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床

雨飘泥香
曾经去顾城的故居看过,荒废的房子,隐没在层层树林中;透过窗户玻璃看到客厅的地板上放着一个编织袋,或许是当年雷想离开时的行李;二层露台长满青苔,踩上去滑溜溜的,远远地能望见一片海。
如今我住在顾城的岛上,时而坐着轮渡去市里的奥大。
或许,20多年前,当顾城在奥大做研究员的时候,也曾走过一样的路。

有天我在奥大图书馆里看到了一本关于顾城的老书,一个叫文昕的人写的《顾城绝命之谜》,虽然标题很狗血,还是借回去翻了翻。

感触颇深。

有的人,要拿自己当燃料,扔进火里,滋滋地响,让火光照亮周围。
沐浴在光亮里的人,对火里的那个嗤之以鼻:“自作自受,跳进火里,神经病一个。”

诗人是火里的那一个。
他们不懂得现实,没法与俗世共存。
他们烧了自己,燃起的火光,为俗世带来诗意。

人们看着那点点诗意,那点点小情调,觉得挺美。
而对那一点点美背后的代价,他们视而不见、不以为然。

人们需要火光的温暖,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跳进火里。
但是总要有燃料,才会有火光。

顾城就是这样一个燃料。
他愿意为他想要的生活付出代价,远离人群,刀耕火种。
但是他的两个女人并不...
显示全文
曾经去顾城的故居看过,荒废的房子,隐没在层层树林中;透过窗户玻璃看到客厅的地板上放着一个编织袋,或许是当年雷想离开时的行李;二层露台长满青苔,踩上去滑溜溜的,远远地能望见一片海。
如今我住在顾城的岛上,时而坐着轮渡去市里的奥大。
或许,20多年前,当顾城在奥大做研究员的时候,也曾走过一样的路。

有天我在奥大图书馆里看到了一本关于顾城的老书,一个叫文昕的人写的《顾城绝命之谜》,虽然标题很狗血,还是借回去翻了翻。

感触颇深。

有的人,要拿自己当燃料,扔进火里,滋滋地响,让火光照亮周围。
沐浴在光亮里的人,对火里的那个嗤之以鼻:“自作自受,跳进火里,神经病一个。”

诗人是火里的那一个。
他们不懂得现实,没法与俗世共存。
他们烧了自己,燃起的火光,为俗世带来诗意。

人们看着那点点诗意,那点点小情调,觉得挺美。
而对那一点点美背后的代价,他们视而不见、不以为然。

人们需要火光的温暖,却没有多少人愿意跳进火里。
但是总要有燃料,才会有火光。

顾城就是这样一个燃料。
他愿意为他想要的生活付出代价,远离人群,刀耕火种。
但是他的两个女人并不。
文昕说,雷对英的包容是出于自己包容大度的人设,邀请英去岛上一部分是为了减轻自己照顾顾城的负担,英接受邀请去了岛上,一部分是因为自己想要出国转转,雷相信顾城反正离不开自己。
我觉得,听起来都很合理。
我想,雷相信顾城离不开自己的同时,大约也想要验证这一点。于是当英真的到了岛上之后,便还是会与之较劲。
她们的争斗是现实一种,而顾城不会明白。

最终,对他的描述,是盲目、怯懦、幼稚、偏执,杀人犯。
他没有在现实中的生活能力,并且为社会所不容。

他能付出的最大的代价,是生命。
他烧了自己,燃起一抹朦胧的火光。

他杀了妻子,留下孤儿木耳。他无可辩驳地造成了这个悲剧。
但是,我也如同文昕一样心疼顾城。
他原本以为完美的童话世界,在英离开后坍塌,而雷,没有拉他,却把他往深渊里推。
而那童话世界,最初,是雷和英出于私利,硬塞给他的。

看《英儿》里的那一段《没了》,竟潸然泪下。
或许是想起有有那么一天,有过那么一个类似的场景。

在豆瓣上看到这书的评论,有人愤怒于这书丑化了雷的形象。
其实我倒不觉得文昕这本书是维护了英、对雷不公。明明在看到很多句子在批评英,一开始她就劝英不要去岛上,不要去搅乱人家夫妻的生活。她批评英拿了雷的东西还拿得心安理得。
当然,她也不是对雷没有意见,她觉得是雷”安排“了这一切。

终归,这两个女人都是现实的,演着演着就退了场,留下顾城一人不知所措。
最后文昕给英的信里说:”英儿,我心痛极了!你们把顾城给弄没了,你们加上我们加上一千、一万,怎么抵得过顾城一个人呢?你们倒忍心毁了他!他傻,他就真的去死,也就真的没有人救!“
文昕,她只是心疼天真的顾城罢了。

今年已经是2017年了,前些年英也去世了。
不知道顾城的姐姐和儿子是不是还在这个奥克兰甚至是这个岛上生活着呢。

这是一个很美的岛,我爱这个岛。
我来到这里,也没有再离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顾城绝命之谜―<英儿>解秘的更多书评

推荐顾城绝命之谜―<英儿>解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