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终结者路过

绿豆粥

作为大师博尔赫斯的得意门生同样成为大师的科塔萨尔在早前的短片小说就带着一种阿斯特克般的灵魂,又有着西班牙式的骑士流浪精神,可是他的身体确实有点巴黎般的娇羞和羸弱,就像游戏的终结里,三个小伙伴在一起玩游戏,扮演雕塑的过程中途经的火车上扔下来一个裹着螺丝的纸条,夸奖她们玩雕塑玩的很美,后来小伙伴们就越加努力,那个扮演最美雕像的小伙伴在最后病倒了。最后,剩下的两个小伙伴坐在她们玩游戏的地方看着那辆再也不会有人伸出头来看她们的火车飞驰而过。他的短篇小说里带有一种独有的拉美味道,不同于马尔克斯的番石榴味道,也不同于略萨的热带雨林的潮湿气息,在科塔萨尔的笔下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站在拉美的土地上思念欧洲,在欧洲的土地上又魂牵梦绕拉美的那种永远在心灵深处有永恒的思乡情结。科塔萨尔的笔下似乎总是有那么一个地方是归属,可是归属的地方又像是在虚拟世界,也可能是一种幻觉,反正最终他是玩出了拉美文学大爆炸的一颗重磅游戏炸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被占的宅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被占的宅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