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爱 隐爱 10.0分

难以隐藏的爱 ——读《隐爱》 蜀东泊客

七怀沙
长篇小说《隐爱》,写了主人公孟夏兮从苦难的童年长大成人、成名、成熟的曲折经历,表达了作者对中国优秀传统道德文化的追寻和遵从的意愿。
这是一部先苦后甜的励志小说。在前半部分的叙述里,不仅没有爱,反而是恨。甚至已经麻木了,连恨都没有。比如“下地狱的方法”一节里面——请注意这个小标题,明明是写爱的小说,却写到了下地狱!当小说的“女一号”孟夏兮这位年仅八岁的小朋友,被父亲用酒瓶的手榴弹打破脑袋时鲜血直流时,竟然都没有哭,还“习以为常,忍着剧痛将赊回来的酒菜拿出来摆上桌”,供酒罐罐父亲孟东享用。可是还没有完——那仅仅是小孟夏兮人生中苦难的N分之一!接下来“小姨”将孟夏兮带离上井村这个让人都失去对外界的感知的麻木不仁的地方,进到城里去得时候,真是“才离虎口又进入了狼窝”,小姨用卖笑供她上学,一幕幕不堪入耳目事件又给了身为女孩的小孟夏兮本就难以愈合的心灵创口洒下一把盐来!如果说苦难的童年和多桀的少年让人不愿、不想、不肯回头的话,那青春韶华的美丽花季又让早成为了作家的孟夏兮有了长达十多年的等待和失望。《隐爱》表达出来的爱恨情缘,就这样深深地埋藏起,让读者生出一种似乎喘不过气的感受。
在人生的摸爬...
显示全文
长篇小说《隐爱》,写了主人公孟夏兮从苦难的童年长大成人、成名、成熟的曲折经历,表达了作者对中国优秀传统道德文化的追寻和遵从的意愿。
这是一部先苦后甜的励志小说。在前半部分的叙述里,不仅没有爱,反而是恨。甚至已经麻木了,连恨都没有。比如“下地狱的方法”一节里面——请注意这个小标题,明明是写爱的小说,却写到了下地狱!当小说的“女一号”孟夏兮这位年仅八岁的小朋友,被父亲用酒瓶的手榴弹打破脑袋时鲜血直流时,竟然都没有哭,还“习以为常,忍着剧痛将赊回来的酒菜拿出来摆上桌”,供酒罐罐父亲孟东享用。可是还没有完——那仅仅是小孟夏兮人生中苦难的N分之一!接下来“小姨”将孟夏兮带离上井村这个让人都失去对外界的感知的麻木不仁的地方,进到城里去得时候,真是“才离虎口又进入了狼窝”,小姨用卖笑供她上学,一幕幕不堪入耳目事件又给了身为女孩的小孟夏兮本就难以愈合的心灵创口洒下一把盐来!如果说苦难的童年和多桀的少年让人不愿、不想、不肯回头的话,那青春韶华的美丽花季又让早成为了作家的孟夏兮有了长达十多年的等待和失望。《隐爱》表达出来的爱恨情缘,就这样深深地埋藏起,让读者生出一种似乎喘不过气的感受。
在人生的摸爬滚打中,孟夏兮一步步领悟,“如大海般风云变幻才是人生的常态”;一步步成长,“有一样东西绝不可以放弃,那就是希望”;直到最后终于获得了事业与家庭的双丰收,在成为作家,实现理想的基础上,也好事多磨之后顺利地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理解并原谅了“之前生活的所有刁难”。
阿来曾经说过,小说其实就是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故事。在孟夏兮的生活中,先后出场“乱我心”的男人有酒鬼父亲孟冬、打造或者说是包装孟夏兮的经纪人路冬篱、青年作家洛春迟、以及户外活动家秋实等人。孟东是个“无能的男人”,重男轻女,每天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对老婆孩子非打即骂,最终闹得鸡飞蛋打,妻离女散。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苦水里泡着成长的孟夏兮一方面承接人生的苦难,另一方面却也是幸运的。这个幸运得益于她梦想当作家所具有的天赋被有经济头脑的记者、诗人路冬篱发掘了出来。只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孟夏兮虽然通过路冬篱成为了畅销书作家,也一度和路冬篱走到了一起,但路冬篱因为种种原因并没有给孟夏兮一种“回家”的踏实感。最后两个人不得不分道扬镳,分别踏上自己的人生旅程。孟夏兮为什么非要看重办了正式结婚证才算是“成家”了呢?是因为她心中始终装着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思想”观念。
