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 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 评价人数不足

“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EsperanzaXu
一个组队“吃鸡”、最后队友内讧的故事
——“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新书嘛,读来挺有意思,很快翻完了,哈哈。
这是一个幽默版“中国合伙人”的故事,丁樵和韩正这一对机缘巧合凑到一起的组合,却意外地在商业操作上互补而合拍。丁樵极富创意且执行力一流,韩正搭建商业框架并负责幕后运作,两人凭着一封“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在中国文化娱乐界大杀四方、名利双收,干掉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然而这一对好队友,背后却有着难以厘清的恩怨纠葛。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方案一出,资方瞠目结舌,他们实在想不出这样的酒店怎么赚钱。小丁给他们讲解一番,可他们还是质疑,小丁又要解释,韩正打断他,说:“各位大哥,不是兄弟不知礼数,实在是太忙了。丁公的话已然讲完,再说就是重播了,而我们这是现场,我没听说现场还有重播的。”资方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韩正问道:“你们不知道怎么赚钱,我们知道,还没发现吗?”
资方最终屈服,屈服的还不止一家。韩正又跟人说,酒店是全国连锁,一年之内就要开起十家。一家能不能开好还另说呢,还要一气开十家,疯了吧?资方很客气地问:“咱能慢慢来,一步步走吗?” 显示全文
一个组队“吃鸡”、最后队友内讧的故事
——“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

新书嘛,读来挺有意思,很快翻完了,哈哈。
这是一个幽默版“中国合伙人”的故事,丁樵和韩正这一对机缘巧合凑到一起的组合,却意外地在商业操作上互补而合拍。丁樵极富创意且执行力一流,韩正搭建商业框架并负责幕后运作,两人凭着一封“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在中国文化娱乐界大杀四方、名利双收,干掉了所有的竞争对手,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然而这一对好队友,背后却有着难以厘清的恩怨纠葛。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方案一出,资方瞠目结舌,他们实在想不出这样的酒店怎么赚钱。小丁给他们讲解一番,可他们还是质疑,小丁又要解释,韩正打断他,说:“各位大哥,不是兄弟不知礼数,实在是太忙了。丁公的话已然讲完,再说就是重播了,而我们这是现场,我没听说现场还有重播的。”资方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韩正问道:“你们不知道怎么赚钱,我们知道,还没发现吗?”
资方最终屈服,屈服的还不止一家。韩正又跟人说,酒店是全国连锁,一年之内就要开起十家。一家能不能开好还另说呢,还要一气开十家,疯了吧?资方很客气地问:“咱能慢慢来,一步步走吗?”
韩正也客气地答道:“是啊,所以才没有一下开一百家,慢慢来嘛!”
资方皱着眉头说:“韩总,我怎么觉着咱们这事就跟闹着玩似的?”
韩正笑而不答,小丁说:“咱们先开一家,两个月内能收支平衡,咱就接着开。”
资方说:“能接近收支平衡都行。”
韩正说:“老孔,咱只开一家,广告费不划算。”
老孔说:“兄弟,跟哥哥是老相识了吧?哥哥之前投的几个项目,本都回不来,哥哥五十多了,心脏又不好,真受不了刺激。”
韩正笑道:“行,听丁公也听哥哥的,先开一家。但咱说好了,要是两个月内收支平衡,剩下的九家一气开了。”

在故事的尾声中,丁樵得知了韩正欺骗他的真相,无论这种欺骗是否是出于善意,他都已经狠狠地输掉了这一局。韩正默许手下殴打丁老泉并取得了竞争项目;欣然接受丁樵对他的报复、买下赝品信件并在整个过程中落落大方自若得体;得到莱布尼茨信件后马不停蹄地运营起“莱布尼茨产品线”,话剧、电影、酒店、书店,自己过了一把演员的瘾,还让丁樵心甘情愿地以友谊之名加入了这一团队并成为其中的创意源泉。应该说,韩正是真正的大赢家,在这场尔虞我诈的游戏中,丁樵输得体无完肤。丁老泉的隐忍或许是应对这个人生游戏高手的唯一办法。而这却决不会是丁樵的选择。

孟溪带着保姆和孩子去公园了,家里就剩他爷俩,孟老师给小丁沏上他新买的茶。小丁说:“白杨、汉斯、安社长……这些人都知道,士兵乙也知道,就我不知道。”
“白杨和汉斯不一定。”
“也许,但他们都站在韩正一边。”
“人之常情。”
“对,人之常情。”
孟老师对着阳光看茶杯,说:“小丁,伏尔泰不是说过吗?要在这个世界上获得成功,就必须坚持到底,剑至死不能离手。”
小丁笑了,说:“爸,你手里的是茶杯还是剑?”

得知了一切的小丁陷入了沉默与困顿,然而他说,“我知道的真相远比别人多”。换一个角度来看,站在故事结尾处的丁樵父母双全,妻儿环绕,虽被人当了枪使,但也算名利双收,还利用这个机会投资办学,帮助了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反观韩正,父亲被双规,身边除了小丁难找一个真心的朋友,最后虽然仓促结婚,但明眼读者都看出这是个“形婚”而已,商场上又遭对手打击报复险些送命。这样看起来,这场游戏判定谁赢谁输似乎还言之尚早。
我们的主人公丁樵,什么也不打算做,但他和韩正的友谊也走到了尽头。如果没有那场赌局,如果韩正没有默许手下打断丁老泉手的那场闹剧,丁樵与韩正能否成为一对真正的好友?我想,如果没有这些巧合,丁樵和韩正可能根本就不会相遇,性格迥异的两人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一个是极端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信奉金钱至上的笑面商人,他们的相遇更可能是作为对手而非朋友。所以,有机会去原谅,也已经是一种值得珍惜的缘分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