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后殖民与现代性

Rose
2017-10-09 14:24:48
东亚的日本,原来依附于中华帝国,但随着明治维新的快速推进,经济、军事,都逐步走上现代化——某种程度上,也即西方化——的道路。甲午中日战争,中华帝国败给昔日瞧不起的日本,逐步沦为半殖民地社会。在此之后,日本将侵略的重心放在中国,从租借个别城市个别区域到占领某一地区,甚至扶植覆灭的满清王朝建立“伪满洲国”,直至1945年战败,在美国驻日盟军最高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改革下,日本才慢慢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化进程。
 
       这是一段我们较为熟悉的历史叙述,但是否存在问题呢?中国历史科目的考试有时会追问,日本何以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大败中国,日本何以在1931年之后殖民中国部分地区达十几年之久。官方给出的思考线索,往往是启发学生关注日本、满清政府、中国国情,比如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走上工业化道路,日本提高了军费预算,满清政府衰落腐朽、倒行逆施,中国国内长期处于内战状态,难以形成抗日统一战线等等。这样的答案确实有助于把握历史,但也在无形之中忽视了历史,因为它简化了作为过程的历史,解释力有限。

       与多数史学著作对日本在二十世纪三



...
显示全文
东亚的日本,原来依附于中华帝国,但随着明治维新的快速推进,经济、军事,都逐步走上现代化——某种程度上,也即西方化——的道路。甲午中日战争,中华帝国败给昔日瞧不起的日本,逐步沦为半殖民地社会。在此之后,日本将侵略的重心放在中国,从租借个别城市个别区域到占领某一地区,甚至扶植覆灭的满清王朝建立“伪满洲国”,直至1945年战败,在美国驻日盟军最高总司令麦克阿瑟的改革下,日本才慢慢现代意义上的民主化进程。
 
       这是一段我们较为熟悉的历史叙述,但是否存在问题呢?中国历史科目的考试有时会追问,日本何以在甲午中日战争中大败中国,日本何以在1931年之后殖民中国部分地区达十几年之久。官方给出的思考线索,往往是启发学生关注日本、满清政府、中国国情,比如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走上工业化道路,日本提高了军费预算,满清政府衰落腐朽、倒行逆施,中国国内长期处于内战状态,难以形成抗日统一战线等等。这样的答案确实有助于把握历史,但也在无形之中忽视了历史,因为它简化了作为过程的历史,解释力有限。

       与多数史学著作对日本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成为帝国的原因的解释不同,美国历史学家、北卡罗莱纳教堂山分校日本与国际研究系副教授马克弟(Mark Driscoll)的《绝对欲望,绝对奇异:日本帝国主义的生生死死,1895-1945》,从后殖民/贱民的角度出发,兼用马克思主义,评述了这一段历史,时间上,主要集中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40年代(1895-1945),地点,主要关注的是日本在满清/中国和朝鲜的殖民地。马克弟认为,“批判的焦点应该转向人的生命和劳动,特别是远离权力中心的边缘地区的生命和劳动。由此,本体论意义上的生命活力,以及被资本所剥削的剩余劳动,可被视为驱动帝国主义扩张的源动力。”于是乎,马克弟成功打破了日本帝国的进步神话。

      《绝对欲望,绝对奇异》一书主要分为“生命政治”“神经政治”“死亡政治”三部分,各个部分之间存在着层层递进、紧密的逻辑联系。在这三个部分,“日本边缘地区的朝鲜和中国的边缘生命和边缘劳动力将走出历史叙述的阴影,成为历史舞台的主角。”这些人是:“中国苦力、在通商口岸活动的日本皮条客、被拐卖的日本女性以及穷困的朝鲜佃农”。

        在“生命政治”中,马克弟考察了中国苦力、日本皮条客、日本性工作者以及朝鲜失地农民在日本殖民地的生活,中国苦力以“自身的血汗建造了日本在关东州的基础设施”,所得却极其微薄,他们的“免费苦力提供了日本资本在殖民地的全部利润”。日本皮条客利用身份优势,逐步打击中国皮条客的生意,将日本女性贩卖至殖民地,用皮肉钱促进国内的发展。日本性工作者有的“逃离父权”,“成为第一批日本女商人”。而朝鲜的失地农民,通过自己的起义/反抗迫使日本殖民者改变对朝政策,却也为此承受着高额地租的代价。

       在“神经政治”中,随着“一战”后日本社会的繁荣,日本国内的资本主义文化也得到勃兴,日本的性文化研究得到兴盛。不同于“生命政治”时期日本殖民者对殖民地人民的剥削行为——“形式吸纳”,在“神经政治”阶段,资本主义倾向于“实际吸纳”,将殖民地人民牢牢裹挟进资本主义生产体系中,控制他们的欲望生成与满足——主要体现在“色欲”和“异奇”两个方面,而“神经政治形态下的日本资本主义,它不断地将工人非人化,并麻痹消费者的感官,把人民变成巴甫洛夫实验中反应机械的生物,易于操纵和丢弃,满足资本主义商人的资本积累需要。”
 
       至于第三阶段“死亡政治”,对应的则是“解形吸纳”。这一阶段,日本殖民者或帝国主义者“完全不考虑维持或再生产中国工人的生命”,商业不再是战争的延续,相反,战争是商业的延续,这与日本殖民地军方的“总体战”思想相呼应。对中国苦力来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逃跑,要么等死。”因为死亡将其“当作随时可丢弃的消费品。”因此,马克弟可以很好地回答那个问题:为何日本帝国主义者,会对中国人做出如此残暴的行为?他并没有止步于道义上的批判,而是从学理上分析了为何日本帝国主义者将中国人不当人。也正如此,《绝对欲望,绝对奇异》将自己与一般的历史著作——单纯叙述所谓历史真实的书——区别开来。

       历史是一种叙述,而任何叙述,都存在着叙述者。如何组织材料,如何根据先定的结论选择材料或从材料中得出结论,都需要慎之又慎,毕竟,无法准确知晓叙述者本身是否很可靠,即便可靠,叙述者所言不一定完全为真,更何况,叙述还涉及到权力问题。日本侵华或殖民中国的历史,固然给“二战”后的中国留下了一定的工业设施,但重要的是,日本自己无意帮助中国走上现代化的道路,日本在华设立的工厂、修建的铁路,其目的是利用中国廉价的劳动力、避开政府关税、加大对中国的商品倾销,而且,还不能遗忘的是,日本在中国曾经大肆进行鸦鸦片、海洛因等毒品贸易,极大地损害了中国人——在他们眼中,中国人不是人——的健康甚至是种的繁衍,更不必提南京大屠杀等惨绝人寰的行径。作为中国人的我们,也要警惕简化历史带来的风险甚至是毒害。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绝对欲望,绝对奇异的更多书评

推荐绝对欲望,绝对奇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