习近平认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可以为人们认识和改造世界提供有益启迪,可以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也可以为道德建设提供有益启发。孟夏兮的这种要结婚证或者孩子才算是有“家”的念头,是一种“优秀传统文化道德”的体现。人类的繁衍生存,离不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尽管“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无论是谁,当你肆意奔放的青春年华之后,一旦“落教”了,财迷油盐酱醋茶才是一家人平平淡淡的生活。也只有到那时候,才是少年夫妻老来伴,才能相呴以湿,相濡以沫。《隐爱》中的孟夏兮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去期望、等待和争取她“有证”“有孩”有名分的婚姻,路冬篱先是虚以为蛇,再是避而不谈,等到最后说清楚了时,岁月又一去不复返了。孟夏兮在愿望无情地破灭之后,她毅然地选择了离开。并在寻寻觅觅中疏而不漏地碰上了有望成为自己另一半的——那个青梅竹马的童年时代给她栗子馅饼吃的哥哥秋实。作者在《隐爱》中采用这样的谋篇布局方式,无论是有意或是无意,都彰显了中国这一优秀的传统道德文化建设。
离我们并不遥远的童年时代的故乡,给人以痛苦,给人以迷茫,给人以不堪回首。所以在那个年代,好多的农村人,都犹如勿忘我花般,是随风飘落、生长在乡下田间山坡一粒粒生命的种子,不愿屈服于命运的人,总在想尽一切法子往城市去,到城市的角角落落去用他们的一己之力与生活抗争。孟夏兮这里随风飘落的种子,不经意间成为了孟冬的嫌子,母亲的妻儿,一个幼小的孩子,还根本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好在远走他乡的母亲终究给她抛来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让“小姨”来将可怜的她带到城里去,让她不继续在乡下自生自灭了。虽然城里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小姨也以卖笑为生苦苦熬着日子,但毕竟想尽千方百计为孟夏兮撑起一片天空。
三穷三富不到老。在国家先富带动后富,城市带动乡村的指导方针下,住在上井村几十年难得挪窝的孟夏兮父亲孟东也时来运转了:得到了一笔巨大的农村土地征收补偿款和一套二百平方米的城市商品房。重男轻女的传统文化糟粕在孟东心灵深处根深蒂固,但毕竟血浓于水。在他病了,再也不能像往常那样生活的时候,还是第一个想到了孟夏兮。孟夏兮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和路冬篱结束后,父亲孟东留下的商品房无意中竟然成了她的“大本营”,真还应了父亲最后告诫自己的话“回来住”。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又和同是从上井村出来的秋实结伴而行,回到离开时从没有想过再回来的家乡。从这里,我们看到的是岁月的更替,时代的变迁,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和进步。
小说第一章写到路边的不凋花勿忘我,要结束的时候再次写到,并且还将其放到了花瓶里面去了。是前后呼应,也是一种象征和隐喻。另外还有一个永远年轻的女孩“怀沙”,也在小说中多次出现,是小说里面一个重要的人物。因为她总是以一个少女的形象出现,和孟夏兮探讨、争执,甚至多次甩门而去。一直到小说要结束了,作者才在心理咨询师曾善美苦口婆心的劝说中点明:怀沙其实就是少女时期的孟夏兮。一个人的成长,尤其是成长为一个有成就的成功人士,不知要经过多少次的化蛹成蝶,涅槃新生。孟夏兮作为一个农村乡下的懵懂孩童,成功道路自然更是漫长、艰辛。留驻在她心间的自己少女时代的“怀沙”,对孟夏兮入城、当作家、追求不同于乡下一般人幸福的心理距离愈来愈远了。孟夏兮通过多少内心的挣扎,终于得以从她少女时代的阴影中走出来,与“怀沙”决裂。这种将自己的过去放在参照对象上,将插叙、倒叙等写作技巧穿插在平铺直叙中的叙述方式,徐徐道来,让主人公孟夏兮不断成长、不断丰满的人物塑造方式,加上诗意语言的描写,和对婚姻、对社会因阅历丰富形成的深刻认识的经验之谈,又给了读者意想不到的阅读惊喜。
需要提醒读者的是,阅读《隐爱》时也许并不会快速进入的角色,但坚持读下去,你会感慨多多,收获多多的。

作者简介:陈宇,又名蜀东泊客。行吟诗人,专栏评论家。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
通讯地址:四川武胜县城南光明路阳光小区信箱 13402835305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隐爱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