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身自好方能拥有健康

JaneYao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了“塔斯基吉试验”: 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PHS)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尽管美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东窗事发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给出了迟到的道歉,却无法挽回对受害人造成的莫大伤害。 因为梅毒作为一种性病不但能通过性行为传播,而且还能传给下一代,最重要的是,它无孔不入——它能侵入患者的任何器官,患者往往生不如死。在青霉素出现之前,它不能被治愈,是一种绝症。

这本《天才、狂人与梅毒》就是讲述近代以来西方诸多名人与梅毒的,作者德博拉·海登是美国独立学者,在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精神病学系授课。她通过钻研早就被人遗忘的档案、信件和报导以及最新的资料,在本书中讲述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在大航海时代,梅毒被殖民者从新大陆带回欧洲,并逐渐在欧洲散播的故事,以及人们对付这一绝症的手段。其次,从现代医学角度解释这一疾病的根源和病理特征,以及现代治疗手段。二是近代以来,诸多名人均不能在此一疾病中幸免,其中包括希特勒、尼采、王尔德、梵·高、林肯、贝多芬等等。梅毒在给他们...

显示全文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了“塔斯基吉试验”: 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PHS)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尽管美国政府在上世纪70年代东窗事发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给出了迟到的道歉,却无法挽回对受害人造成的莫大伤害。 因为梅毒作为一种性病不但能通过性行为传播,而且还能传给下一代,最重要的是,它无孔不入——它能侵入患者的任何器官,患者往往生不如死。在青霉素出现之前,它不能被治愈,是一种绝症。

这本《天才、狂人与梅毒》就是讲述近代以来西方诸多名人与梅毒的,作者德博拉·海登是美国独立学者,在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精神病学系授课。她通过钻研早就被人遗忘的档案、信件和报导以及最新的资料,在本书中讲述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在大航海时代,梅毒被殖民者从新大陆带回欧洲,并逐渐在欧洲散播的故事,以及人们对付这一绝症的手段。其次,从现代医学角度解释这一疾病的根源和病理特征,以及现代治疗手段。二是近代以来,诸多名人均不能在此一疾病中幸免,其中包括希特勒、尼采、王尔德、梵·高、林肯、贝多芬等等。梅毒在给他们带来肉体上的痛苦和死亡之外,同时又刺激了他们的精神世界,一部分人获得非凡成就,而另一些狂人则给人类世界带来灾厄。

看完之后,我觉得,这是殖民地人民对所谓西方文明世界的一种报复。殖民者在殖民地掠夺财富、资源,奴役原住民。 而且,大航海时代长期的海上生活让船员们寂寞无比,也会遭遇海难,九死一生。到达当地后他们通常会选择最古老的方式来表达他们侥幸逃脱死亡的欢乐。美国著名通俗历史作家威廉·曼彻斯特在《黎明破晓的世界》里为我们描述过:

两性的接触带来了巨大的诱惑,而浓密的雨林又给他们提供了机会,最后造成了纵情狂欢这一结果。
最为基督徒,这些船员们一直受到罪恶感的压抑,这种压抑增强了他们对性欲的渴望,而那些没有罪恶感、天真无邪的女孩们却很享受这种在这方面的堕落。

也就这样,梅毒从原始森林被带到了西方世界。

而对于梅毒的原始治疗,又让我明白事物的两面性。在青霉素被发明之前,对梅毒的治疗常常会用到水银,虽然水银没法治愈患者,但确实能起到一定的遏制作用,但通常也会出现水银中毒的情况。所以,如何把握好度是个问题。

染上梅毒的那些名人们更是用亲身经历告诫世人要洁身自好。包括希特勒、王尔德、尼采等在内的诸多西方名人,他们染上梅毒的方式都是通过嫖妓被妓女传染。不要责备他们,要怪只能怪做父母的没有好好的对他们进行性教育。因为

当时年轻人的性启蒙,无论风险有多大,大都是找妓女。

所以,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马虎不得啊。

得了梅毒的这些名人们,有人取得非凡成就:比如贝多芬、福楼拜、乔伊斯,梅毒影响了他们的神经系统,同时刺激了他们的精神世界,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令后人膜拜的成绩;但也有人给世界带来了灾难:比如希特勒,他屠杀犹太人。我个人觉得希特勒这么做的一大原因是因为他觉得梅毒是犹太人传播的疾病,犹太人要对梅毒的散布负责,而他本人身染梅毒,导致他对犹太人深恶痛绝。

梅毒是西方名人生活中痛苦不堪却又无法启齿的秘密。感谢德博拉·海登让我们了解了这些名人们不为人知的一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才、狂人与梅毒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才、狂人与梅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