己的真理。

当然,《悟空传》并非一个完美的作品,它是作者通过汪洋恣睢的文风来表现内心世界的“自画像”,这种及其个人主义的对现实与理想的看法,可能并不适用于所有人,而在读此书时,也不必拘泥于所谓的正解,就比如在作品的末尾那句“当五百年的光明只是一个骗局,虚无时间中的人物又为什么而悲?为什么而喜呢?”它表面是否定了整场西游,但发问的语气,其实是把问题抛给了读者——在你看来,西游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其中人物的悲与喜又为何而生?
    而过于自我的作品,总是存在这许多的缺陷,比如文章情节的设置模仿电影《大话西游》的痕迹很明显,而叙事的游离又让逻辑性缺失,导致结构上较为松散,说服力因此大大降低。那些对于生命的追问并没有很好地化到小说人物的灵魂之中,而给人以概念化的感觉,除此之外,所有的故事中都有大致相同的宿命故事框架,由此增加了作品的重复感。这些种种的不足,正显示出早期网络文学的粗糙之处。
悟空,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顽冥须悟空,生而不知,便更懂自由味,“我有一个梦,我想我飞起时,那天也让开路,我入海时,水也分成两边,众仙诸神,见我也称兄弟,无忧无虑,天下再无可拘我之物,再无可管我之人,再无我到不了之处,再无我做不成之事,再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悟空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悟空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