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文艺复兴的蓝色小药丸说开去

璃人泪@2011

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在上,下面环绕五颗红色的,这是文艺复兴时期赫赫有名的美第奇家族的族徽。为什么是小药丸?因为美第奇(Medici)很像medicine呀!当然,这只是顾爷在《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中的段子,不是美第奇家族的官方解释。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段子瞬间拉近了我们和super豪门的距离。

文艺复兴是什么?在大众眼里,这是一段牛人辈出的光辉岁月: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有鬼斧神工猜不透如何完成的杰作,也是许多后世艺术家心向往之、自恨生不逢时的年代。以至于提起文艺复兴,我们常常是仰望的。但顾爷依然是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段子手顾爷,他笔下的文艺复兴褪去光环,简直像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娱乐新闻。大艺术家和聚光灯背后的明星一样,都是生活中的普通人。个性中的某部分令他们发挥才华大获成功,另一部分也可能留下遗憾。高大上的族徽变成小药丸更好记忆,而“高冷”的艺术家们接了地气——哪怕是暴露缺点——也会因真实而更让人喜欢。

大师们之所以为大师,最教人好奇的当然是成功学了。审美的标准不断变化,对艺术价值的取向也见仁见智,活在时代前面名垂青史固然不错,但试问...

显示全文

一颗蓝色的小药丸在上,下面环绕五颗红色的,这是文艺复兴时期赫赫有名的美第奇家族的族徽。为什么是小药丸?因为美第奇(Medici)很像medicine呀!当然,这只是顾爷在《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中的段子,不是美第奇家族的官方解释。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段子瞬间拉近了我们和super豪门的距离。

文艺复兴是什么?在大众眼里,这是一段牛人辈出的光辉岁月: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有鬼斧神工猜不透如何完成的杰作,也是许多后世艺术家心向往之、自恨生不逢时的年代。以至于提起文艺复兴,我们常常是仰望的。但顾爷依然是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段子手顾爷,他笔下的文艺复兴褪去光环,简直像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娱乐新闻。大艺术家和聚光灯背后的明星一样,都是生活中的普通人。个性中的某部分令他们发挥才华大获成功,另一部分也可能留下遗憾。高大上的族徽变成小药丸更好记忆,而“高冷”的艺术家们接了地气——哪怕是暴露缺点——也会因真实而更让人喜欢。

大师们之所以为大师,最教人好奇的当然是成功学了。审美的标准不断变化,对艺术价值的取向也见仁见智,活在时代前面名垂青史固然不错,但试问,又有哪个艺术家不希望在有生之年就能名利双收呢?这方面,拉斐尔是令人羡慕的。一方面,他非常善于偷师,要学就学最顶尖的。将达·芬奇擅长的人物表情和米开朗基罗精通的肢体动作兼容并蓄,辅以“抠细节、柔美”的自带属性,拉斐尔实在是悟性了得的“学霸”。此外,明哲随性、审时度势又令他顾客盈门。若非有求于人,谁愿意跟拖延症患者达·芬奇或暴脾气米开朗基罗打交道呢。有了拉斐尔这一备选,上至教皇、下至贵族都眉开眼笑。何况拉斐尔深谙主顾之心,人肉美颜相机非他莫属。

另一边两位大师就没这么顺遂了,虽然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也不缺主顾,但由于种种不同原因,两人的传记作者都提到过他们入不敷出的生活。有个性的人在名利上总不及八面玲珑的人左右逢源。而传记作者也好,艺术史家也罢,都绕不开两位巨擘不和的故事,狭路相逢当接对骂堪比今天的网上互怼,一定可以上头条。可在某件事上,两人或者说古今艺术家是相似的——用他们最顺手的武器“画”报私仇。有位教皇司仪官批判了米开朗基罗的作品,米开朗基罗就在西斯廷礼拜堂入口正上方替他安排了一个角色:一个被蟒蛇咬住要害的驴耳魔鬼。拖稿王达·芬奇则是在被某修道院院长催稿得不耐烦时以此威胁:我正思考怎么画犹大,要不把你画成犹大?对方识相不言,达·芬奇得以继续拿钱不干活。毕竟艺术家不能轻易得罪,尤其是可能会流芳百世的艺术家。不过,会报私仇的艺术家也真是生活中的普通人啊。

听着顾爷的八卦走近文艺复兴大师们的生活,熟稔之后更能理解他们的作品,盐野七生在《文艺复兴的故事:文艺复兴是什么?》中说的:“站在他们的作品前,你要做的是把自己当成年少的天才,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和他们交心即可。所谓天才,只有把自己当成天才才能近距离接触到。”其实,把他们当成我们要更容易些,他们创作时,只是一群以艺术家为职业的普通人。顾爷认为,“文艺复兴”这个概念也不存在,它是瓦萨里“拔高《艺苑名人传》的口号”。我们倒也没必要太执着于高山仰止的口号,平常心欣赏作品、理解作品才不会有隔阂感。

——丁酉年读顾爷《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顾聊绘画·文艺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