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暴力 情感暴力 7.1分

爱,太过神圣,所以才要勇于说“不爱”

茶音锁寄

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作为普通人,几乎都会希望自己是个好人。

有多好?会爱人,对他人亲切,能够关心爱护身边的人们,做个好姐妹/兄弟、好妻子/丈夫、好妈妈/爸爸、好婆婆/公公……我们希望自己的每一面、每一个角色,都是好人。

可是同时,我们也惧怕自己不是个好人。我们会嫉妒、会愤怒、会憎恨……希望永远不要有这样一面,希望这种不堪不要被任何人看见,让所有人包括自己以为,自己仍旧是个好人。而这种“好人”的幻象,是多么沉重的枷锁,将我们认为是恶魔的一半锁住,同时也让我们远离人性而非更近。

这个枷锁,这个诅咒,是我们内心虚伪的一个源头。为了这种幻象,我们也曾付出很多惨痛的代价……

1 一个女囚的谎言

记得大学时,心里沟通课的老师,为我们上了一堂关于“家庭暴力”的课程,并为我们放了一些关于监狱中死囚的视频。

“我今天给你们看的故事,都是真实事件采访而成,而里面这些死囚,几乎都是女性,而且大多是有家庭的女性。”老师一开始,就为我们定下了视频故事的基调,“我希望你们能听出一些谎言,看完之后,告诉我你看穿了什么样的谎言。”

故事的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还记得,视...

显示全文

无论是你,还是我,我们作为普通人,几乎都会希望自己是个好人。

有多好?会爱人,对他人亲切,能够关心爱护身边的人们,做个好姐妹/兄弟、好妻子/丈夫、好妈妈/爸爸、好婆婆/公公……我们希望自己的每一面、每一个角色,都是好人。

可是同时,我们也惧怕自己不是个好人。我们会嫉妒、会愤怒、会憎恨……希望永远不要有这样一面,希望这种不堪不要被任何人看见,让所有人包括自己以为,自己仍旧是个好人。而这种“好人”的幻象,是多么沉重的枷锁,将我们认为是恶魔的一半锁住,同时也让我们远离人性而非更近。

这个枷锁,这个诅咒,是我们内心虚伪的一个源头。为了这种幻象,我们也曾付出很多惨痛的代价……

1 一个女囚的谎言

记得大学时,心里沟通课的老师,为我们上了一堂关于“家庭暴力”的课程,并为我们放了一些关于监狱中死囚的视频。

“我今天给你们看的故事,都是真实事件采访而成,而里面这些死囚,几乎都是女性,而且大多是有家庭的女性。”老师一开始,就为我们定下了视频故事的基调,“我希望你们能听出一些谎言,看完之后,告诉我你看穿了什么样的谎言。”

故事的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我还记得,视频中的女囚,在杀死丈夫之后,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她说自己是那么爱丈夫,可是却一直忍受着残酷的家暴。她说自己为了这个家放弃了一切,所有人都反对她与这个男人在一起,但是她宁愿与家人和亲戚断绝往来,也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因为爱。她付出这么多,可是得到的却这么少。她说是自己的错,不然那个男人不会变成酒鬼、赌鬼、不回家的人,他的丈夫其实是个很好的人。还说了很多很多……

看完故事,有位同学回答了老师的问题。

“老师,我觉得,她并不爱自己的丈夫。”

“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真正的爱,是不会让彼此都走向毁灭的。她不爱自己的丈夫,却说了谎,可是她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谎呢?那个男人明明对她这么不好,她为什么不逃呢……”

后来,老师说了什么,我也记不得了。我只记得自己心中同样的困惑,以及自己当时闪念所思考的东西。

那个同学说得对,女囚并不爱她的丈夫,如果是我,我应该不会去爱那样一个男人。可是又好像不对,她的哭诉那样真实,不像是说谎,但是我却直觉认为,她确实在说谎。

为什么?

多年后的今天,我看过加藤谛三的《情感暴力》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答案。

那个女人,并不知道自己在说谎,然而,她也确实说了谎。

如此矛盾的答案,正是我多年前不敢说出来的,因为那时,我无法接受这种矛盾的逻辑,它看上去太荒谬了!然而这种荒谬,却也是一种真实,并且需要我们不以简单的非此即彼的方式去推断,才能得出结论。

书中说“施虐者无法察觉自己的真实愿望”“情感暴力的加害者意识不到自己的加害行为”。可明明那个女人是家暴的受害者,她并不是施虐者才对吧?

恰恰相反,那个女囚,正因为是施虐者,才会出现那个看似荒谬的矛盾——只因没有人会当她是施虐者。

如果我们剖析那个女囚的心理,她为何要那样哭诉,甚至为被自己杀死的丈夫说好话,就能看出端倪。

1、 她是长期家暴的受害者,是弱者,理应得到同情;

2、 她说自己爱丈夫,是个称职的妻子,是个有爱心的女人,理应得到崇敬;

3、 她说自己为了丈夫付出了太多,甚至断绝与家人的往来,她是个伟大的、甘于为爱献身的女人,有圣母的情怀,理应得到赞美。

4、 她说是自己的错,不然对方不会那么堕落,她是谦卑温驯的,有自知之明且宽宏大量的女人,理应被关照。

总之,她那么好,那么好。她是救世主,是那个男人的天使。她没有离开,因为她认为那个男人没有她就不能活,也认为没有那个男人,自己失去最爱,也不能活。

是那个男人的堕落,使她看起来纯净如天使,仁爱如圣母。没有他的罪,就没有她的爱。

这不是爱,这只是一种病态的圣母情节,一种强烈的依赖心理,一种暗藏杀机的幻象罢了。

一切,都是谎言,可是撒谎者,除了相信自己所说的,便再没了依靠。

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杀人犯,她不会认为自己没有善待这段婚姻关系,她不会觉得自己保有真实的恶意,因为她是完美无瑕、纯洁无辜的,只是被命运给捉弄了。

当我意识到这种思维的可怕之处时,我又想起那个同学的话:“她为什么不逃呢?”

