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在巴黎

小崔

注释:四星是因为翻译不是很喜欢,海明威六星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小崔(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40340406/

布达佩斯大饭店并不在布达佩斯,《巴黎的忧郁》里面也没有一篇巴黎的忧郁。去巴黎的时候,你带的是一个美国人用英语写的书,去巴黎之前,你看的一部《午夜巴黎》也只是美国人的电影。

你住在巴黎的第五区一个阁楼上。天气还未到寒冬,但着实有点冷。巴黎的早晨似乎来得特别晚,又加上连日的下雨,所以每个早晨都会在黑暗中醒来。房子也许是18世纪的,也许更晚,壁炉还在,但却已经只是装饰品。一块地板是热的,也许是巴黎的供暖,也许是别的什么。

这个阁楼临近圣米歇尔大道。巧的是,那本美国人写的《流动的盛宴》第一篇,恰恰也是这条街。这当然让你对这条街增加了好感。也许这个地方是他住过的,也许他也坐过这个地方,哦,起码这条路他走过,那时候也是刮着大风,风也会把雨水吹到库管里。

除了楼下的黑色维纳...

显示全文

注释:四星是因为翻译不是很喜欢,海明威六星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小崔(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40340406/

布达佩斯大饭店并不在布达佩斯,《巴黎的忧郁》里面也没有一篇巴黎的忧郁。去巴黎的时候,你带的是一个美国人用英语写的书,去巴黎之前,你看的一部《午夜巴黎》也只是美国人的电影。

你住在巴黎的第五区一个阁楼上。天气还未到寒冬,但着实有点冷。巴黎的早晨似乎来得特别晚,又加上连日的下雨,所以每个早晨都会在黑暗中醒来。房子也许是18世纪的,也许更晚,壁炉还在,但却已经只是装饰品。一块地板是热的,也许是巴黎的供暖,也许是别的什么。

这个阁楼临近圣米歇尔大道。巧的是,那本美国人写的《流动的盛宴》第一篇,恰恰也是这条街。这当然让你对这条街增加了好感。也许这个地方是他住过的,也许他也坐过这个地方,哦,起码这条路他走过,那时候也是刮着大风,风也会把雨水吹到库管里。

除了楼下的黑色维纳斯酒吧和拐角的爱尔兰啤酒馆,你还可以在这个城市遇到10000个喝酒的地方。不过 最好也不要喝醉,或者即便喝醉,也要继续making sense,否则你就无法听得清圣母院的钟声,或者给错艺人小费,毕竟那些叮叮当当的硬币,你本来也傻傻分不清。

不过,傍晚时分,你也会喜欢在这些石板路上慢慢走,只要不是主干道,汽车还是少的,所以在一顿饱餐之后,你可以带着牡蛎的金属气息和葡萄酒的清香流连忘返,而不必担心被汽车尾气吞没。是的,女性夹着香烟,男性揣着法棍,正是下班的时候,每个人不是都很满意,但起码可以走的很慢。

但我更喜欢那些没有人的清晨十分。当垃圾车嗡嗡作响,你知道一天开始了。穿过圣米歇尔广场的车水马龙,你走到离你最远的那家餐馆里要一杯咖啡,店员当然不会忘记问你可颂要不要来一个,你要不要,则全凭自己的新意。

如果再往前走几百米,就是莎士比亚书店,那个庞德、菲茨吉拉德以及海明威待过的地方,那也是《流动的盛宴》之一。不过你想了想还是不往前走了,那里现在还没有开门,但肯定要比白天安静很多。但你还是决定不往前走了。

去过一次,就等于没有去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流动的盛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动的盛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