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马”而来张承志——草原所能赋予一个人的力量

沈一默

大约每个人在生养自己的故土之外,还会另有一个改变了自身的命运,塑造了自身人格的地方。这个地方对于张承志而言,是内蒙古的大草原,是乌珠穆沁,是汗乌拉,是他的第二个故乡。

张承志出生于1948年,当他高中毕业的时候,恰逢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张承志的主动要求下,他来到了内蒙古乌珠穆沁大草原,在那里生活了五年。五年的时光对于人的一生而言并不算长,但对于张承志来讲,草原上的五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重塑了他的人生信仰。这种改变与重塑反映在张承志的文字里,他的小说《黑骏马》诗歌《做人民之子》甚至是如今的文集《汗乌拉我的故乡》都是这种改变和重塑的体现。

说起这种重塑与改变就不能不提到草原游牧文化的力量,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再去体会那曾经的游牧文化。就如同我,虽然在内蒙古上了四年大学,却一次也没见过天苍苍野茫茫遍地是牛羊的草原。所以张承志的文集《汗乌拉我的故乡》或许可以看成是对往昔的一种追忆与怀念,怀念那时的人、物、事,怀念那时的热血与青春。

也因此,在这本集子里,有许多篇章都是书写着那些怀念的,比如《启蒙的历程》,比如《袍子经》。袍子是蒙古人的传统服饰,不过在如今的城...

显示全文

大约每个人在生养自己的故土之外,还会另有一个改变了自身的命运,塑造了自身人格的地方。这个地方对于张承志而言,是内蒙古的大草原,是乌珠穆沁,是汗乌拉,是他的第二个故乡。

张承志出生于1948年,当他高中毕业的时候,恰逢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张承志的主动要求下,他来到了内蒙古乌珠穆沁大草原,在那里生活了五年。五年的时光对于人的一生而言并不算长,但对于张承志来讲,草原上的五年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重塑了他的人生信仰。这种改变与重塑反映在张承志的文字里,他的小说《黑骏马》诗歌《做人民之子》甚至是如今的文集《汗乌拉我的故乡》都是这种改变和重塑的体现。

说起这种重塑与改变就不能不提到草原游牧文化的力量,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已经很难再去体会那曾经的游牧文化。就如同我,虽然在内蒙古上了四年大学,却一次也没见过天苍苍野茫茫遍地是牛羊的草原。所以张承志的文集《汗乌拉我的故乡》或许可以看成是对往昔的一种追忆与怀念,怀念那时的人、物、事,怀念那时的热血与青春。

也因此,在这本集子里,有许多篇章都是书写着那些怀念的,比如《启蒙的历程》,比如《袍子经》。袍子是蒙古人的传统服饰,不过在如今的城市里,袍子大都只在节日庆典才会出现,平日里,蒙古族人的穿着打扮与汉族人是一般无二的。但是在曾经,在草原的腹地,在张承志的汗乌拉,袍子既是吸引并且改变那些插队知青的异族服饰,同时也是让他们在烈日与风雪中生存下去的必需品。张承志在《袍子经》里细细的书写了袍子的几种分类,曾经风靡一时的穿法,以及破旧袍子所承载的那些艰苦但也向上的岁月。透过这些袍子,我们看到的是那个逝去时代里知青的生活,以及在多年之后,张承志对那个时代的怀念与思索。

事物之外,承载了更多怀念的是人,是张承志的额吉和哥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反复的书写着这些人,在《北方女人的印象》里,在《阿尔善》里,在《二十八年的额吉》里。一个地方能否让你留恋,让你依依不舍,其实并不在与景色的独特与美好,真正的根源永远都在于那片土地上有着谁。额吉是张承志的蒙古妈妈,她有着那个年代蒙古族妇女的一切美好品质,是她让张承志融入了草原,在异族他乡找到了归属感。额吉牵连起了张承志与草原的羁绊,也成为了张承志不断的书写草原的永不枯竭的心灵源泉。

除了这些纪实性的怀念文字,在文集《汗乌拉我的故乡》中,也不乏张承志对人生的思索体悟。这些思索里有张承志对文学创作的剖白,对蒙古历史的研究考证,对今夕往日的对比,对政治时事的评判。这些文字展现的不仅仅是汗乌拉草原对张承志人生的影响,同样也展现了特定年代、特定民族赋予一个人的特殊视角。

站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回望曾经的岁月,我们可以看到张承志不断变化的思想与不变的热爱。变化来自不断发展的认知,不变源自那永远的汗乌拉,源自那心灵深处的故乡。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汗乌拉 我的故乡的更多书评

推荐汗乌拉 我的故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