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4分

乌合之众

身处社会之中,但是内心又想要独立于群体,因此选择了这本书来大概了解一下群体的特征,以免自己身处群体而不自知。

在人的意识之上,存在着一种更为强势的力量,名为无意识,也可以称作本能。本能从人类诞生之初就主宰着人类,但随着后来者“理性”的出现与壮大,人们渐渐忘记了无意识控制意识这一等级顺序,甚至尝试理性压抑本能,奉理性为尊。所谓理性,是隐蔽动机的结果。在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下,人们理性的行为,实际上也是本能地偏向自己更能获益的一面(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一种名望上的利益,所谓道德约束很多时候也是追求利益的一种体现)。群体,就是一个完全没有理性存在的,被无意识控制的组织。

当一群人关注同一件事时(即使不在同一场合),他们的思想与情感被同化,再是丧失了独立意识,这就构成了一个群体。这时个体们拥有精神的统一律,完全不同于独立的个人。在群体中的个人很难主动脱离群体,因为当情感被同化后,丧失独立意识的个体没有能力去反思自己的逻辑,只能在情感的摆布下被无意识主宰着自己的行动。

在聚集为一个群体时,通常会发生以下几个阶段:

1 .刺激
某一个不合常理的感情与行动的发生刺激群体。
...>
显示全文
身处社会之中,但是内心又想要独立于群体,因此选择了这本书来大概了解一下群体的特征,以免自己身处群体而不自知。

在人的意识之上,存在着一种更为强势的力量,名为无意识,也可以称作本能。本能从人类诞生之初就主宰着人类,但随着后来者“理性”的出现与壮大,人们渐渐忘记了无意识控制意识这一等级顺序,甚至尝试理性压抑本能,奉理性为尊。所谓理性,是隐蔽动机的结果。在法律与道德的约束下,人们理性的行为,实际上也是本能地偏向自己更能获益的一面(社会对一个人的评价也是一种名望上的利益,所谓道德约束很多时候也是追求利益的一种体现)。群体,就是一个完全没有理性存在的,被无意识控制的组织。

当一群人关注同一件事时(即使不在同一场合),他们的思想与情感被同化,再是丧失了独立意识,这就构成了一个群体。这时个体们拥有精神的统一律,完全不同于独立的个人。在群体中的个人很难主动脱离群体,因为当情感被同化后,丧失独立意识的个体没有能力去反思自己的逻辑,只能在情感的摆布下被无意识主宰着自己的行动。

在聚集为一个群体时,通常会发生以下几个阶段:

1 .刺激
某一个不合常理的感情与行动的发生刺激群体。

2 .受暗示
群体不会思考,习惯盲从,机械化。在刺激的暗示下盲从的做出行动。暗示可以是自然发生的一件事,也可以是有意的控制,只要能让群体意识不到自己被操控。

3 .传染
群体的情绪相互传染,尤其是悲怆的情绪。悲怆的情绪能够让人感受自己是正义的,感受到一种使命感去做实际上很不理智的事.

4 .冲动放大
情绪变得极端、激昂,非理性群体开始行动。

5 .消散
在行动中极端情感缓解,群体逐渐消散。时间积累情绪,也消弭情绪。
“群体中的人不过是尘沙中的一粒微粒,他们只能是任凭无意识的激潮吹拂席卷,把他们带到任何一个地方。无论在哪里,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在群体发展为成熟阶段之后表现出这些一般特征:
1.智力泯灭
群体中的异质化部分被同质化吞没,在短板效应下智力水平降低到最低级。自我意识模糊,独立思考能力下降,判断力与逻辑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趋同一致,于是残存的智力品质被彻底反噬。
因此群体只接受简单观念。

“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却被愚蠢的洪流湮没了。”

2.不承认障碍
首先群体不承认错误,因此不会产生负罪意识。且难以动摇。
其次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干成任何事,因此一旦受阻就会产生狂躁、暴戾的情绪。
他们也本能地阻挠一切变革。

3.伪推理能力
群体想象力活跃,喜欢把只是表面上相似的事物搅在一起。
在伪推理能力下,群体存在着一个谎言机制:由第一个人产生幻想,既而在群体中暗示、传染,群体开始附和、扩散。因此被越多人证明的事件,往往错误得最荒谬。比如历史很有可能是被杜撰的,所谓的英雄和暴君,或许从未真实存在过。

4.偶像崇拜
群体渴望强权。偶像总凌驾于信徒,信徒盲目服从,信徒不也无能里对偶像制定的信条进行讨论。信徒有狂热的愿望传播信条,且仇视不接受信条的人。
在人类所支配的一切力量中,信仰的力量最为惊人。信仰既难以建立又难以毁灭,它不过是一种虚构,唯一的生存条件是不能受审查与讨论。

5.极端
群体兴奋时,服从于各种原始冲动,逐渐趋于一个极端,此时冲动大于一切。群体又冲动而易变,它也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那些戏剧中形象鲜明的人物则可以牵动群体的情感,也易沉浸于奇妙虚幻的荒诞深化故事之中。

“我通过改革天主教,终止了旺代战争;通过变成个穆斯林教徒,在埃及站住了脚;通过变成个信奉教皇至上的人,赢得了意大利神父的支持;如果我去统治一个犹太人的国家,我也会重修所罗门的神庙。”——拿破仑
拿破仑就深谙此道,他懂得如何经营人设,反正群众没有怀疑的精神和独立意识。

民众期待某种新制度能带来幸福,实际上幸福并不能在制度中寻找。当一种文明让群众占上风时,它便几乎没有机会延续下去了。而民众所信任的教育也不能改变道德与本能。作者在书中强调了应试教育的失败之处:

“应试教育在最底层创造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这个群体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而在最高层,它又培养出一群轻浮的权贵阶级,他们既多疑又轻信。可以说,掌握一些派不上用场的知识,是让人造反的不二法门。”

应试教育培育出两类人,一类人被其淘汰,另一类人得到证书,在工作的过程中将过去十几年所学的都流失掉,精疲力尽地落入生活的俗套。

现代社会最具代表性的新群体即各个粉丝群体,它囊括了一切群体的特质,他们的偶像即是群体的信仰。因此他们的各种奇葩行为都不足为奇了。

尽管群体有这样多的负面影响,但同时也存在积极的部分。比如在群体中,平日里最懦弱胆小的人也可以为了群体的目标而牺牲自己。为了一知半解的信仰,观念和只言片语,便可英勇地面对死亡。群体不仅要求他们的英雄具有夸张的美德,同样也会彼此要求。军队就是在这样不断加深信仰崇拜来赢得军人们最大的贡献。
尽管在群体中善恶标准、是非观念被抹杀,数量即代表正义,但获得的感性情绪化可以促生文学艺术,而太过于严谨而理性也会造成精神领域的空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