大概世界上,再也没有另一个男人,能轻易满足她的圣母情节了吧。或许,她身上的家暴痕迹越猛烈,她就能越发感受到神圣的伟大,她就越感到自己接近天堂……

2 一名客服主管的谎言

我曾经认为,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也知道有人会在生活中发挥演员的特质,然而当我终于遇到这么一个人,对方说出一番话之后,我才确定这世上有这样的人,或许我们的身边还不少。

那是一名我之前工作单位的客服主管,正走向店长之路。我对她并不是很有好感,但是也觉得她在关键时候也会说一些人话,而不是像很多升了职的人那样完全用屁股决定脑袋。

那一日,她向我透露我们区域一名同事,和客人起了争执,那时我不在,所以并不知道这件事。

“那位客人确实胡搅蛮缠,她大声嚷嚷着要投诉,还要咱们同事道歉,我怎么能让咱们同事受委屈呢,我就跟客人道歉了,可是客人还是不依不饶地非要咱同事道歉。我说绝对不能让那个同事道歉,我作为主管可以给您跪下,可以低到尘埃里,但是不能让那个同事道歉。我就觉得,咱们的员工都挺不容易的,在客人面前绝对不能让员工受委屈!”

那时,我听着,总觉得不太对劲,只问了一句:“这件事只是客人的错,那个同事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之后,客服主管转开了话题。

后来,我听其他人说,这位客服主管,正在拉拢各区的人支持她走向店长之位,她以为我会因为她“愿意低到尘埃里”庇护我们区的同事,就能给我留下好印象,可那次却失败了。不仅如此,她培训员工的时候大谈如何妥协和低头地面对顾客表示恭敬,却讲完没些日子就因为对顾客没有好脸色而被投诉了两次。

如此,我才渐渐明白我究竟觉得哪里不对劲。

并非救世主,你何必为他人低到尘埃里?何况你也从未真想低到尘埃里过。

这是一个谎言,因为是谎言,所以过分,所以不自然,所以无法兑现。

也就无法得到信任。

只会说漂亮话的人,无法得到他人的信任,也是因为这个。

3 一个关于爱的谎言

爱,是无条件的,是本能生发的,是开放的,是无私的,是完美的……

我说,爱,是有条件的,是需要学习的,是有限度的,是自我满足的,或许是不完美的。

所以对我而言,爱的完美标准,是一种谎言。

有多少人,为了让自己的爱,满足这个标准,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完美的爱人,而做了没有分寸、没有限度的事啊!或许有种理想的爱,确实满足那个标准,但我们不该用这个标准来要求本是肉体凡胎、满载七情六欲的我们自己。

我的依据是:人类之爱,终有限度,需要克制,也需要修行。

母爱伟大,无条件的母爱,似乎等于不求回报的母爱。有人错误地以为,自己感到自己一直在付出,得到的好像比较少,就相当于不求回报了,所以不少母亲都认为,自己辛苦养育孩子,是施恩于对方,而对方只是索取,故而自己是伟大,并拥有无条件母爱的人。然而,不求回报,便也不该有施恩与受取的关系。自觉高孩子一等,不平等的关系,意味着母亲有所期待,有所掌控,如此,便不要把自己当圣人看待。

人有欲望,故而爱需要克制,既然爱有条件,那就接受这条件,尊重,并划清界限。成人之间,越界需要征求对方的同意,因为彼此在相对平等的地位,那么对于孩子,为何就能随意干涉呢?清楚地明白自己与孩子的界限,是让彼此都能意志独立的前提,才有互相尊重的可能。

正因为要明白界限,且要划清界限,所以才需要学习,需要修行。很多父母没有学会爱,却打算生产下一代,并按照自己的臆想去培养孩子,这样的父母,并不合格。称职的父母,会从爱的荷尔蒙中学习克制,而不是纯粹地放纵自己被激素控制。

有的母亲,会为了孩子牺牲性命。可以说母亲至少认为,和自己的生命比起来,孩子的生命安全是更重要,且更值得的,有选择的,必有价值排序,也便有自我满足。为何要惧怕承认自己会满足这一点呢?还不是被“无私的爱”这一标准所累,以至于很多人逼着自己去迎合这标准,可是竟做不到,便生生地成了谎言与虚伪。

清楚自己要什么,才能问对方“你要什么?”。不然,一个人会误以为自已要的,就是对方要的,而不顾对方的需求,肆意强加自己的“爱”。

“我是为了你好”是谎言。我想要的,往往并不是你想要的,何谈好不好呢?

“只要你幸福,我怎样都可以”是谎言。我不是救世主,不必低到尘埃里,难道我还想用你的不幸福来谴责你,说你辜负了我的牺牲吗?

爱,太过神圣,所以我们才需要看穿谎言。

如果妈妈再想说“我是为你好”的时候,能换成“我希望你如何如何”,然后给孩子接受这个希望,以及拒绝这个希望的权利,并尊重孩子的选择,或许世间的亲子矛盾,能少一点点。

4 一个关于不爱的谎言

“我以为这样就代表我爱你,可是我发现我爱的方式不对,为了能真正地爱你,我会努力学习如何去好好爱你。”

我宁愿听到这样的“不爱”,也不愿永远被“爱”的谎言包围。

爱,太过神圣,所以我们才该勇敢地去说“不爱”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感暴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感暴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