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感想

Mcphee
读书笔记最好还是刚读完时写,拖个一天,竟不知从何下笔。双节假期一半时间用来啃这本,好像回到上学时,可以跳出自己的小圈子,通过读书激发出对他者问题的思考,贪恋这种感觉。

社会学可真是包罗万象,开餐馆的、做衣服的、当保姆的,甚至毒品、监狱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研究主题。还是觉得,社会学是把覆盖常识之上的那层纱给揭开。把表象装进理论筐子里,用统一来整理零碎,这个过程本身是令写作者陶醉和振奋的。然而,本书作者却警惕这种做法。“人类学者努力把所见所闻纳人统一的模型,勾画社会整体的面目。这很容易造成使用事先设计好的思路指导调查,而做不到真正从事实的逻辑出发的结果。”(P519)自己读书少,并没有直观上感觉出本书与其他作品在写作和思想架构的差异在哪里。“系”“关系丛”等概念难道不是“统一的模型”吗,还是说,作者的意思是可以有“统一的模型”,但不要被这个模型给框柱思维,也无需用“模型”解释一切现象,写作时仍然竭力呈现全景,让读者从浩瀚的资料中得出自己的认知?

书中关于做衣服、包柜台(引厂入店、代销、代理、转租等)、帮派、大人物、爱心小组等等叙述都是很有意思的。(我想下次逛街时,面对成排的衣服和个...
显示全文
读书笔记最好还是刚读完时写,拖个一天,竟不知从何下笔。双节假期一半时间用来啃这本,好像回到上学时,可以跳出自己的小圈子,通过读书激发出对他者问题的思考,贪恋这种感觉。

社会学可真是包罗万象,开餐馆的、做衣服的、当保姆的,甚至毒品、监狱等等等等都可以成为研究主题。还是觉得,社会学是把覆盖常识之上的那层纱给揭开。把表象装进理论筐子里,用统一来整理零碎,这个过程本身是令写作者陶醉和振奋的。然而,本书作者却警惕这种做法。“人类学者努力把所见所闻纳人统一的模型,勾画社会整体的面目。这很容易造成使用事先设计好的思路指导调查,而做不到真正从事实的逻辑出发的结果。”(P519)自己读书少,并没有直观上感觉出本书与其他作品在写作和思想架构的差异在哪里。“系”“关系丛”等概念难道不是“统一的模型”吗,还是说,作者的意思是可以有“统一的模型”,但不要被这个模型给框柱思维,也无需用“模型”解释一切现象,写作时仍然竭力呈现全景,让读者从浩瀚的资料中得出自己的认知?

书中关于做衣服、包柜台(引厂入店、代销、代理、转租等)、帮派、大人物、爱心小组等等叙述都是很有意思的。(我想下次逛街时,面对成排的衣服和个个柜台,不应该再熟视无睹了吧,起码应该想到这本书啊。)虽然人与体制相比,好比鸡蛋对石头,但“浙江村”人在地域和行业间的流动中散发出的勃勃生机和顽强、柔韧的生命力,还是令人动容的。另外,他们走在体制改革之前的魄力以及在做生意方面的敏锐嗅觉、灵活脑筋和果敢行动,也是让人佩服的。“在正式的体制改革开始之前,我们看到在基层社会已经积蓄了很大的改革势能。当体制作出调整之后,进一步的变化又将到来。”,看到这话,我怀疑对基层老百姓的能动性,政府和学界在多大程度上认识到位了?有没有可能一直在过高、过低估计的圈子里打转?PS:自己经常看到的“温州商品城”不是也可以说明浙江人在做生意方面的才能吗?

本书资料翔实,理论信手拈来,有批判眼光。我觉得这本书的主题词应该是“关系”吧,如果在正文部分能够一边详细论述,一边不时点一下“关系”,可能我这个愚钝的人更能理顺思维,更易抓住主线。还是说,作者是故意埋下“关系”这条暗线,至于拎得出来拎不出来还是拎出别的线,就看读者自己的能耐?“我写这本书,目的并不是要发展独立学术系统中的某一概念,而只是想提醒大家对自己的实践方式的反思。是我意识到人们在实践中以“总体判断”来作为行动的前提,是有危险的,所谓对社会的“总体认识”是虚假的,这才有了我从“支配的知识”到“理解的知识”的转变。从最顽强的事实出发,发现并试图解决真实的问题所在,这就是我的出发点。”(P522)这话实在是困扰啊,不懂~提醒自己注意的是,本书的“社区”与行政意义的“社区”概念是不一样的。而且,对“浙江村人”“温州人”这些地域概念我区分不开来,统一以“浙江人”来理解全书。

后记部分这句“他们是社会发展的真正推动者,我只是实践者的再蹩脚、无能不过的秘书。怎么把这个秘书当得少蹩脚一点,是我终生的任务。”好像《我的凉山兄弟》中有类似的语言,喜欢这种谦卑的姿态。另外,只有讲述者用心用力调查、思考、讲述,才能让读者畅快阅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跨越边界的社区的更多书评

推荐跨越边界的社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