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 奔月 8.4分

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读《奔月》

刘未
鲁迅文学奖得主鲁敏的最新长篇小说《奔月》延续了作者对于日常的虚妄与困顿的切割与探究,“典型人物”的“典型故事”总是被深埋在无面的市井群众之中,“那个人”如此之远,却又如此贴近,那些平常到卑微的“切肤之痛”也正是我们自身的固有之疾,只是它还在潜伏,还在隐隐的按捺……

故事从一次普通的车祸展开。女人小六在这次车祸中失踪,她的丈夫由此展开了一场“寻找”之旅。在这场不被认可的探寻中,丈夫贺西南的世界几乎被完全颠覆,他一步步发现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特别单纯,一向规规矩矩,连打个黑车都叫女司机”的妻子小六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番面目:喝酒、交际,甚至有婚外情。而他的生活,他所一向引以为傲的刚性“规范”,也将在这场探寻中被一一打破,并被快速的重新构建。

离得越近,越看不清楚,不论是对人还是对事,都是如此。小六的离开使得“身在此山”的贺西南有机会从一个“外人”的视角审视自己的生活,这个普通市民所安享的太平之下其实暗流涌动,然而,一切都被日常的模范所掩盖了,所有锋利的企图都被郑重其事的修饰着,直到小六失踪,它的另一面才全无遮拦的显现出来。那么,究竟哪一个生活才是真实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秘密,这...
显示全文
鲁迅文学奖得主鲁敏的最新长篇小说《奔月》延续了作者对于日常的虚妄与困顿的切割与探究,“典型人物”的“典型故事”总是被深埋在无面的市井群众之中,“那个人”如此之远,却又如此贴近,那些平常到卑微的“切肤之痛”也正是我们自身的固有之疾,只是它还在潜伏,还在隐隐的按捺……

故事从一次普通的车祸展开。女人小六在这次车祸中失踪,她的丈夫由此展开了一场“寻找”之旅。在这场不被认可的探寻中,丈夫贺西南的世界几乎被完全颠覆,他一步步发现那个与他朝夕相处的“特别单纯,一向规规矩矩,连打个黑车都叫女司机”的妻子小六有着完全不同的另一番面目:喝酒、交际,甚至有婚外情。而他的生活,他所一向引以为傲的刚性“规范”,也将在这场探寻中被一一打破,并被快速的重新构建。

离得越近,越看不清楚,不论是对人还是对事,都是如此。小六的离开使得“身在此山”的贺西南有机会从一个“外人”的视角审视自己的生活,这个普通市民所安享的太平之下其实暗流涌动,然而,一切都被日常的模范所掩盖了,所有锋利的企图都被郑重其事的修饰着,直到小六失踪,它的另一面才全无遮拦的显现出来。那么,究竟哪一个生活才是真实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秘密,这秘密隐晦而自得,这个隐性的自我与那个堂皇的自己哪个才是真我?我们所信奉的准则总是两线并行互不干涉,我们的品格、尊严与声望都将分头被评定——一个是公共的、一个是暗自的。那么,哪个是我?而我们每天所面对的这个世界,甚至我们的亲人、朋友和爱人,又究竟有多少不被知晓的虚构呢?

而作为“奔月”的主角,小六则经历着另一种虚妄。出于对某种庸碌的厌倦,她选择了逃离。然而,逃离之后并不是换得新天做新人,她所厌倦的虚妄只是换了一个地点、换了一批人、换了一种形式被重新演绎了出来。“她扔掉什么,就又重新装备起了什么,且像是可以无限延续下去”。他处即此处。她仍然深陷在泥淖中。虚妄在人心里,而这内心的空洞无法弥补,仿佛一个反反复复的旧梦,永远也醒不了。而这正恰如其分的契合着那个古老神话的忧患困境:嫦娥不能忍受后羿的暴戾与荒淫,一粒仙药的长生更是一种绝望,她只能选择两粒仙药的逃离。然而,逃离却带来了另一种相似的困境。这反讽的结局究竟是一种报应还是命定的穷途?

叔本华说:幸福,不在未来,便在过去。“当下”总是充满忧患与俗厌,它笼罩着我们,时时刻刻。由此,每个人心中都有着逃离当下的欲望,而远方的美好只是在远方,一旦你身临其境,“远方”就会消失,就像深陷迷途的人总是绕着圈回到原地,“当下”永远在尾随。

“嫦娥应悔偷灵药”?或者会吧。就像小六,当发现无法逃脱时俗的困局时她也想回家,但是,一个叛逃者哪里还有家可回?就像嫦娥,你能想象她的回归吗?或者,悔或不悔,都不是应然的答案,逃离本身才是。而每一次逃离都是一次真实的回归,这真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小六的情人张灯所信奉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2017.10.9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奔月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